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争议数字藏品:下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马乐第一次接触国内的数字藏品是在5月中旬。那天下午,朋友突然用微信发来一张带二维码的海报,邀请他扫码加入一个数字藏品平台。马乐点开图片,黑灰的背景上,用金色的大字印着“限量发售、创世勋章、仅此一次”。

“国内的NFT(非同质化代币)”,这是当时马乐对“数字藏品”的理解。朋友接连发来三条消息:“新台子”“白嫖空投”“冲啊”。简单查询后,马乐发现NFT在国内确实被定义为“数字藏品”,但“数字藏品”背后的技术和模式,都与他理解的NFT颇为不同,他懒得深究,把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统统视为“收割”投机者的“韭菜台子”。

但今年“618”,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纷纷联合品牌方推出数字藏品,并为其营销造势。数字藏品强劲的风头,让马乐颇为困惑。他发现,早在2021年6月,蚂蚁集团就发布了“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并很快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了限量8000份的NFT付款码皮肤,售价为9.9元加10支付宝积分。两个月后,腾讯上线国内首个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幻核”。2021年12月,蚂蚁也将小程序升级为数字藏品App“鲸探”。此后,网易、QQ音乐、京东、哔哩哔哩、天猫都以发行NFT或上线交易平台的方式布局了行业。

更让马乐吃惊的是这些数字藏品在市场上的紧俏程度。大厂首次发售的藏品价格不高,再加上营销带动的社交兴奋,被抢购一空尚可理解。在国内数字藏品电商平台iBox链盒上,名不见经传的藏品或文创系列,也能定价1万元到3万元之间,有的甚至超过6万元,而几乎所有的藏品在平台首页的状态都是“首发售罄”。

与使用公链、加密货币交易的NFT不同,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出于合规考虑,均强调使用联盟链、法币交易。2022年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为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提出六条规范,包括金融产品不可以NFT化、不可以削弱非同质化特征、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设立交易场所、不使用虚拟货币、实名认证、不直接或间接投资NFT。

马乐对区块链技术认知有限,但在他看来,NFT之所以受到关注,正是因为其基于公链发行所具有的不可篡改、可追溯、去中心化的特性。但现在,他想不明白,“连这个前提都不成立了,数字藏品还有多少价值可言?”

交易至上

“传统艺术品异质性强,不同艺术品之间差异很大,无法相互替代,容易形成卖方垄断。此外流动性也比较差,交易频率低,成交率一般,交易费用高。而NFT和数字藏品的出现,为原本流动性较低的领域提供了安全有效的确权和流转方式。”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经NFT本地化后产生的数字藏品,其价值可以通过与传统艺术品交易的比较来体现。

传统藏品真伪鉴定困难,流程复杂,但NFT和数字藏品从诞生起,就拥有不可篡改的链上凭证,极大降低了鉴定和交易成本,流通性大大提升。于佳宁认为,数字藏品虽然“具有一定中国特色”,但由于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其中心化的特征并不影响其具备与公链上的NFT相同的唯一性、真实性、永久性,可以有效保护创作者以及持有者的权益。

玩家王子健非常清楚国内数字藏品与基于公链发行的NFT的区别,但他并不担忧。“我们玩数字藏品,就是为了赚钱。”王子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比背后的技术,他更注重在500多家藏品平台里,选出那些能让藏品升值变现的平台。

“我有朋友在‘幻核’上买了几万块钱的藏品,只能自己欣赏,完全变不了现,相当于投资打水漂了。”幻核是依托腾讯至信链成立的NFT发行平台。相较于“幻核”,收藏满180天后即可转赠的“鲸探”,是王子健眼中更好的平台,“相当于开了一个交易的口子”。而iBox、唯一艺术等平台则因为“二级市场更成熟”、能将藏品卖出高价,而被众多玩家青睐。

2021年5月9日,《伟大的毕达哥拉斯——NFT加密艺术展》在北京塑三文化创意园举行,展览通过展示12名NFT艺术家的作品,旨在传达将日常生活卷入有意识的时间、空间及数字化领域进行深入探索的理念。摄影/本刊记者 侯宇

王子健觉得国内数字藏品的高价经不起推敲,但从国际市场转战国内是迫于现实的无奈之举,“玩数字藏品就是因为它在国内还是早期,有增值空间,NFT在海外已经很成熟了,行业已经有点遇冷”。

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CryptoPunks诞生于2017年6月。两位加拿大软件开发人员将一万个由程序生成的像素头像搬上了以太坊,使它们可以得到验证、转让、为他人所有。

2020年,数字艺术家 Beeple 将从 2007 年开始坚持每天创作的 5000 張图片拼接成一个JPG 文件,这个名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的NFT,在当年3月11日以 6934 万美元的价格在佳士得成交,NFT也由此成为大众的焦点,迎来市场爆发。

玩家小雪第一次购买NFT是2021年8月,她供职于国内一家区块链内容平台。她用0.014个以太币买到一个戴墨镜的小企鹅,把它换成了头像。在许多Web3.0社群里,关于NFT项目的讨论从2021年持续到今年年初。“暴涨就是吸引大家关注的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价格高了大家才会聊。”小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NFTGO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全球共有2910个藏品系列和超过2976万个藏品。NFT总市值在2022年1月20日达到最高点,约为350.5亿美元,相当于法拉利汽车公司的市值。2021年3月12日,CryptoPunks#3100以4200个以太币(约合742万美元)的天价成交,再一次将市场推向高潮。小雪发现,自己购买的小企鹅NFT价值已涨超百倍。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