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止步于古道的缓冲区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曾无数次走近黔桂古道,无数次企图穿越,感受它的幽深与艰险,聆听过往的烟雨风云,惊骇于它的生死喋血。每次都止步于缓冲区,一是自己的怯懦,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脚力;二是自己的真诚和敬畏尚欠。

癸卯深冬,跟着文友,又一次走近古道。

下寨的石拱桥把我们引入古道的峒平关。桥两边挂满了秤砣藤、凤尾草、贯众,这些喜欢与石为伍的草本植物,或枯或绿,是石拱桥最老的根须。(剩余285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