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游戏捏脸师登堂入室

如同黄金和货币的关系,元宇宙天生不是游戏,游戏天生就是元宇宙。

元宇宙火了这么久,那谁赚到真金实银?下面,我们有请——捏脸师上台。

虚拟世界里,这个新职业先声夺人,自称“月入过万”。

开局1分钟,捏脸两小时,这是很多具备自由捏脸功能的网游常态。当下的热门游戏在创建游戏角色时都会有捏脸环节,这与日常生活中的化妆有些类似,专业的化妆师往往在细节上着笔,化出更光彩夺目的妆容。而捏脸师在游戏中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通常擅长美术,能够借助设计软件用3D建模捏出普通玩家力所不能及的惊艳作品,并对玩家收取一定的费用。

根据京东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青年消费数据,从消费行为来看,95后的游戏消费增长在2020年1-4月同比增长了270%,这个数字的暴增正反映了如今95后的年轻人更愿意在游戏相关的产品上消费。

相对于在现实中改变自己的容貌,在游戏里拥有一张令自己满意的脸则容易得多,只需花费十几二十元就能选到一张心仪的脸。在这样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玩家愿意为捏脸付费,游戏捏脸师这种新兴职业也应运而生。

为什么玩家沉迷捏脸?

其实,早在《剑网3》风靡的时候,游戏捏脸市场的火热就已经初现端倪,玩家花上几十上百元去买一张心仪的脸是常事。

在游戏的捏脸系统里,可以实现各种各样不同的风格,“萝莉、御姐、还有那种很仙的,都能捏出来。现实生活里想整个容得花多少钱才能满意啊,游戏里我只花了25块”,松子说。

松子是《剑网三》的老玩家,也是实打实的“手残党”,第一次玩《剑网3》时,她真实地体验了一把“开局1分钟,捏脸两小时”,在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捏脸后,她仅仅在新手村逛了一圈就失去了兴趣。

后来在朋友的撺掇下,她又重新打开了游戏,但她看着自己之前辛辛苦苦捏的脸却怎么都不满意。朋友為了让她留下一起玩便告诉她,可以花钱买捏脸师的数据,一张脸不过几十块钱。“别人的女鹅都那么美,我的绝不能输啊”,松子开玩笑地讲道。

有网友这样调侃捏脸的重要性:互联网爱情真的好纯粹,在现实里喜欢一个人要考虑很多原因,但是在游戏里,只需要TA有一张符合自己审美的捏脸。

如果在某电商平台搜索游戏捏脸,会发现有海量提供游戏捏脸服务的店铺,最畅销的捏脸来自《永劫无间》《天涯明月刀》《一梦江湖》等游戏,价位从10-100元不等。

除此之外,捏脸师还会根据玩家提供的图片进行定制捏脸服务,定制捏脸虽然价格高达上千元一次,但仍有很多玩家愿意为此付费。

把兴趣做成生意

在捏脸师上邪看来,捏脸会成为游戏玩家的普遍需求,“现实社会人人都喜欢帅哥美女,但妈生脸想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又疼又费钱,在游戏里每个人都有权追求自己喜欢的样貌”。

上邪今年27岁,是一名兼职捏脸师。小时候,上邪就对美术很感兴趣,但却没有得到家里的支持。没想到上邪的美术天赋在游戏的捏脸系统中得到了展现,她创作的捏脸作品在玩家中很受欢迎,渐渐地有人会付费请她帮忙捏脸,机缘巧合下她便开起了自己的捏脸店铺。

创作一个捏脸作品一般要2-3天时间,如果是定制则时间更久,定制的作品通常也更精致,有些还原度高到令人咋舌,让人不得不感叹捏脸师的神奇“笔法”。

上邪还记得,曾经有个找她定制捏脸的买家在订单完成后舍不得退定制群,“一般是定制单完成就会退群,这个买家留了好几个月,就是因为想一直看好看的捏脸”。

捏脸是一项慢工细活,因为3D人物在不同角度下会产生不同透视,加上游戏环境也会对贴图造成影响,因此捏脸必须要每个细节都恰到好处。

用捏脸师HC-DEVIL的话来说,捏脸非常伤神。“一天要工作10至12个小时,有时候熬夜到凌晨三四点,然后八九点醒来继续’肝’。”

今年28岁的HC-DEVIL与上邪年纪相仿,和上邪一样,HC-DEVIL最初也是把捏脸当做兴趣爱好,“有时会把作品放在贴吧上,但还没想过拿来做生意。”

大学毕业后,HC-DEVIL阴差阳错进入某互联网大厂做了市场营销,和美术专业没太大关系。但也正因为有了大厂工作的经历,他逐渐理解了该如何做好生意,如何把兴趣做成生意。在2015年左右,HC-DEVIL决定离开大厂,成为一名全职捏脸师。

2018年,手游《龙族幻想》因为有着规模庞大的携带捏脸系统而获得了许多捏脸师的关注。当时,游戏策划了一期“捏脸大赛”,由捏脸师们展示着自己的捏脸作品,最终由玩家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一张脸”。

在这次比赛中,HC-DEVIL拿到了第一名。“主办方还在大厅布置了一个展示牌,展示我的作品。”这次的比赛不仅增强了他的信心,同时也帮他累积了一定的知名度。

目前,HC-DEVIL已经创建了自己的捏脸团队,3人全职线下,两人线上兼职,主要通过电商平台做线上营销。HC-DEVIL告诉南都周刊记者,店铺一个月的流水在高峰期能做到10万以上,“但这不是常态。捏脸行业也分旺季和淡季,一个游戏刚出来的时候我们是最忙的,要在短时间内做大量的捏脸数据。”

“想要靠这个稳定收入月入几万,那可能是梦里的事情”

前不久,网络上流传着捏脸师月入上万、收入高者可月入六七万的消息。

上邪很反感这样的说法,“完全是在为了流量误导别人。或许新游戏开服,需求量大的时候一般店铺赚个一两万是可以的,平时并没有想的这么好赚,一个人一个店铺能有个几千已经是不错了。想要靠这个稳定收入月入几万,那可能是梦里的事情”。

在HC-DEVIL看来,这个行业赚钱不易,盗版现象还很严重。随着捏脸越来越火,市场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现象,一边是努力做原创的创作者,一边是为了牟利不择手段的盗卖。

“捏脸属于二次创作,游戏建模就像给你一张白纸让你在上面涂画创作”,但上邪发现,目前我们国家并没有对网络上原创作者有相对应的明确保护措施,“通过著作权、商标权等也只能是在图片上做一些保护,实际性质上是无法管控的”。

很多原创捏脸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作品,一上新就会被盗卖的人买走,然后再低价转卖,原创捏脸师付出的努力被人偷取牟利,很多店主因此大受打击,“最近流量很不错的一个店主,昨天跟我说才赚了一百多”,上邪讲道。

上邪对自己的作品要求很高,“我们家都是要求360度无死角,毕竟每个捏脸作者对待自己的作品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忍心让他们遭受不喜和嫌弃”。

但是,这些自己的“孩子”该怎么被保护好?——这同样是上邪最苦恼的问题。

HC-DEVIL也认为,这一行业鱼龙混杂已是捏脸师们公认的事实,“它最大的漏洞在于运作模式像是共享经济体,游戏公司并不能够为我们做的数据加密,盗版现象由此泛滥。”有时候,很多捏脸师会共同抵制盗版问题,但因为这些漏洞,该问题一直无法解决。

现在,HC-DEVIL私下常常会和其他原创作者交流,如何让捏脸行业的生态产业链良性发展一直是他在思考的问题:原创作者作品无法得到保护、盗版数据满天飞且存在恶性竞争、销售渠道按照原来的方式很难走下去……“现在国内鼓励内容创新,先要让原创内容有钱挣,行业才能活下来”,对于业内的盗卖乱象,HC-DEVIL也感到很无力,“如果原创作者被做盗版的人逼得’走投无路’,这个行业恐怕也不会长久。”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1年48期

    南都周刊

  • 要刊
    南都周刊 2012年11期

    南都周刊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2年14期

    南都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