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清河一年

在沿清河缭绕前行的一小段路程中,我们决定了要在此居住。

这是疫情第二年的初夏,我和青子从西安回到北京,打车去我先前租住的燕丹村。印象中的清河变了。先前坐地铁经过立水桥,桥下穿梭而过的水面是晦涩的,有时甚至发黑,河底铺着的蓝藻一类水草也颜色可疑,使人觉得“清河”这个名字成了某种反讽。它和我曾经和环保组织一块去探访过的北京市内其他河道并无区别,无非是污水渠、暗沟和淤泥的组合,称不上是一条活生生的河。(剩余1170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色调
    长江文艺 2010年06期

    长江文艺

  • 长江文艺 2024年02期

    长江文艺

  • 北窗
    长江文艺 2024年02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