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汉文学思想史》所开展的诠释新视域
    观念基调,并明确表达在几篇论文及演讲词中。因此,我认为所谓思想史、社会史、经学史、史学史、文学批评史、文学史等学科,都只是从总体切割为片面、从衍变抽离为固态、从多元缩减为单一,进而概念化表述为一种界域封闭的知识;但是,“说世界,非世界”,在这类片面、固态、封闭之知识的遮蔽下,吾人所真切相即的世界既无由开显,而自身生命的存在也毫不觉察地被遗忘了。“人文学问”之中,已经没有“人”了。 然则,人文的
    颜崑阳
  • 谶纬与文学
    收录并归为“符命”一类,指出了蕴含的谶纬思想,也是对其文学价值的极大肯定;“李善注”亦多引纬释义。作者从谶纬文献本身入手,避免从外延角度界定其文艺思想,是建立在文体观念回归本位之基础上的。其研究领域、研究视角和方法为现有的谶纬文学研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拓荒之功,当之无愧。其对中国古代文献文化的研究也有多方面意义。 (《两汉经学与文学思想》,张峰屹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二○一四年版)
    郭晨光
  • 科学精神与现代学术的“渊流”意义
    学术研究的体例则显示了丰富性和杂多性。这包括既有专门考证性的文章与杂记,如傅先生的《唐代文学研究》、曹先生的《中古文学史论文集》;又有精深博大的专著,如曹先生的《北朝文学与南朝文学研究》、罗先生的《魏晋玄学与士人心态》。最重要的是具有时代特色,突破性的编写体例的出现。如罗先生突破文学史编写体例、创造性地创作出了思想史的编写体例,这以《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获得全国社科一等奖为代表;另外,史料学的编写
    袁宪泼
  • 新的文学史叙述原则的兴起
    的文学史,无一不是有着鲜明的宏大叙事或指导思想的文学史写作。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国文学史的写作纷扰百年,尽管其间每每政权更替、话筒轮传,但在一定意义上都似乎成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不断更新的文学史叙述活动。如此说来,不少所谓的文学史重写——都是一种“热”的文学史写法,“解释性的写法”(22)。相对来说,围绕着一个文学史观的新理念而创辟的写作,如王国维的“悲剧”的文学史观、周作人的“抒情”的文学史观
    傅修海
  • 文学史、趣味范式与精神史
    范式演变的基础上,对这一时段的文学现象与文论话语的发展逻辑做出了极富理论穿透力的解释。 一直以来,中国文学史与文论史书写的典型模式是在历史时段的框架中填充以选定的作家和文本。这种书写模式的长处是便于材料铺排,但其不足在于只能在时间的维度上描述文学史和文论史的发生经过,却不能解释文学史和文论史发展的内在逻辑,而对其发展逻辑得以形成的原因的解释就更是束手无策。《趣味的历史》将文学生产主体精神旨
    薛学财
  • 从《文学改良刍议》看胡适的文学思想史观
    ,不作古人的诗,而惟我自己的诗,则决不致如此失败”。当然,用文学史观来阐释文学现象时,我们要避免让文学史现象成为阐释某种史观概念的材料,不能忽视文学历史自身的独特性,要坚持“论从史出”的研究原则。说到底,文学史观就是研究者所持的历史观、道德观和价值观。胡适的文学史观也有矫枉过正之处,他认为只有白话小说实写社会情状,不摹拟古人,因此堪与世界第一流文学相较,有志于文学的人应该致力于新时代的新语言、新文
    孙瑶
  • 如何重构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潮史
    7年之间的文学史,主要是首先介绍“五四”文化浪潮兴起,然后介绍外国文学对文学创作的影响,最后才介绍胡适等文学大家以及文学理论建设。这已经成为固定的文学史思维模式。 2.“先理论后创作,先思想后形式”的思维模式 首先对这两个方面进行简单的介绍,所谓的“先理论后创作”是指文学史家在熟知和认定某一时期的文学创作理论和主张的前提下展开对文学史的叙述;“先思想后形式”指的是文学史家在对文学史进行论述时
    巩坚
  • 浅析汉代儒学发展与文学思想嬗变之间的关系
    。能维持长达近二千年余年的封建统治,并长时间处于一种全国统一、中央集权、各民族和谐相处的状态,究其原因:中国人特有的大一统思想。由此,作为“大一统”出处的儒学与作为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文学就显得十分重要了。汉代,中国文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一个政权稳定、国力强盛的宏伟帝国,有利于统一、完整、系统的理念产生,儒学就在这种条件下形成。文学在汉代趋向自觉,作为思想观念最直观的表现形式,通过作家的创作
    王乙迪
  • 《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第五版“I文学”大类存在的问题及修改建议综述
    “I1世界文学”类和“I2中国文学”和“I3/7各国文学”类下编列不一致。李庆文认为,由于各个时代的文学评论和研究都属于文学史范畴,因此可将三处的编制体例统一起来,把各个时代的文学评论和研究作为“文学史、文学思想史”的下位类编列。 3.2.2 李庆文建议,为了和“I109.9文学流派及其研究”保持一致,应在“I209文学史、文学思想史”类下启用空号I209.8,设为“I209.8地方文学史”,同
    周雨华
  • “历史文化语义学”研究方法举隅
    的代表人物:“朱亦太炎之高足弟子也,邃于国学,且明于世界文学进化之途径,故于旧文学之外,兼冀组织新文学。惟彼之所谓新者,非脱却旧之范围,盖其手段不在于破坏,而在于改良。”在朱希祖个人,反映的不过是其文学观念的变迁。但从整个文学界思想界的状况而言,却包含了一段深刻的学术史、思想史、文学观念史演变的曲折历程。伴随这一过程的,是中国学术史、中国文学史观的巨大变化。 “文学”观念的近代转换,使得“五四
    余来明
  •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德国文学思想走向现代
    是一种审美形象的把握世界的方式。按照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的分类方法,人类把握世界(认识世界)大致上有:理论的(科学的)、艺术的、宗教的、实践一精神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认识论上是把科学和艺术归于人类把握世界的理论方式之中的,但同时也看到了科学与艺术的区别,那就是:科学是以理智的、思维的方式把握世界,是在意识中理智地复现自己;而艺术则是以感觉的、直观的方式来把握世界,能动地、现实地复现
    张玉能
  • 国学与古代文学思想研究
    受到感动,再由感动到理解,再由理解进行评价,并从中概括出所蕴含的思想倾向。同时与评价这些作品的理论批评文字相比较,看这些评价是否准确与合理。没有作品,就没有文学的历史和文学的思想;不深入理解作品,文学史与文学思想的研究就只能停留在似是而非的表层议论上。程千帆曾说过:“从事文学研究,不能缺乏艺术味觉,用自己的心灵去捕捉作者的心灵,具有艺术味觉是必备的条件,否则,尽管你大放厥词,都搔不着痒处。”①
    左东岭
  • 论集中网络里《中图法》诗歌书刊类目系统
    学等与I06文学评论、文学欣赏后出现I1世界文学下的I106.2诗歌作品评论和研究类目分散。例2:“I106.2-6/4世界名诗鉴赏词典/辜正坤主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2……”这条目与I052诗歌类目分散。I052诗歌、I106.2诗歌作品评论和研究与切隔的I106.3戏剧等世界文学作品评论和研究的类目、文学史、文学思想史后才出现I11世界文学作品集下的I12诗歌集分散。例3:“
    胡耀斌
  • 文学思想接触进化论
    的自由嬉戏中去。它赠给他们不只是一个上天,而是许许多多新的充满奇妙色彩和永恒福乐的天,不只是一个地狱,而是许许多多长时间地在民众心中保持生动真实的冥冥世界。它带给他们一个新的众神界。它引导他们,远远地,远远地越出我们本身生命的短暂区间,去思念重重世界和悠悠千年。事实上中国在精神上应归功于印度的,无论如何高估也不为过,当我们读到《西游记》或《封神榜》这类离开了佛教影响就根本不会存在的故事时,我们还仅
    严慧 庄森
  • 1949年后《文心雕龙》研究综述及思考
    ,共十四节,124页,约八万余字)的篇幅,总结刘勰的文学思想。 在此期间,学者们讨论的问题也比较多,例如关于刘勰的生平、思想及原道论,《文心雕龙》的理论体系,风格及风骨,批评论及鉴赏论,文体论及文学史观等,讨论的范围显然比五、六十年代扩大了。 回首这百余年间《文心雕龙》研究,其杰出成果有目共睹,总的来看,前五十年以具体的、微观的研究为主,后五十年以概括的、宏观的研究为主。前五十年的代表人物是
    朱辉峰 何承云
  • 论皎然与陈子昂的诗学分歧
    [22](P39) 皎然与陈子昂的文学史观及研究文学史的方法不同。皎然的文学史观继承了刘勰等人的辩证思想而又做了进一步发展,主张代变而有复。其“复古通变”条“变若造微,不忌太过”[10](P331)的思想虽然主要是针对创作而言,但同样贯穿在他的文学史观中。《诗议·论文意》对文学史的简要梳理,《诗式》“齐梁诗”条对齐梁与建安文学之间关系的论述,无不是这种文学史观的体现。而在研究方法和推理方式上,
    甘生统
  • 寻找母亲的花园
    和思想深度扣人心弦,博得读者的赞赏和钦佩。 从美学层面讲,《紫色》最明显地表达了沃克对前辈赫斯顿《他们眼望上苍》的致敬和随之而来的影响焦虑。两部经典之作的互文成为美国女性文学史上的亮丽风景,赫斯顿和沃克也被公认为确立了文学史上的承继关系。无论是内容还是主题, 《紫色》和《他们眼望上苍》之间都存在惊人的相似性,有着明显的女性传统“呼唤一应答”的痕迹。两部小说都通过“眼望上苍”这个动作隐喻表达了
    于淼
  • 《花间集》“柳”意象主题分析
    ,盛行于唐宋,而《花间集》就处于唐宋两朝巅峰的交汇地带,是诗歌艺术到词曲艺术的重要过渡点。因此,研究花间词中的柳意象,对探寻词人们深邃的内心世界、对发现特定历史背景下文人的审美倾向、对研究我国古典诗歌意象的发展历程、对梳理大量类型化的意象群体在美学史和文学史上的重要意义无疑都大有裨益。 《花间集》122首涉及到柳意象的词中,17位作者通过不同的观察角度、情感特征、主观心境刻画出了千姿百态的柳形
    崔小洁
  • 六朝诗歌的时代特征
    渊明《拟挽歌辞》中“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死去何所到,托体同山阿”表达的是对待生死的旷达、顺应自然的心态。 以游仙主题的诗歌与生死主题的诗歌是有密切的关系的,主要有两种,一就是想象神仙世界,对那个世界的向往以及企求长生不老;一是脱离现实的困境,追求一种解脱。前一种诗歌有汉乐府的诗歌中《长歌行》、《董逃行》等,后一种在六朝诗歌中是大量存在的,如阮籍的《咏怀》和嵇康的某些诗以及郭璞的游仙诗都是
    杨乐乐
  • 闲坐悲君亦自悲 百年都是几多时
    相关。笔者不揣疏浅,试论之: 社会政治背景。胡可先在《中唐政治与文学》中这样论述中国政治对文学的影响:“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度,政治的作用和渗透力往往达到政治本身活动所达不到的一切领域。几千年中国文学史,乃至文学思想、文学理论,尤其是诗文这样的正统文学,都深受政治环境的影响。”②唐诗更不例外。中唐以后,唐之盛世经安史之乱荡然无存,民生凋敝,文人志士更多抑郁不得志,他们开始反思安史之乱的教训,感伤
    丁雪艳
加载中...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