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拴在年上的记忆(外一篇)

1

二姨夹着红纸上门,我就知道年的脚步近了。可能半月二十天,也可能才进腊月,甚至地面刚冻裂嘴。更确切的日子需要掐指算,除非有“月份牌”。月份牌即供销社的日历。封面是红色的吉庆有鱼图案,余皆白纸黑字,扑克大小,厚约一指,可订在墙上。不是谁家都舍得买,我家数年后才有。记日子的方式有多种,嘴传,心默,纸写,各人不同,均有秘招。(剩余1172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苍茫
    北京文学 2019年08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