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刑 · 密写

他感觉自己正凝视着深渊。

路生,父亲从远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叫。他的声音混浊粗重,像一把没打磨好的铁器,带着许多尖锐的边角。路生慌忙抬起头来,答应了一声,向着父亲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他就要成年了。父亲轻拍着他单薄的后背,发出呯呯的声响,像擂一面鼓,他感到五脏六腑给震得疼痛。父亲笑了起来,说,行了,这把手艺以后就交给你了,以后你来养这个家。(剩余623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