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玫瑰里盛开的钟(7首)

女孩与金龟子

野棕榈够高了。女孩和金龟子

赛跑,她扎长长的辫子

金龟子拼命地飞,直到河床枯干

沸腾的夜露出风的巢穴

女孩坐在院子的石榴树下

唱着歌,偏远处的峰峦开始晃动

虫鸣消散,深山里的父亲

有一部分在光线里站了起来

金龟子飞过他的头顶

一次又一次。有过几个瞬间

它们贴着云朵如贴着薄薄的衣裳

但依旧什么也没有落下

女孩的辫子越来越长,我喊她

妹妹,她回头的样子清纯而安宁

在那座名不见经传的城镇

野棕榈够高了,而活着的人很矮

低垂

山崖的下面长着一大片的

芦苇,没有人认出它们的不同

一些无法预测的事

譬如溪水在涨,而鸟已死亡

或许芦苇并不仅仅是芦苇

我们通过风,看见它的涌动

通过波浪式的簇拥而感知

山体的繁复,呼啦啦的响声

好像从来不曾有过阻挡

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穿越

正如那些匍匐中的石头

没有太多的时间唤醒自己

这是自然的法则,又薄又近

芦苇在此已非一日

直到比人高,直到它的根

可以摸清溪水的去向

而那时,我们当中的某人已经

腐朽——像飘飞的芽絮

重又落于彼此的身上,不痛

不痒,却深入骨髓

这也是无法预测的事,毕竟

傍晚的芦苇总是多于

镜子中的人,它们低垂

我们才从明月的背后升了起来

吕德安和他的石头房子

吕德安有一套房子在山上

密密麻麻的石头,像他几十年

活过的样子。(剩余158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长江文艺 2003年07期

    长江文艺

  • 长江文艺 2004年05期

    长江文艺

  • 虚花
    长江文艺 2011年07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