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月刊

诗歌月刊 (2022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诗歌月刊》是国内大型原创性汉语诗刊,面向海内外公开发行。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独秀丨主编荐语
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把诗人称为旧人,艺术家谓之新人。他还说:“艺术作品诞生在两者(新人与旧人)的搏斗之中。”叶丽隽是诗人,也是专业画家(艺术家),或许她的创作正是在“新”与“旧”的艰难搏斗之中产生的。 叶丽隽的这组新作《秋鸿篇》写...
独秀丨秋鸿篇(组诗)
白露 我嗅到微凉里 一丝古老的敌意……要加衣啊 朋友!“白露勿露身” 人生的窄路上,我们抱紧自己 如此贴近,又如此陌生。谁会懂得 你曾那般热切地 呼唤过住在身体里的每一个人 唯有回音可使我们完整? 这一日,早间露水莹润,夜里落雨 群鸟争相与...
独秀丨我对生活一往情深(访谈)
菲奥娜:为什么选择诗,而非其他文体? 叶丽隽:生活着、感受着、痛苦着、追求着、渴望着、怀疑着、体悟着……我感觉,诗歌就是这样进入我的生活,我也就是这样进入诗歌的。诗歌是最为贴近我心灵的一种表达方式,每当我灵魂艰涩、无语之时,它便开始娓娓道来...
隧道丨杨键的诗
一粒种子 你在天心, 安闲如婴, 给我文身, 同我呼吸。 黄河 无论在哪里,我都可以见到相貌奇古之人, 我知道,这是黄河。 无论在哪里,我都可以见到相貌畸变之人, 我知道,这是废黄河。 下滨州,驱车经过一生中最漫长的芦苇地, 第一次见到了黄...
中坚丨想问每一盏路灯的名字(组诗)
大雨后 晚霞千里 城市上空的绚烂 像神奇的设计师 雷电之后使出的糖块 又像你枯燥的心里 萌发的艺术细胞 呵,你不仅有市场 有买卖,有算计 还有一挥而就的潇洒 和惠及众生的 无边美意 最抒情的跑步 你是在蓝天的云下漫游 比摩托更善于迎风 比一...
中坚丨提拉米苏(组诗)
致读者 请宽容并忍耐书中百年前的女子,辨识度 是冷峻语调,曲折笔法,鲜有善终的深情 不必考证,缩写字母背后欲说还休的人名 草木有氤氲之香,隐晦之爱闪烁在迷雾中 请切勿追究,悲伤曾经如何一丝丝入侵了 她渐老的肺腑,身后只留下一本怅然之书 只需...
中坚丨访谈:诗歌给我们无限的可能性
1.缘何写诗? 师力斌:我的写诗有点像失火,我是柴,被点燃了。很偶然,1990年刚参加工作,一位同事爱写诗,就跟着他写起来,一发而不可收。回想一下,青年写诗由于荷尔蒙,中年写诗出于热爱,现在写诗遵从生命的呼唤。 梁枫:写诗,是为了寻找一种凝...
前沿丨非亚的诗
岛屿 “在人群的海洋,每一个人 都是一座岛屿” “在蓝色的海平面以上,它们各自独立 有些,粘连着海面以下的土地,有些,紧邻着陡峭的海沟。” “我二楼的邻居,一个退休的老先生 骑着车,从外面回来。我背着包去上班 和他擦身而过。” “初春寒冷的...
前沿丨火(组诗)
将我装进这只葫芦里的老酒瓶 1 将我装进这只葫芦里的老酒瓶,装进甜蜜空气,装进白雪和鱼。 当然,也装严冬,装一年四季红叶。 我完全无法渡河了,请你理解我。我们不比那些神仙。 他们拥有我们看不懂的话语和蛇。 上那道无人莅临的坡是件大事。你多带...
前沿丨马音的诗
鸽子 我歌颂每一只鸽子, 在故乡,我背着太多的时光和种子, 我在太阳下流浪, 我走过故乡的田野, 黑光一片,现在, 我坐在椅子上,是灰暗, 让我理解了故乡的每一样熟悉的事物, 现在,我张开翅膀, 我幻想集市, 我背负良知, 在树林与泉水中仰...
新锐丨邵骞的诗
婵娟句 祝你,健康如此时完满的月。 流光溢出你灵巧的小闪电, 周身的静物便都皎洁,像雪 铺满幸福流窜的银质的祝福。 光晕,改写照进时间的窗户, 红叶风送来桂花云,月和圆 容许我们铺陈毛绒绒的想念, 光芒便涨潮,在此时彼地间。 分食这月亮的象...
新锐丨伊娃·达·曼德拉戈尔的诗
摘星星的人 摘星星的人,摘下漫天寂寞 随心所欲地走着,比如在天上,比如在地上 一個人独言自语——为什么就没有声音 脚是空的,体温是空的,陶瓷是空的 换个字,陶然、陶醉就是实的 因为总有一个背影 或者老人在坟地里除除杂草,赶赶野狗 扶着歪斜的...
新锐丨罗添的诗
车厢坦白局 列车窗外的雨像未知名处斜射而来的箭矢 上天也许都在明示这一份偏心 那些被涂成羽衣甘藍绿的信封不请自来 才是此时最急促的警告。当速度 超越了视线,我们依次看到了身后的 天空、树丛、建筑、祖母…… 他们像一只白鹭从绿油油的稻田里 低...
新锐丨李鹏鹏的诗
内蒙古抒情 当我们走过梦中的草原 喝一杯蒙古酒 心中有长调的忧愁 呼和浩特是一把马头琴 演奏青色的黎明 包头是一只梅花鹿 变成梅花树之后,香气四溢 乌兰察布是一支火把 在人们手中传递 当我们走过梦中的草原 群星捶打着夜的砧板 天穹如同冠冕 ...
星座丨冬日忆故人(组诗)
干枯的瀑布 和绿色一样蓝的白色 跃下冬的捷径 大地飞溅的窘迫 将在春天返回 秋日空茫,寻隐者兜个圈子 绕道镜子后面,那里没有什么 没有碣石,连一条线也没有 更没有消失的瀑布 瀑布凿下的片刻山景越看越薄 通往过去的链接也在失效 向着未被覆盖的...
星座丨上山的人(组诗)
上山的人 上山的人现在 走在下山的路上 我想过,应该是菩萨不小心才把我们忘记了 没有另一间房子 房顶如箩筛 雪不停地落在棉衣上 “这一天将要到来” 这天还没有到来 你在门板上躺着,祖父 天空渐渐变暗,你会不会 告诉菩萨—— “我在这里,我们...
星座丨铁的隐喻(组诗)
梧桐 雀声沸腾,而凤凰只栖落于 传说。谁专注于 测量泥土的厚度?而时光寂寥。 满脸的皱纹,与村庄 一样古老—— 残叶被风席卷,恰似低声啜泣。 逢春萌芽,遇秋落叶。 守着落雪歌唱, 迎接无数个寒来暑往。 叶片如残损的手掌, 弯曲的躯干,刻录岁...
星座丨寂静的时刻(组诗)
湘家荡的石头 我见过形形色色的石头 红、白、褐、灰、黄…… 耸如高楼,小若芥子,奇形怪状,嶙峋起伏 又浑然天成。或卧或立,或痴或呆 或安然峥嵘,或玲珑剔透 化身佛像、石桥、墓碑、牌匾…… 供奉案桌的,捧为明月,接受香火 垒台夯基的,负薪构堂...
星座丨被时光包裹着的一枚枚胚胎(组诗)
暮晚 撑一条渔船,出湖 用捕鱼卖来的钱,去换取生活 夕光,一盏昏黄的灯 照亮靠岸的时辰,一圈圈浪 是湖面弹起的渔歌 老渔夫除了关心他收回的网,还关心 那个逐渐懂得在夜晚看星星的小孙女 狗尾巴草 用夕光包裹着的,这样一丛 像碧玉的边缘掺入琥珀...
星座丨与空山对弈(组诗)
穿过眼前的树林 那些触类旁通的枝叶,在树木表面 不断凸起 我愿意无限接近它们 像火光无限接近雪茄的尾部,或者 一道闪电无限接近神秘的黑洞 脚步反复踩踏在它们甩落的疲惫上 原本枯寂的灵魂 一次次发出呐喊,仿佛回光返照 唯一不能喊出口的 是亲人...
域外丨生命如诗(组诗)
现在 现在, 不是明天。 不是别的日子, 不在另外的季节。 现在。 那些我现在要做的 需要现在完成, 而明天的,别的日子, 在另外季节的 我会做在彼时彼刻,立马就地。 现在就去说你想说的话吧, 推倒那些你要推倒的东西, 把要提升的地方变得高...
诗话丨谈骁诗三首
夜路 父亲把杉树皮归成一束, 那是最好的火把。他举着点燃的树皮 走在黑暗中,每当火焰旺盛, 他就捏紧树皮,让火光暗下来, 似乎漆黑的长路不需要过于明亮的照耀。 一路上,父亲都在控制燃烧的幅度, 他要用手中的树皮领我们走完夜路。 一路上,我们...
诗话丨巨大光明与壮阔生活从哪里来?
就像父亲手中那把燃烧的杉树皮,许多年以后当谈骁想起那一幕,他领悟到的是控制:“一路上,父亲都在控制燃烧的幅度,/他要用手中的树皮领我们走完夜路。”在控制中,父親拥有了一支“最好的火把”;而那些曾经拥有巨大光明的死灰,在诗人回放的记忆镜像中,...
诗话丨在现实的大海中提取诗的盐分
“目击成诗”,这是武汉诗人张执浩对诗歌与日常生活之密切关系的简洁表白,同样生活于武汉的诗人谈骁,很难说没有受过他的同城前辈张执浩的影响。谈骁的诗多是取自日常生活,又经巧妙加工和提炼,流淌出的诗意乐音往往令人称叹叫绝,一定意义上是对“目击成诗...
诗话丨如何真诚地书写日常人生与自然
谈骁的诗歌一直以来都强调在场感和现实感,这与他的年龄好像形成了一定的反差,其诗歌中的大地和乡村气质直接呈现为一种说服力。不少人力求目击成诗的效果,什么样的题材都可入诗,然而谈骁对自己是有要求和约束的,这可能无关能力,而是关乎对诗歌技艺与诗学...
诗话丨日常生活中的虚假诗意
不论是诗歌情境的构建,还是内在节奏的把控,谈骁的写作都表现出一位优秀诗人应有的老练和稳重。虽然少了“聪明诗人”抖包袱的活泼和调皮,却总能在有条不紊的叙述中引人入胜,在习而不察的日常细节中开掘出令人为之一动的新意。读《夜路》《屋外的声音》,这...
诗话丨“世纪末的华丽”与颓废的自我辨认
“世纪末”原是时间观念,指的自然是一个世纪的终结时刻。在欧洲文化史中,“世纪末”与十九世纪的终结密切相关——面对即将到来的二十世纪以及它被“机器”“现代性”所覆盖的生活,欧洲的艺术家们企图以现有的创作工具制造出一个高度自律的艺术世界,以抵抗...
版图丨缺口(外二首)
这一天,地板很干净,家具也擦得亮堂 拉开白色的窗帘,春日的阳光摇摇晃晃 关掉闹钟,给先生拿出整齐的衣服 盛粥时发现,一个碗不知道什么时候磕破了 正要换掉,先生说,没关系 一碗白粥,就着萝卜干,他吃得很欢 去楼顶晾衣服时,住在老屋里的女人出来...
版图丨一条河流在春天里(外一首)
春天的身上总是不够干爽 路上的行人将雨衣穿成了又一层的皮肤 太阳像贵族,不太亲近走在地面上的人。 家乡的河流再一次被认为母亲 它要为认了它的人种田又种树 种树又种田,横竖逃不脱奉献的框架。 河边的鸟飞来飞去,一直嚷嚷个不停 不知道是来报信,...
版图丨与一场春雨在深夜里密谈(外二首)
深夜,春雨由着性子 不管不顾地敲打着窗户 漆黑中,我睁开眼睛 急促地与一场春雨进行密谈 没多久,外面悄无声息 刚才的雨,不过是 深邃的夜空开个小差 我却患上强迫症,反复回想 这一刻,我爱上这场春雨 与一些蝴蝶告别 从城里驾车到深山 沿途,雨...
版图丨在柚子寨(外一首)
一茬秋风,经行大地的脉络与纹路 像一曲歌谣,落入故园的秋天 柚子寨,一个用果实喂养的乡村 阡陌,矮坡,田头,路边 以及它每一棵树上的柚子 以疾速的姿势橙黄,迎接一个秋天的丰硕 带一种荣光,伫立于故园 枝叶高昂头颅,甩季节萧索于后 倔强地葱茏...
版图丨旅居者(外二首)
房子是我寄居蓝色的壳 108个90°直角,光一点点移动 扯到寝边,直线和距离 磕破我的膝盖,我是被逼上 梁山的豪杰,在包裹我的容器 铺设上带芒刺的吸顶灯 在夜晚一盏盏点亮,于天明 一盏盏熄灭 阳光多像不离不弃的故友 执着来访,伸出...
版图丨一个远足的旅人(外二首)
一个远足的旅人,走出青黛的森林 他的头发和背包,披上了冰霜 冰霜覆满松树和山坡,涧溪和激流 远足的旅人,还要前往遥远的海岸 柔软洁净的沙滩,有人手挽手 宽阔的海面,游轮奔驰 此刻大雁往南,椰风吹过红树林 天之一隅,那个远足的旅人 在清晨聆听...
版图丨故乡渡口(外二首)
河边的磨坊早已崩塌 漂浮的尘埃也已落定 一条沿江路开始笔直延伸 黄泥岭的尽头,铺满月光 茶叶一季一季生长 直至姑娘嫁了,杯中汤色金黄 阿妈厨房的灶火熄灭了 燃气煮不透 最后一季稻谷碾成的糯米 路边的百货店还在 那些装着糖果和往事的瓶瓶罐罐 ...
版图丨木棉村之晨(外二首)
太阳挥起了炊烟之撑杆 把春色“嗖”地撑进木棉村 然后把它,拴在河边的牛桩上 牛呢?在山脚下那片洼地 犁出了一卷卷泥浪汹涌 使木棉村,晃成醉汉般的趔趄 幸亏,幸亏乡村之晨—— 仍依偎在大山敦实的肩膀 池塘暮色 归巢中喁喁的呢喃 在池塘的微波中...
版图丨地之角(外一首)
几对年轻人,在河边漫步 光脚打磨泥沙、细石,和陌生人的脚印 疏落的碎石刺痛笨拙的掌纹 他们没有初恋。在交叉的足迹里学会爱情 当黎明蹚过河床里包裹的黑色眼泪 他们看着太阳额头思考:如何让一滴水不会干涸 河面明了,脚印明了 靠近河水的一对脚印,...
版图丨石英表(外一首)
它,金银色相间, 贝壳做的表盘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它很勤劳,不似机械表般 离不开人,没有机械表的 层层心思,你在或不在 它都为你转动。 贴近它,它的节奏 让你心静,像是妈妈的叮咛。 ——它是妈妈送给我的。 晴雨 如果我不说, 你一定看不出...
版图丨乡村的路(外一首)
村庄还没有长高 能看见精细的轮廓 远行的路重新归来,拖着 整个城市和远方 花园归位,树木向高处喊话 河流被叫回来 所有的风景再次归拢 在高速公路的指示牌上 不再漂泊 陽光在路上,走走停停 那些看得见的香樟树 控制着这条路的内容 让城市与乡村...
版图丨山顶(外一首)
一座山是一位智者 落叶是它闪过的一个个念想 它到达不了人间 鸟替它到达 它揽不到云,我替它揽 它看不到路的不平,我替它看 它喊不出内心的痛,我迎着山风替它喊 它的痛有多深,山風就有多猛烈 每年深秋我都特别喜欢登及山顶俯瞰 那些蚂蚁大小的人来...
版图丨理发店(外一首)
心情荒芜的时候,就去救赎 去障,恢复被云层遮挡的面目 空中,月亮饱满,诱惑的果实 时隐时现,割草机在埋头找茬 关闭是非的门,只剩下静坐 守恒。加法之后,需要做减法 高贵和卑微,在平面镜中一样清晰 不同的声音遵循头顶的星空 雷阵雨,属于怀揣避...
版图丨重逢(外一首)
“时光碎片”的时尚里 端坐着两具旧时光 一杯咖啡与一杯苦丁 互诉衷肠,碰出了 欢愉的浪花与苦涩的流淌 弄不清,这干杯是 庆祝重逢,还是道别 自我简介后,是一段慌乱的沉默 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说一些比蚂蚁还小 比地球还大的事情 哈哈哈地笑着 不...
版图丨马头琴(外一首)
万马奔腾,可以是 一個男人和一把琴 希拉穆仁的天空 每一株草,都 染上了马蹄的声音 我坐在南方的窗前 弹奏雪花,每一片 都是一匹奔腾的马 想起你,是因为 我们有一些 隐秘的相似: 指尖一动,岁月 就疼着醒来 旷野 一棵树和阳光 将阴影投射到...
版图丨麦地
不再葱绿,不再金燦 难以使六月抚琴 收割后,田野卸下浓妆 卸下沉甸甸飘渺的色彩 把原色音符交给大地 把我年轻的梦,重新交给 一粒饱满的种子 等冬阳照临,并有露雾悬停 我的梦,紧紧盘结在一颗 雨滴里,浸入黝黑的泥土 月光如海,悄悄盛开……...
版图丨黄昏,是一面晃动的镜子
我怕再一抬脚,落日 就跨过时间的栅栏 经书、石砖、门扉,敲出的影子 又缩小一截。我不断立正 身后的湖水,一波扶着一波 它们在等我取走 夕阳在山顶箭镞的偏锋 刺向火焰,一个人的黄昏 是一面晃动的镜子 我不断纠正姿势,落日浑圆 还没有被山峰带走...
版图丨重逢
把离别逗留在霜降之后 我留下心字旁,你带走周围 木讷的性格和口吃,让故事一直延长 雨滴会倒流,苹果从地下飞上树 車水马龙的流光将消失 我躲在时钟之后 将重逢的时间调了又调 近了,春夏秋冬 近了,朝思暮想 如果我就是那根秒针 我会奔跑到发疯…...
版图丨钥匙
一把钥匙找一把锁 懂得珍贵,与其绝配 抛光,磨合,谦让 那凹进去的密芯 是相互避風的港湾啊 敞开心扉照进阳光,是解码 轻轻,在灵魂深处 听时间的诵经 把爱打开 一些陈旧的事跃动而涌 彼此默默呼应 一把钥匙最终要开的锁 原来在人心之上...
版图丨也曾少年
我也曾少年 把风月揽进怀里 我也曾少年 用浓郁阅尽相思 我也曾少年 在梦里策马扬鞭 我也曾少年 为谁剃光三千青絲 我也曾少年 也有人为我秀发长及腰际 如今霜染发鬓 而你,又在哪里? 历尽千帆,归来 见你,你是否依然少年 怒马鲜衣...
版图丨清明
江南四月,落下桃花雨 一滴一滴敲进墓地 纸幡飘飞,疼痛沿着春草扩散 母亲,梨花已开成飘雪 而我却无法拿它做褒义词 表达向上生长的愿望 垄上油菜花开出明黄 院子里的櫻桃开始挂果 父亲,麦苗已经返青 我看见一群蝴蝶 在雨水的芒上失去翅膀 我羁绊...
版图丨破茧
白的茧,包裹一段黑暗的岁月 隐隐传来孩童的驚叹: 多么洁白、漂亮的茧! 外面的世界 必有一朵花,已欣然开放 然而现在,我无法奔向它 每一朵花开,等候的是一只蝴蝶 熬过一段黑暗时光 在属于我的那朵花里找到归宿 一世的轮回 翩翩起舞里,昨日的痛...
版图丨视线之外
墙角收起的黑伞,也收起了 绷紧的面子 一如你松散在陽台的身心 昨天的背影,朴素得像一个旧物 而此时,阳光那么辉煌 你想着伞外,那些充塞眼眶的小雨点 仿佛有血有肉有小脾气 说收就收了,说走就走了 一如在温室找不到安全位置的小鹿 伞上残留的微妙...
版图丨海边听雪
海边之夜,有寒风拱卫 铜墙铁壁隐没在浓浓夜色中 独坐书房,聆听窗外风雪造访 依稀听到大雪在外面呼吸 茫茫滩涂,一夜白头 天地瞬間冻结 海水流速放缓,很快适应冬眠 我不畏惧寒冷侵袭 可以想象出,大雪的肆虐呼啸 铺天盖地,纷纷扬扬 我把自己安置...
版图丨时光的侧影
半杯茶,泡着下午的悠闲 喝下的那半杯,已随上午的劳作 扶正了菜园里绿色的身子 兩把椅子空着,还没找到新的话题 靠背,向阳光的方向倾斜 一只公鸡在椅子脚下的一角 把阳光啄出了阴影 一位老者站在远处 手拄拐杖,像把冷硬的岁月握在手里 身后的房门...
版图丨张贻敏:视线之外
树木枝繁叶茂,浓荫下 河弯一隅,缓缓 时而,清脆的鸟鸣滴落,泛起涟漪 几朵桃红透过春色映照河岸 沙滩上,嬉戏的童趣 灵巧的小手,勾勒粗细的线条 描摹,细致 我站在身侧,不觉进入他们的世界 一幅优美的画卷,仿若 正放飞自我 一只惬意的风筝,拆...
版图丨无想寻踪
天池的水清澈蓝色 上下百级台阶 不忘打坐 无想 走了好多天好多年 累积了路的笔直 云的疑问 每来一次 都像在寻找终的美丽 必须要下山 在人多的地方 说说,笑笑 不是等待 而是繼续...
版图丨风车
顺着高粱秆与一枚钉子结缘 那枚钉子,深入骨髓 无风的季节,被捧在手心 青春一踮脚 无数梦想吹向那三瓣葉片 现在,不时有风 从缝隙里钻出来 我一边躲避,一边目送...
版图丨灯绳
灯绳依旧从开关出发 绑住床头 床是一个人最后坚守了两年的阵地 床头柜是一只野猫的哨位 街门咣当,野猫唤叫 他还是习惯说:来了。伸手拉了一把燈绳 街门“咣当”一声,有时是我 有时是风 此刻,我拉动灯绳,灯亮了 对着空床说:爸,我来了...
版图丨在一棵草面前,我俯下身子
习惯了在钢筋混凝土间穿行 把自己筑成一堵墙 挡住风,也拒绝途经的热浪 我已忘记生机为何物。甚至模糊 生命本该有的样子,一棵草 在春日林中格外抢眼。周围的光秃 凸显它由根部向上蔓延的绿 那是我二十岁的样子,不 可能是十岁,也可能是五岁 接连几...
版图丨一尾出走在秋天里的鱼
一尾鱼划破盈盈秋水 月亮的心事成了细碎的雪花银 打捞波光粼粼的目光 搅动今夜无眠的梦 一片漆黑,醉意的蛙鸣 枯坐在幽邃的井底 仰望着明月这企图逃逸的窗口 却又被桂花藏不住的体香 迷倒在杯盏里,自斟自饮 蟋蟀开始断断续续泄露秘密 白露从昼夜缝...
版图丨给母亲
雪落到雪上,白又增加了一层 像盐渍炫目,拉动着我的视觉—— 静止。她像一只白头翁 像聚集的芦花,在田地旁 在村庄口,在老屋里 夕阳衔着屋顶,此起彼伏的蝉声 與她,构成一幅绝美的乡村画 一个小女孩,拿着画笔 一遍一遍描摹着色彩,或浓或淡 五颜...
版图丨一场雨之外
那些年,父亲最关注墙上的小喇叭 天气预报的阴晴决定他的脸色 春天来临,父亲早早地把田地平整好 巴望着一场透雨把种子播下 禾苗在细雨中拔节 父亲洋溢起笑脸 腳步也变得轻快 夏日,天一连几天不放晴 他的脸就会随之阴云密布 遇风雨交加 父亲一夜要...
版图丨包裹
过早落下的輕纱夜幕 从四面八方,向小村围拢过来 整个村庄,连同 燕子和金盏菊,好比一只沉甸甸的包裹 茶余饭后,父老乡亲 托举起的街心擂台,早已经曲终人散 千里外,与羊城签订的一纸契约 在人定亥时,如期送达 备了多日的行囊 除了临近午夜的点点...
版图丨秋之片段
手握一枚落葉 被风吹动的秋有了几分消瘦 菊花开始在东篱下 在诗句里飘香 隔着秦淮河 箫声在月光中盛开 每一曲 都有着旖旎的味道 古老的画舫 烛影摇红 你送的书卷 兀自诉说着千年寂寞 可我 却爱上了这人间 是谁 裹着残荷的余香停泊在秋天里 菊...
版图丨落叶如行走的游丝
暮秋是傍晚的眼睛 瞅瞅腮帮子那抹绯红 挫败感埋于山中 出沒于山外 枫叶想穿过去 赴约对面的花果山 它不止一次这样想 遇到傍晚就躲进草丛 打会儿呼噜 量一量泥土的体温 一片叶子在游丝上 征战马拉松 有来生吗,问风 何时放手 但愿它落在草原 少...
版图丨乡愁
麦田青青 烟囱流出云朵 村口水井沉下星星 鎖住一缕思乡的落寞 滴泪的远方 一盏灯留住一个背影 风按住脚步 却折不断羽毛般纷飞的思绪 雪滚落山崖 梅花飘出香气 月光打碎一地竹影 一首诗牵住远处的老屋 在风雪中像那枝昂起头的梅花栩栩如生...
版图丨初到海口
大约没有太高的山陵依托 海口的天和地,差不多贴在一起 椰子和榕树撑开一条缝 供我们流汗、喘息,在溽暑中浮沉 沒有风。风是和海盐黏在一起的 巨大的椰子树的阴影 免费向我们分发三十四五度高温 宝岛热情,不宜用体温计测量 登上火山口顶峰,二百二十...
版图丨丢失在秋风中的钥匙
那年秋天,北平原上的落日很圆 父亲跟随着它,一起沉入土地 有风掠过,老屋旁的向日葵低下了头 从此,坐落在时光深处的老屋 就交给了一把铁锁 替我们守护着父亲生命中的伤悲和欢喜 时间久了,那把锁常会在我眼前出现 经过风雨侵蚀,早已锈迹斑斑 多像...
版图丨素颜
幾株恋秋的梨花,与春天 越走越远。西风里 它凄美的身影,带丢多少日子 那一声声被吹落的雁鸣 溅起一池寒月。一枚枚残荷 无法撑起一片云的天空 天上的棉花又等待摘下 一只奔跑的绵羊啃食着乡野 从一朵花絮间,拉长天上人间 雪落故乡,芦花所指的方向...
版图丨静水深流
塵埃和岔子,一次次让我背上枷锁 深埋心底的锐角钻出钻进 看见不规整的事物都要扎一刀 反噬透漏的寒芒,让我不敢放下戒心 攀爬碧波硐,我安静下来 与一只隐居洞穴的蜘蛛,辩论 蛛网与人际网的重要意义、区别、联系 时常会手持 裹着经幡的笤帚,腾挪 ...
版图丨一路向东
我们甩掉了立冬的寒潮 在大禹海峡,波浪像一个人安静的中年 在九州岛和种子岛的狭长地带 船只滑行,我们迎来一夜安稳的睡眠 一路向东。早上,太阳从地平线升起 黄昏,又从身后的地平线落下 我是迎来又送往的人 夜晚,没有邀约,又繁星满天 这漫长的航...
版图丨清露
春天的云流成夏天的河 沿着白杨的身躯,刻画出 一枝一叶总关情的诗行 藏匿于血脉,颯飒西风中滴下晶莹 俗世,坚守着最后的防线 清凉纯洁的心装满哀怜 正在枯萎的藤条爬满思念 风干了缭绕的回忆 树梢唱出了悲凉的咏叹调 年轮逐步闭合 清露在阳光下慢...
版图丨节奏
昨日 像夸父逐日一样狂奔 而今 身体的零件损伤严重 理性敦促皮囊 必须托付白衣天使 穿上斑馬线病号服 节奏忽然慢拍下来 体内的老虎被降服 关进笼子 生命的河 舒缓成悠扬的长调 生物钟刻度 寝食 代谢 调理 返青一种娘胎里婴儿的无忧 如达观的...
版图丨归
近在咫尺的山坡 一片粉红色秋菊 披着凛冽的晨风,与我对视 一缕缕朝阳,用楚楚动人的笑 叙述太陽升起来的暖 露珠滴落,季节轮回 有人循着候鸟,叫声拽回一个个远去的身影 看见了彩霞纷飞,就看见了返乡的游子 看见了长裙飘飘,见证我们经年的爱情...
版图丨许愿池
一池涟漪初醒 向遠处散开 或许与两尾鱼有关 更准确地说,与藤椅上 投食的老者有关 无从见证,昨夜的雨声 有多么激越 潭水又幽深一些 多出来的空间,仿佛可以 装下更多的箴言,或水纹一样 虎头蛇尾的愿望...
版图丨光阴
褶皱处 剪裁的痕跡,若隐若现 一针一线都是谜 盘扣细密如初 缠绕的蜻蜓,细语呢喃中飞走 结虽已褪色,江南风骨依旧 月色轻叩小轩窗 穿旗袍的女子,正温书添香 一只猫趴在她身旁,酣睡如泥...
版图丨母亲坐在黄昏的麦地里
母亲老了 终于放下了背包 终于走出田野 不再撑着眼皮,和夜晚讨价 不再垂涎别人家的殷实 终于,手上的老茧再也不用擦油 终于,唠叨变成了沉默 整日细眯着眼睛,望着田野的方向 一个黄昏,母亲颤巍巍的手拨开迷雾 一只白内障的眼睛被金灿灿的麦穗打湿...
版图丨磨刀人与磨刀水
喇叭声响,师傅很年轻 一见先锋性 把刀磨砺出新声 笑意闪烁在锋利紧贴的刀刃上 知道是 借我的刀,在人前夸上海口 磨刀石忍住了疼痛 磨刀水似乎更被遗忘 世间就有人走茶凉 一个不足挂齿的词 不为己辩清白,始终沉默 靠近模拟的声音 磨刀水不顯露体...
版图丨初秋
九月,喊来些许秋风 搬运几片落叶 在尘世弥漫蝶舞 阳光以热烈的温度 抚摸着大地,指点江山 如大声叙述的友情亲情 天空,蔚然如海 几只鸟儿走过 衔来稻谷的芳香 光阴长高一节 岁月增厚一寸 唯节气原汁原味地徜徉 九月,翻阅秋天的景致 声音、色彩...
版图丨看见(外二首)
一场雨后,有点凉 旷野上那棵树,仍然站着 铺天盖地的花瓣,落了一地 我看见的,不是凋零 是一个姑娘,蹲下身时 草地上,铺开了 她带斑点的花裙子 同命相怜 相顾无言,我们,已没有太多话要说 我和她之间,仿佛只剩下了:同命相怜 ——她中年丧夫,...
版图丨活着(外二首)
我爱着事物最为徒劳的一面 云中取道,揽月入怀 有时也会削木为剑,折铁为枪 我不像你:在人间耗尽了 力气和感情 就长眠,就休息 就像一只水母,慢慢变得透明 直到消失不见 我替你活着,看春风又吹红了花蕾 每个人都添了新岁 野棉花 薄雾笼罩山岭,...
版图丨微尘(外二首)
在书桌上,在椅子上,在空房子里 如果你知道它,就告诉我 书的封面上有,座椅的人造革上也有 哦,到处都有,微尘密谋来到空房间。 如果生活是那么空,又那么完整 如果我们把自己变得足够小,足够轻 缓慢而守旧,我们也许像它们一样 不言语,不思想,静...
版图丨一块巨大的岩壁撞亮晨光(外一首)
一块巨大的岩壁 上部分正被晨光照亮 好像上半身突然醒来 我怦然心动 但说不出缘由 很多因缘我都无法说明 我久久凝望 石壁的下半部虽仍旧黯淡 但阳光正在一寸寸地 缩小阴影的面积 好像车床的刀具慢慢切削着钢块 石壁成了完全可以期待的事物 你可以...
版图丨一朵花开,不为了什么(外一首)
风再次指认了自己的身份。公园,街区 或者山道上的台阶 送流水呀 美其所美,它们的礼仪多么恰巧且得体 以白薇,栀子的模样,野生于路边 始终保持沉默,安静,不说话 仿若白云是蓝天的看客 我是自身的烛盏,而且一直是 哪怕人世苍凉,几尽沦落如 长河...
版图丨王维:山中独坐(外一首)
这一天,我独坐山中 树林高大茂密,几乎遮住了天空 也没有什么人到来 正适合发呆,或想想往事和朋友 有些人和事,我还想不明白 有些想明白了,但别人不一定能懂 这山中的夜来得真快 几缕夕晖斜照在一片青苔上 那薄薄的一層苍绿 就要爬满整块石头 我...
版图丨本命之年(外一首)
很多事情皆起于偶然,而时光不是 我在睡眠,时光必然溜走 醒来,已是本命之年 “我欲乘风归去”,高处有暖有寒 熟睡中的你:不知春来早 ——我闻鸡起舞 刀剑斩断过往的乡愁 和与世界的距离感 你的赞美是爱,回馈拥吻时 丢掉燃烧一半的香煙 另一半,...
版图丨雕刻师(外一首)
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 他就能将一块顽石雕刻成一只鹰 只要给他足够的理由 雕刻的鹰就能展开翅膀飞翔 他掌握着时间的魔法 可以改变一块石头、铁锤和钢錾的命运 雪原 这干净的雪、辽阔的雪、静穆的雪 都是我的哀怜,我的悲痛 我是从泥土中爬出来的人 以...
版图丨如果那些黄叶还在枝头(外一首)
如果那些黄叶仍在枝头颤动,这座城市 就仍保持有一种自然的美 我捡起一枚枚落叶,对女儿说 看,这就是秋天的颜色。 我們把落叶制成标本,放在床头 或者压在玻璃板下 等阳光照耀,让它再次散发秋天的气味 啄木鸟 我用石头敲击着树干,等一片片白云 从...
版图丨沈家河之忆(外一首)
在塔楼上眺望 尘世的灯火宛如几粒星辰 撒向苍茫的水域 坝堤上空,有鸟飞过 它们的沉默和欢愉,像 夕阳的锈色 正撤去最后一道光芒 午后的阳光 被雨水和雪花联手洗过的世界 有一种清晰的明亮 阳光透过慵懒的云层覆盖下来 风安抚着万物 打开眼睛 青...
版图丨夜航(外一首)
当我飞向城市上空 扇动一双透明的翅膀 黑暗朝身后散去 通天塔带我们迈向永恒之门 我已不在意,群星的一生 它们的光芒越来越黯淡 最终燃尽在跑道的缥缈中 而我所期待的失重 不只是抛下肉身 那一刻,囚禁的灵魂出窍 恰似那海岛冰轮初转腾 量子猫 也...
版图丨现在(外一首)
我曾爱上巍峨的斜坡。冲入 江水的一瞬,泥石流阻断通道 怒气掌控了秩序 我还将爱上闪电击穿夜空 那倒悬在天上的力量突然垂挂下来 神欲钻木取火,大地回响起 锻打生铁的声音 现在,我只是爱上了眼前的幻梦—— 极度惊喜的人敞开胸怀 等一只手,摘走体...
版图丨蘑菇(外一首)
从天上采摘的蘑菇 放在湖里清洗 垂钓者 钓走最后一朵晚霞 黑夜自森林走出 然后沉入湖底 与我说话的 还有几颗星辰 兔子红着眼 诉说悲伤 它说 整片森林都是它的 整片湖水 只是它的一滴泪 蘑菇从它眼球上升起 闪着白光 我的提篮 装满沉甸甸的月...
版图丨闪电是冰冷的(外一首)
雨水陷在天空深处,园子里, 蔬菜停止运动。潮湿的矮檐下, 蜘蛛在结网,它有软的闪电 和丝质的时空,有抵达不到的城镇。 在黄昏暗沉之时,它一翻身, 故乡已成不可久留之地。 六月了,闪电再次经过人间, 在泥淖里埋掉斧头和锤子。 不再需要迸溅的火...
版图丨看火车(外一首)
它穿行在铁轨上 我看一眼,它就跑进了秋天 等火车的人,在等时间的快慢 看火车,我想火车一定会开过来 我赶不上的问候 已经提前抵达 时间,只是个过客 我正在路上 我的火车,装满了生活的琐碎 它一定很慢,而且跑不出我的视野 在雨中穿行 一只甲壳...
版图丨把羊群赶下河坡(外一首)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 他把羊群赶下了河坡:一群羊 争先恐后地喝水 河对岸,他点燃一支烟。我注意到 有一只羊没加入到争抢的行列 它似乎假寐了一会儿 便抬起头看天 我忍不住也抬起头看天 ——众星在上。星光犹如祖先的眼眸 冷漠里夹杂一丝温柔 我想把城...
版图丨隐身(外一首)
梦游人隐身了 仿佛隐到了天边 隐到了牛年马月 隐到了我从未到过的地方 隐到旧时辰里 隐到慢时光中 隐到遥远的大河边上 隐到繁星和白云下面 野花的你,仿佛又成了野花 白羊的你,仿佛又成了白羊 你的蜂箱,是硕大无比的苍穹 车前草和你,都想奔跑 ...
版图丨风声(外一首)
光线透过那些树枝 风聲也落了下来。时大时小 夹杂着蟋蟀的叫声 这声音好熟悉。从童年就一直跟随 它们的叫声好相像啊 分不清,哪一只是哪一只 快中秋了,它们的声音越来越弱 我分不清,哪一声才是叫给我听 城市边缘上空的云 那些云是鸟做的,白色的鸟...
版图丨关于秋风(外一首)
夜色总是翻涌,打湿了季节的心事 我站着、坐着 允许往事,沿着一张火车票的线路 慢慢跑回来。 过往的一切依旧安然如样,如今的一切 物是人非 飞鸟与星空,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我走过一個街区 长岭南路,还是吉祥街…… 已记不清 玻璃凝视着我 ...
版图丨月光曾落在人间(外一首)
月光落在人间醒来就消逝了 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恰如热爱山河的人爱得从容 有时爱是多么笨拙的事 什么也沒有说出,日复一日 直到被遗忘 虽然挽不住落叶辞空山的哀伤 挽不住最后的离别 但记得第一束光照耀着这里 清冷的孤寂中也有慰藉 我在凉薄世界里...
版图丨愿望(外一首)
把万水千山从图片中解救出来 海涛、椰风和仙人掌的花香 从天涯海角走近我 冬寒不可以太短 虫鸣唧唧与万物生长 有尺度相宜的守望 春天也不必太长 花朵的心愿不一定都会坐果 辞谢的那朵自有未果的理由 有情人皆有所获却各不相同 鹊桥的惊喜和化蝶的泪...
版图丨在河边(外二首)
走向下游或上游 更多时候我喜欢顺着河流向上走 这条有好几个名字的河流: 花溪,錦溪, 它们从雪峰山、凉山奔腾而来 如隔世已久的兄弟 在太平溪汇集 走在河边,鸟会从肩上飞下来 停在前面,或大理石护栏墩上 它们时飞时停 并发出快乐和愉悦的声音 ...
版图丨关于睡眠(外一首)
每天睡前,检查一下—— 头还在,四肢还在 摸一摸五脏六腑 如果没有空虚感,也没有劇痛 想必它们都还在 然后,和它们安然睡去 每天清晨醒来,再次检查一遍 确认梦里并没有失去什么 最近常被后窗外旱柳上 那群麻雀叫醒,睁开眼时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遗...
版图丨脸孔
她的脸孔,像一张纸片 洁白,柔软,捧在手里 不停地撫摩,直到发出甜蜜的声音 像纯净的音乐,渐渐响起 反复地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 我只有不停地书写,在纸片上 在脸孔上,想下满意的篇章 留给一个忠心的读者 那张脸孔,再不会消逝 将如同雕像,摆在...
版图丨犁
只有很老的那张牛皮,还会 记得犁 木的,或铁的 但它把鞭子遗忘在空中 那响亮的鞭声 像春天布谷鸟的鸣叫 但它记得,无数次犁开地球 粗糙的皮肤 把种子,撒在血水里 老牛的肩头 有一样粗糙的皮肤和 血水 但它终究犁不開时间。最后 把自己遗忘在一...
版图丨清晨,水鸣高于树木
清晨,树木的高处,水影重重 睡衣如春天的水果。大街小巷还在睡梦中 晨曦打开了睡莲的枯枝,嘀咕之声 嚼碎了村庄的记忆 靜默匍匐于镜子的影子 云烟成雨,云雨成风 蝴蝶的内心被紫色的烟花雕刻 成为夜色清润的图腾 早晨,水鸣之声高于树木 敞开的窗户...
版图丨桅灯
从桅灯的升起到黑暗的降临 是夜不动声色的一次洗牌 我退居舱内,从舷窗想象 日光下,天空的喧闹与诡异 黑暗从深谷溢出汇入夜的洪流 星光的道路被冲毁或淹埋 月色纠缠于云层的泥淖 在海岬,一只萤火虫朝着桅灯仰望 现在只有桅灯在桅顶独坐 它并非高僧...
版图丨年轮
将树桩从泥土中挖出 去皮,断根,置阴凉处 风干。剥夺他再次发芽的机会 然后,观形察色,添枝加叶 精妙地创造 一款飞天,一尾青鲫 或一尊弥勒佛 ——凝固的藝术精灵 唯有年轮,镌刻在时间深处 无法臆造,无法磨灭 那光阴的印痕,一圈一圈地 向上盘...
版图丨青瓦
提及你,就会有古风古韵 携细细的小雨,来牵引故事 不知,那條迷向的小径 还需多久,才能走出那琴与瑟的和鸣 或许,再有一场三生三世的许诺 结局,也还终究是不变的结局 就让他,做一块青瓦 替你挡今世的雨,听你讲前生的梦...
版图丨盛开如初
你说,你没有被伤害。 从繁花丛中 将你摘取。你依然開放, 在岁月的河边, 烂漫着流淌的河水。 现在,你倾诉着那段 快乐的时光。我自责的情绪, 已经涌满头发。苍白里, 你在我的身后 还是盛开如初。 责任编辑:余超...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诗歌月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诗歌月刊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诗歌月刊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