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个雨季


打开文本图片集

那个时间段,在我的家乡叫冬天,在西南边境叫雨季。我的家乡四季分明,而我们栖身的下金厂只有两个季节,旱季和雨季。印象中,即使在雨季,下金厂也很少下大雨,偶尔下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更多的时候是毛毛细雨,山谷里总是弥漫着似雨非雨、像雾非雾的白色流动物。

正常情况下,每个星期一次,乡村邮递员冯大爹,挑着沉重的邮包,迈着精瘦的双腿,穿行在崎岖的山路上,从县城带来报刊信件,那一天就是我们的节日。(剩余251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