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月刊

诗歌月刊 (2022年04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诗歌月刊》是国内大型原创性汉语诗刊,面向海内外公开发行。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独秀丨主编荐语
在西海固我敬佩两位同道,一位是写小说的马金莲,一位就是写诗的单永珍,他俩都是回族人。 不知谁说过:“诗歌是祈祷,小说是忏悔。”单永珍的诗文里却共生着这两种情愫,作为“新边塞诗人”的重要代表,单永珍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地、安静地、坚韧地进行着自己...
独秀丨青藏册页(组诗)
格尔木的午后 半块云彩闲挂,半块荒漠 迎接雨水 半首诗奔波在路上 期待转折 半途的爱情修葺渡口 拯救慈悲的错误 半缕喀喇昆仑的风 吹黄牧场 剩下的半缕 修补神圣 我拖着荒凉的肉身 和半册《心经》 喂养一生的疾病 辽阔 除了飞鸟,尚有道路密布...
独秀丨萧关散去(随笔)
公元1247年,西藏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和蒙古汗国皇子阔端,在凉州(今武威)白塔寺进行“凉州会谈”,宣告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史称“凉州会盟”。每次穿行河西走廊时,我都会朝着白塔寺的方向,一再回味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并且用文字记录下来,好让后...
隧道丨经历过(组诗)
经历过 风吹走手里一张便条, 与一片树叶接头,纸上的信息隐约。 有鸟飞过,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天色越来越晦涩。 无花果已经挂满枝桠, 突然的花开,江湖走卒不知去向。 甜言蜜语一句比一句煽情, 轻信季节死无葬身之地。 冬天的笑不怀好意, 比笑...
中坚丨隔墙有耳(组诗)
忆山中一夜 已过去多年的寒夜,却被 身体上的几处冻伤,牢牢记住 而温暖过我的那一簇簇火苗 依然随心跳,晃动着,忽明 忽暗。注定,一生都徘徊在 无边的风雪中,沿袭着那一夜 饥寒交迫的宿命。像一个绝望的囚徒 沿袭着古老的镣铐。像祖传的哭丧人 沿...
中坚丨恒河沙数(组诗)
去恒河的人,没有一个 是为了数清 那些永远也不可能数清的沙子 去过恒河的人,肯定有那么一瞬 会闪过,数一数沙子 这样虚妄的念头 恒河经过了,数不清的 衣领、裤脚都至少掖着一粒 恒河的沙子。和大部分人一样 我是没有去过恒河的人 但我坚信,落满...
中坚丨访谈:写诗,是偶然也是必然
1.缘何写诗? 张二棍:写作,一开始只是缘于一种表达和倾诉的冲动,为了用一行行不可知也不可测的句子,填补越来越苍白与空洞的凡俗日常。为了让自己不要过分沉溺在一个个俗不可耐的困境之中,为了让逼仄与紧迫的那个自己再坦然和从容一点,为了在日渐苍老...
前沿丨论梯子(组诗)
对望 一棵野草对于星辰的观望 一条鱼和大海的对视 一秒钟就是无限 一眼就有了落差 一动心就赴死不顾 一只飞蛾的怨怼 一座寺庙的空虚 一辆自行车正穿过街道 一打草稿丢进了火炉 一条舌头收拢了意外 一场雨在另外一场雨里消失 一首诗将在人群里散落...
前沿丨雨中曲(组诗)
致沟边草 在剪草机无法光顾的水沟边 你们长成了你们本该成为的样子 以前我把你們统称为野草 正如我们总是被统称为人类 现在我才知道,你们是不同的 有着不同的穗、叶、花,和秸秆 还有不同的、但同样迷人的名字: 须芒草,曲节看麦娘,菰米 蓼,无芒...
前沿丨废园谈诗(组诗)
谢灵运墓前 再次感受到汉语的流向 在这位早期同行魔幻般的 修辞术中获得了一次转机 当河流改道时 落日编织成一片余晖击穿密林 同伴走了一段路回过头:这是语言的魅力 是的,一千多年消失了,他的声音如此清晰 旁侧的稻田与溪流,一直保持原貌 油桐的...
新锐丨吕周杭的诗
公路速写 水雾隐隐沉入阳光的漩涡 绿皮公交在柏油马路演出默剧 锡兵簇拥着广告牌低头收发无线电 飞还的鸟儿尽数迷失在 春天的回形楼梯 小像 月光牵引着犁铧。左脚与右脚 始终交替着追赶。踩动下的路面 析出微末的盐粒,而 影子始终搅动着遗忘的酒杯...
新锐丨赵茂宇的诗
石头记 我把石头从河流搬回家 昨夜,它属于上游的梅子村 一个被瓜棚围绕的山地 星辰隐藏了许多桃枝 石头众多,阳光来不及晒出它们身上的 盐分。我用早晨和黄昏搬运石头 午时在石板上烧了苦茶 很快,我的房屋堆满了石头 我便把石头往天空垒,往月亮上...
新锐丨苏慨的诗
丈饮 仅此黄酒,若翻越山岭而来,可在龙川边上饮尽, 再没有平原和关隘,千里亦不用忧心, 就借住在槐树下第一户人家。 若回头望去,泛舟的人整日无鱼,便折一苇草, 随江而去,朝在曲石,暮在腾南。 我们遵循习俗,学着边塞的诗人,以落日为杯, 群鸟...
新锐丨杨声广的诗
白碧村 桃子成熟时,天空如镜 风有命名术。水是自由的 明白一条河的意义 石子热爱远方。山谷 養大的村庄,像木头,呆呆地 睡在寂静的左手边 传说 传说,爱一个人时 影子会矮掉半截 因为体内的火,在加剧燃烧 爱一座山时,会顺便 爱一朵云、爱那种...
星座丨蓝鲸(组诗)
今日 镜中人来和我诀别。 我恳求她:我的哀心只有一颗 羞耻心十万八千 可不可以碾碎暮色,讓夜晚稀释;哀心降落草丛。露水裹身 虫鸣衣饰锦绣。将之钮上前襟 羞耻心。也请给它们安排好去处 遇着荒野上的磨镜少年 呼唤桐枝。和黑耳鸢;把一枚枚新月放生...
星座丨养虎记(组诗)
养虎记 有人在心里敲起退堂鼓 罢了,罢了,没有养虎的命 豢养一只猫作梦的下脚料? 不过酒尔,从一斤里买烂醉如泥 荒唐也开花,你且忍住 活便活了,便活下去,只等 后脑勺的庭院里开白花,只等 再无一条春水在血管里奔突,只等 打开记忆的门扉满是一...
星座丨啊茨咕都(组诗)
洛玛之声 萤火虫,引导普兹阿兹①回到洪岸② 溪水从箐沟来,汇入稻田 一些火熄灭后,又回到火塘 舔舐哈尼人的心尖 奶奶说,叫过魂的土地 像门前核桃树下那只老母鸡 向小鸡递出翅膀 我爬上锥栗树,比土掌房还高 田野里有人举火把,走出大山 留下梯田...
星座丨光高于所有悬空的事物(组诗)
漠色 ——它有流逝之美 是咖色、米色、卡其、驼色的总和 是从裸色中脱落出来的 一份静谧 它闪耀寒光、冷漠、孤傲 在锋芒里无处遁形 只有漠色,保持着独有的甜腻 仿佛孩子遇见糖 仿佛蝴蝶遇见花朵 无论怎样花哨的事物,被它遇见 都会老实起来 有一...
星座丨搁浅(组诗)
致意 初冬阳光短暂,刚过午 已倾斜软塌下去,离消隐 也就两三盏茶的工夫 闲坐于亭,被密密匝匝的绿 环绕,高楼缝隙间射来的阳光 使得周身的一切 浓淡相宜,明暗有序 也使得虚搭的树林花园 呈现出的光阴 干净、真实,又来去无迹 上周那枝蓝色绣球花...
星座丨半夏(组诗)
雪,一直下 一直保持那种虔诚 保持着,深沉的无望 大天空以及凋谢的翅膀 一直继续,无关紧要 楼台之上苔藓苍绿 楼台之下重门紧锁 抖不出的种粒就像脚步 一直垂落,随风而逝 更清晰的宿命铺陈 阡陌 時光背后还是时光,我的背后 四季排列着度过你的...
诗话丨木叶的诗
尚有争胜之心,这让我羞愧 艺术的肇始无须等待人类。 ——德勒兹、加塔利:《千高原》,第三二〇頁 终于坐到近前, 新鲜鹅肝,红橘子,青天的蓝花翎。 从“无”逐渐变出“有”,——指的是挂在客厅墙壁上的数字电视里层出不穷的画面。 尚有争胜之心……...
诗话丨解域与重建
当今诗坛,木叶以其颇具异质性的呈现方式,拓展了诗歌的可能边界。木叶所做的工作,借用德勒兹与加塔利在《千高原》里的说法,就是在日常重复的音调中通过即兴演奏的解域化,从而恢复诗意表达的差异性与自由度。 木叶总是将其目光投向日常生活场景,这些场景...
诗话丨木叶诗歌的跳跃性
木叶抽掉了连线——他的诗,呈现一种极有想象力同时又有着某种“非逻辑”连接的跳跃性——他让我们更多地注意到句子,和句子中的包含。阅读他的诗歌,我联想到的类似诗人是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他们秉承的都是“未完成美学”,有意保持大量的甚至...
诗话丨不仅止于文体自觉
在生产线式写作、复制写作、同质写作层出不穷的当代诗坛,木叶的存在是独具价值的。很多诗人都在语言创造的舒适区窝着不愿意出来,长年累月写着保险而又平庸的诗歌。他们试图学习前人的成功模式,缺乏冒险精神,要么在形容词构成的伪美之中取得发表的成绩,要...
诗话丨消失的木叶
读木叶诗作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冒冷汗的过程。这个冒冷汗不在于文本,不在于意义,也不在于节奏和气息,而在于一个读者、一个诗人同行读者对一个作者期望值的不断降低。换句话说,这也是一个将作者自己不断剔除其诗作的过程——作为诗人,他可以被他背后的那些诗...
诗话丨形式的“新”与内容的“旧”
我并不知道“木叶体”的由来,不过我认为,任何命名,对于一个保持着旺盛创作精力的“70后”诗人来说,极有可能是一种捆绑和束缚。我对“木叶体”的总体印象是,无论是长短错落、莫名其妙的形式,还是物我纠缠、故弄玄虚的内容,这都是一种可以“批量生产”...
版图丨长淮诗社作品小辑
弥补 罗亮 在广袤的星空 我们能找到我们的弥补之物 石斛,还是一只猩红的火龙果?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五花马,千金裘 这些历史 换成心灵的白发和刀伤 星空之上,终有垂怜之物 让我胡乱记录,又埋葬 让我自哀,又叩首不起 那神秘...
版图丨湖南红丘陵诗社作品小辑
中年书(外二首) 张泽欧 前有序,后有跋,辞赋夹于 其中。暮色从落日的脊背上升起 大雁南去,借光的人来了 窗口向着北方,北方有露 似河流中若隐若现的灯火 那盏吝啬的油灯,将一个 少年隐去,将一条古道隐去 将一块石碑隐去…… 留下一片废墟,留...
版图丨《天府诗刊》社作品小辑
竹笛(外一首) 李治 仿佛一排整齐的句号 跳出不同的声音,呼唤 我在故乡的乳名 炊烟和乡情,从一个个孔里 弹出嘱咐和问候 出发的行囊唤醒家风的警示 风的衣袖,扯疼母亲的泪水 送我出走,山阻水隔跃上音阶 而我手上按着,不愿放弃 篱巴里旧了的乡...
短制丨顽石(外二首)
每个人心中,都有几块顽石 每一块都来历不明。而它们 最终的去向,不是疾病 就是一个隐喻 如果你能承受粉身碎骨的痛 你就一块块打碎它们 把疾病和隐喻,变成愤怒的现场 而有些石头,已经成了 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就像一个嵌入骨头的幌子 正向真理过渡...
短制丨雨夜对滴水下落的冥想(外二首)
夜雨的精致是因为夜的黑 模糊的黑可以让哲学丢失方向 我始终在一条历史的河边捞着虾 这么多年没有留下值得称道的战绩 每一个日出已经习惯重复 生活不再对我沉默 我承认我已经默认这个现实的场景 理想赋予生活的翅膀 也只在黎明前发出飞翔的响动 我敬...
短制丨笔冢(外二首)
废笔的坟曰笔冢 耽于书写者常以馨香遥祭 因为他相信,有一种形气 依然可以力透纸背 像青草一樣呼吸 在它灵动的形态中 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无论妙手还是庸手 皆以执笔为乐 无论文韬还是武略 都须借助一支管毫的挥斥 每当想起,聚笔成冢 犹如葬花 ...
短制丨银杏(外二首)
群体的存在,到今天 得到默认 银杏在攻击的下午 正是我们安坐在寂静中 偏黄的叶,如古代的遗存 如淑女不小心走到了暮年 她看到的暗流,甚于明澈的春天 她听到的对话之声,沐浴着天真的神情 相对于她的执着,我们会 走得更远,一直到达时光的背后 她...
短制丨雕花剑柄(外二首)
铁刃里那一场雪 落不落,都一直在寄身之处 发着寒光 剑柄上雕花朵朵 恣意盛开—— 不过是愤怒、厮杀、喋血之欲 的装饰与修辞 操持者,请松一松你 冰冷的手指 让钢蓝色的花瓣舒展吐出返生香 吐尽心头块垒—— 花可雕而剑气不可雕 而暴戾之气肃杀之...
短制丨熊猫的乐土(外二首)
仰天窝,一只熊猫仰天而卧 想必也是天意。一个叫霍夫曼的方家 让一只熊猫,走下山冈 走进人间的广场 一只小兽的天真与快乐,在天地之间 不过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创意 你看,他用手上的镜子聚焦天空 方寸之间,天空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 收藏了多少美好的记...
短制丨冷暖辞(外一首)
坐在温泉里,用手拨弄涟漪 波纹随手赋形,且变化不一 水温37度,我的脚趾张开如蹼掌 脚尖、脚背都感觉不到存在 (没有物质身体的松弛和轻灵是懵然的 犹如这水汽蒸腾,悠悠被吸入那蓝天白云间) 小红鱼吸啄脚踝:毛孔张开闭合的酥麻感 想起另一处冷冽...
短制丨雪落人间(外二首)
在大雪封山之前 我们需要储备好一生的勇气 需要在寒冷浓烈时巧妙地 燃烧生命之炭,需要在意念中 弹拨月光,栽种眼泪 雪落之前,最好写一封信寄出去 最好藏住心里所有的秘密 无非是拿黑头换白发 无非是等待时光静静地褪色 雪落就落吧,就像内心 纷扬...
短制丨听着,寂静飘来(外二首)
听着,寂静飘来 湖水在警告我 一个人行走在直道上 一个人在圆圈里溜达 不是一种优雅 或者说是矜持 他动用全身去做 不像一只燕子在飞 也不像一棵枫树在等 不像一根芦苇插进水中喝水 也不像一颗星辰照耀整个湖面 不像春水 也不像钟声…… 他弯了腰...
短制丨脆弱(外一首)
夜深了,我走在熟悉的绿道中, 听着自己很累的脚步声, 看着一棵棵树影缓慢地后退。 身旁的河流盈满了月光, 河边传来垂钓者收杆时 细碎的声响。之后,他拎起了渔具, 挂上车,准备回家。 经过桥下的涵洞时,一个中年女人 独自坐在那儿纳凉, 风不断...
短制丨江堤断想(外一首)
春天适合回忆:有些过去的事 还没过去,有些人忘不了 还在你脑海里游来游去。 ——仿佛蠕向视线尽头的江堤 蚯蚓般曲曲折折,向前爬行。 你喜欢的事物挂在一月的枝头: 意杨光秃秃的,没有多余的 叶子,却又安静,内敛,垂着手。 身边的河水已奔向远处...
短制丨初春的鸟鸣(外一首)
一声鸟鸣 它们在春天的中心氤氲 不需要细听它们的发音是否准确 听着,听着,就可从一片花瓣的轻薄 将冬天的疼痛埋伏、消解 鸟儿总是在很近或很远的地方 啁啾着 像一道闪电般划过我心灵深处 把雨后的一树花开 当成谜底点燃。断断续续又不可分割 那些...
短制丨就这样(外一首)
当你失意时 看看马路旁的石子,或 泥巴里的一片枯叶 失意时,不必对月悲叹 更不必狂歌大醉 等到天亮,起身转动椅子 改变一下方向 更改你的信仰或绝望 如果这时有一只鸟向你飞来 嘴里还衔着一枚饱满的谷粒 你就站起来 最好的方式,伸出手 去亲近它...
短制丨舞(外一首)
镜面复而平静如初 一绺绺光线,从梦境的边缘投进来 这美好阴郁的气氛 “你的情绪在走调,请注意!” 台下人及时地提醒和纠正让你复归梦境 你,僵硬而强颜欢笑 在鼓点制造的马蹄声中,我听到 你屏息凝神也藏不住微弱的喘息 鱼 他踏上归途,走向荒凉山...
短制丨水果摊(外一首)
每天,她都在角落里 旋刀时上时下,試着剥开 生活里的点点滴滴 任何事情都无法激起涟漪 只有时人来人往的脚步让她 不时抬头,打量傍晚的幽长 那是怎样的等待 仿佛这里的一切都被风声带走 巨大的沉默日复一日 过易安旧居 我想象在你的日记里冒出的每...
短制丨地点·开元寺(外一首)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深秋的韓江涌不出更多的河水,我只能在母语上借助 这让人吃力的前奏 变叶木的躯干在牌坊街隔壁的开元寺里折断 树叶不得不从另一片树叶上掉落 往复于重逢的地点 而我,是一位过客 是一个还没有学会写信的青年。不懂得千里...
短制丨一条河流(外一首)
一条河流在云端之上 云是她的衣裳,风是她的翅膀 呜咽是她最后的诉求 云在云上,风在风中 蓝色的河流的皮肤 胜过一万吨丝绸的滑 天空被压弯了 太阳被压弯了 秋天里那些枝条全都被压弯了 死亡是另一种永生 是雨对云的怀念 是河流回家的一种方式 数...
短制丨风语(外一首)
鸟鸣声爬上三楼,毛茸茸的一团 沙沙沙,挂到了几片樟树叶 鸟儿是问我香气哪来的吗 前一会儿,一道送母亲上山 我多看了野菊几眼 又不小心,踩到了兰草的腰身 那是一种最香的草 这次陪母亲进山 她没再为我采毛桃、桑葚、板栗…… 她躺在了野花丛中 任...
短制丨秋天(外一首)
兴福山道上的蝉声 已轻了一些 落叶轻盈,随破龙涧顺水而下 我有流水之心 陪松针在石阶上,缝补光阴 这些年,我一直 行走在中山路的两座庙宇间 向南兴福,朝北三峰 阳光在左,雨水在右 这些年,我时常梦见落叶还鄉 那些我爱的人,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
短制丨夜雨(外一首)
为了接管太阳的使命,才拼命闪亮吗 那逐一上升的雨滴,在黑夜来临前跌入尘埃 并发出太阳的光芒,它们坦荡、干净、直率 不做任何辩解,不放弃任何瞬间的迸发 把具体的内容,抽象地呈現 不让经年的忧伤,感染每一寸夜 套子 夜晚来的时候,套子就来了 一...
短制丨西津古渡口(外一首)
行走在青石板铺就的, 古老的街头,两千年的历史悠悠, 不忍踩踏, 在這街道下面,曾经发现, 从清代、唐宋, 历代土路的遗迹堆叠, 仿佛那些踯躅的脚步轮回, 并不曾远去。 在古镇斑驳的墙外, 白塔独立,夕阳云绕, 待渡亭内, 诗人写下的诗句可...
短制丨那个人(外一首)
那个住在老城的人 咀嚼着旧時光 他可能也不在这里 那个悬空的人 在时间的断崖走钢丝 在秋千上搭建窝棚 那个把自己当布匹 反复捶打的人 和解尚未达成 那个坐在黑暗中的人 不凿井,不发电 抗拒着锈蚀的身体 谣歌 星空窄小 匣钵川道 心意懒 夜蛮...
短制丨一支从唐朝射来的神箭(外一首)
一个千年的承诺 竟然使飞鸟折了翅膀 鱼梁屏住呼吸,静候一群鱼的记忆 一条河开始冲动,血压漫过山的诗行 一片石,宁以自尽的方式结束锋芒 画屏从此斑斓 谁的格律如此神工?把你召回大唐 且莫急—— 一千年的路程,只需一支神箭 让你,醉成一道彩虹 ...
短制丨秋果(外一首)
秋天头也不回地走远 大地再次敞开辽阔的胸怀 深不可测的天空 像一个人空空荡荡的内心 无人能懂的心事 无人问津的等待 连贪嘴的鸟雀也变得慵懒 这个时候 她看见光秃的枝头落下最后一片叶子 她听见凛冽的风在远处的田野里信马由缰 她低下頭 搂紧自己...
短制丨春之声(外一首)
梦,被窗外的春雷震醒 第一滴雨,荒不择路地降临 拒绝散场的雪花 ——不肯把路让开 春天已来临!有些东西消失了 必有另一部分悄然抵达 柳芽儿,睁开了眼睛 坐在春风荡起的秋千上 ——飄来荡去 蝴蝶破茧而出。一朵朵 穿越在早春二月之间的火焰 悄然...
短制丨不适(外一首)
有的人不适合夜晚,如果寂静 解答疑惑,沉默不适合活泼 仿佛地上没有月光,我便对你 失去想象。云朵一直失眠 星星从不眨眼,心脏行走的 速度加快,与你的时间并排 有的人不適合夜晚,可你 是导火索,没点燃,也悄悄燃烧 有的人不适合夜晚,可你 没说...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诗歌月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诗歌月刊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诗歌月刊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