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马致远

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老马

在一片噪杂中间,刚刚翻遍了

朋友圈。所有的朋友都躲在名字后面

忙活。我猜想他们

已经还原成猴子,或还是人模人样

夹杂着枯藤、病树,黄昏

像一面响亮的锣敲响绕膝的尾音

颤抖着按住了挣扎的草木

鸦鸣时断时续,漆黑的部分

在韭园村被制成酱菜

远近闻名。从超声室出来的人影

心事重重,她们对科学的坦诚

加重了某种担心。(剩余48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退卡
    北京文学 2024年02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