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敲破一只碗

干冷了大半个冬天,一场大雪终于赶在春节之前落了下来,纷纷扬扬,洒遍城市的角角落落。

我望着楼下冒着大雪玩耍的祖孙俩,有些担心父亲的身体,便推开窗大声叫他们回家。可父亲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叫喊声,依旧低头忙着自己的事。他和妮妮一起将积雪堆到空地上,然后不知从哪儿找来半截竹片,绕着雪堆慢吞吞雕刻起来。他的背上和发上很快就落了一层厚厚的雪。(剩余142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