•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支雪糕


打开文本图片集

三十年前,正在省城上大學的我因突发高烧住进了医院。那时,通信技术还没有现在这么先进,同学们用电话辗转联系上我老家的父亲,父亲第二天一大早就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老家距离省城一百二十多公里,每天往返的班车只在固定时间发两趟,我虽然心里纳闷父亲是怎么来的,但也没有细问。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后,我大病初愈,只是始终有些反应迟钝。(剩余130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