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被遮去的镜头

那时候,裕后街码头晚上常常会放电影。

放映员姓陈,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眼睛则是一大一小,街坊称他陈放映。他能放上电影,搭帮大队书记秋茄老叔说的一句话:“谁来伺候这宝贝,这人一定要靠得住,才不会倒放电影。”他怕社员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又解释一番,“如果电影放倒了,那不是八路军被日本鬼子打跑了?”恍然之后,街坊们也觉得这事开不得玩笑。(剩余198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