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在哈尔滨夜游松花江(外一首)

一直走到防洪纪念塔

人群有了四散的迹象

街灯照残雪

像在闲谈中回首往事

一九五八年,省会的冬天

雪花是六边形的家族病

纷纷扬扬

钟楼在半空咀嚼着时间

靠在舷窗旁,他前往兴安岭

辞别哈尔滨

铁路深埋林海里

出土的只有蒸汽与鸣笛

铺开便笺落笔写下

青春的诗句

抬头望见路边的房子——

木头在大地上完成了修辞

就这样过去许多年

早春再度归来

我们都是雪的赤子

彼此兄弟相称

松花江两岸议论纷纷

树木中的绿意

在一点点长胖,被压弯的树影

割开了江心的涟漪

大连的雪

渤海瘦得像水库

海鸥腾空了北方

早春的雪,自一个省

过继给另一个

如今静止在教堂的塔尖

小县城设市又改区

走过很长一段路

广场一直到海边

白色是固執的修辞

有人去了南方,音信全无

唯独思念还留在

这场雪里

拉开窗帘,雪光照射

二十三楼的婚姻。(剩余15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退卡
    北京文学 2024年02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