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滚石不生苔


打开文本图片集

软剑一柄,捅入鼻腔,直插肺叶。石旗终于翻身,咳嗽喷涌,仰躺喘息,在宿醉中挣扎。空气中弥漫酒精气味,大概又摔碎几瓶烈酒,石旗以为瘫卧VOX酒吧,手掌乱摸一气,赤身紧裹被褥,想来已被抬回酒店客房。他歪头一看,身下却是牡丹花旧床单,循光线望去,水泥阳台上,父亲石代全正手握硕大绿喷壶,不断向两把木椅喷洒消毒。(剩余1013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世界
    长江文艺 2019年03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