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虚构

我迷恋一个女人,现在想来不过如此,不足为奇。我迷恋她,由此产生的对其他女人的迷恋和爱意、我的幸与不幸,爱与恨,以及我婚后的情感,都取决于二十年前的那个午后和那个女人。

我一向恪守本分,不做任何越轨的事。入夜躺下,时间的河流寂静地流淌在我的四周,我漂浮在云端,思绪在妻子清风般的呼吸声中回荡。

医生问我是否能分清梦境和现实,我回“当然”。(剩余586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