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虚拟房价也上百万啦?

要是有人告诉你他花了几百万美元买了个房产,你可能会认为他买了套什么豪宅或者在好的地段。如果这套房子其实没有办法住人,因为它根本不是实体,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位于元宇宙的虚拟地产正是这样的房产。自从脸书改名之后,元宇宙概念大热,虚拟地产价格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翻了几番,引来了不少关注。

Token.com是间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地产投资公司,但它主要投资的不是实体地产,而是元宇宙的虚拟地产以及非同质化代币(NFT)关联的数字资产。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科格尔(Andrew Kiguel)说,元宇宙是新一代的社交媒体。

在元宇宙里,真人通过虚拟人替身进行互动,类似今天的实时多人电子游戏。但今天人们要通过电脑屏幕进入元宇宙,而未来人们只要戴上虚拟现实VR眼镜就能进入元宇宙,而且感受到360度的沉浸式体验。

他的公司刚在Decentraland上花250万美元买了块地皮,据说地产几个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已经涨了四五倍。歌手林俊杰也在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土地,总价大约12.3万美元。

另一个大热的元宇宙平台是Sandbox, 去年11月数字不动产投资基金公司Republic Realm花430万美元在上面买了块地皮。该公司去年还以每个1.5万美元的售价,出售了100个虚拟私人岛屿。目前这些岛屿的单价已经涨到30万美元,跟美国的房价持平。类似于实体地产,虚拟地产的位置也很重要。

有人气的地方对于广告商和零售商来说更有价值,然后那个区域地价也更高。歌手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正在元宇宙平台Sandbox上建造一栋虚拟豪宅。而日前有人花了45万美元成为了他的邻居,每平米价格创下历史记录。新世界发展集团执行副主席兼行政总裁郑志刚则在去年12月宣布购买Sandbox最大的一块虚拟土地,价格约为500万美元。

Sandbox的联合创始人塞巴斯蒂安·博杰(Sebastien Borget)说,从2019年至今公司的虚拟地产总销售额已经达到了2.11亿美元,特别是最近几个月增长迅速。sand的加密货币在去年更是上涨了9000%。

博杰说迄今为止数千名玩家的反馈都不错,不过这才刚开始。他设想的是一个数字经济,拥有虚拟的音乐会、虚拟艺廊、虚拟博物馆和虚拟的建筑实践。

虽然用户在Sandbox元宇宙的交易是通过加密货币进行的,但是该公司会从每一笔交易中收取5%的费用,收益也非常可观。博杰认为,要创造有活力的元宇宙经济吸引用户,跟大品牌的合作是关键。虽然博物馆和艺廊还有点距离,但目前蓝精灵、爱心熊、行尸走肉都已经跟平台签约。博杰认为元宇宙会是个有点古怪但非常好玩的地方。

但Decentraland已经成功吸引了画廊入驻,其中包括苏富比的展厅,你可以走到任意一件展品前点击查看它的NFT艺术品。只是如果要购买的话,会跳转到一个外部网站进行交易,像是OpenSea或者Rarible这种已有的交易平台。

根据加密资产管理公司Grayscale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未来数字世界可能是门上万亿美元的生意。未来人们将能够在元宇宙里制造和出售商品、玩游戏赚取代币、交易房产等。包括歌手贾斯丁·比伯(Justin Bieber)、阿丽亚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DJ棉花糖(DJ Marshmello)在内的知名艺人都已经在元宇宙平台通过自己的数字版化身开了音乐会。而2022年新年到来之际,名媛帕里斯·希尔顿(Paris Hilton)还在自己的虚拟岛屿上办了场新年派对。

尽管市场火热,虚拟地产带来了丰厚回报,但它同时也潜藏巨大的风险。

数字不动产投资基金公司Republic Realm的首席执行官珍妮·约里奥(Janine Yorio)说:你应该只投资自己准备全亏掉的钱。美国亚利桑大州立大学房地产理论与实践教授马克·斯塔普(Mark Stapp)则表示,他不会把钱投到自己不在乎亏掉的东西上。他认为如果元宇宙地产热继续下去,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泡沫,而人们买的是跟现实无关的东西。

投资者热衷于把元宇宙描述为开发空间有限的单一元宇宙,元宇宙的不动产因此具有稀缺性并能够保值。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个拉盘抛售计谋,设计者低位投入资金然后炒热概念拉涨,再在高位抛售割韭菜。因为在互联网的意义上,并不存在单一的元宇宙。Meta的Horizon世界和微软的Mesh之间并不能互联互通,他们只是独立的VR(虚拟现实)应用程序。

现在对元宇宙描述的奇怪之处在于,如果某公司说他们的VR应用程序、电子游戏,抑或是社交平台是“元宇宙的一部分”,只因为元宇宙是未来,那他们的产品也必然是未来。就好比说AR(增强现实)是未来,然后谷歌眼镜是AR产品,所以谷歌眼镜就是未来。

元宇宙的房产热也是在这种叙述框架下出现的。虚拟地产公司Metaverse Group的负责人甚至把在元宇宙平台购买土地,比做是在纽约曼哈顿大开发地價飞涨之前的圈地。

更确切地说,Decentraland或者Sandbox之类的平台出售虚拟世界中基于非同质化代币(NFT)的资产,但是这些虚拟空间相互之间并没有交集。网络研究专家丹·奥尔森(Dan Olson)指出,购买元宇宙的地产实际上买到的是那个平台提供的服务。而一旦平台的运营出现问题,投资就会血本无归。

前面之前提到的把元宇宙地产比做在曼哈顿买房,但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在元宇宙创造出无数个触手可及的曼哈顿。这意味着用户购买这个平台的曼哈顿而不是那个平台的曼哈顿的唯一原因,只是这个平台提供的服务比别人好。

Tokens.com(该公司持有Metaverse Group 50%的股份)说他们在Decentraland平台的一座塔楼已经破土动工,这个描述就好像在说现实生活中的房地产一样。然而不要忘记它实际描述的是设计3D模型或者虚拟环境。软件工程师史蒂芬·迪尔(Stephen Diehl)认为,这种讲述更多的是构筑了一个故事,而不是描绘一个技术过程。人们需要这种故事,因为归根结底他们买的只是电脑里的一些数字而已。

用户在Decentraland中买卖土地使用的货币并不是美元,大部分地块甚至不能用流行的比特币去购买。平台有自己的加密货币,叫做mana, 技术上是ERC-20代币。这也意味着尽管Decentraland使用以太坊区块链构建,但mana的币值可能比以太币更不稳定。

去年12月下旬,Decentraland上最便宜的地块售价在4000mana左右,大约相当于15000美元。假设你买了一块地皮,你就持有了这块地皮,直到下一个买家买走为止,因为非同质化代币mana不同于比特币,它是不能互换的。但另一方面,如果一个用户持有大量mana,他可以把mana出售,包括卖给那些想要买地皮的人。而mana的市场很小,地皮又那么贵,因此地价也很容易大幅波动。

实际上mana的币值暴涨情况已经发生过几次。在脸书更名为Meta之后,Mana币值从之前很少突破1美元突然飙升至3.71美元。11月下旬,第116号地块以61.8万mana价格售出,被称为史上最大的元宇宙土地收购,彼时mana价格约为4.1美元。两天后又上涨到了5.79美元。短短一个月内币值涨了5倍多。加密货币价值是否一个拉高套现的计划,不免让人怀疑。在mana币值创下历史新高的时候,该货币的交易量也达到了惊人的114亿美元,让地块售价的240万美元显得有点微不足道。

这些元宇宙平台可能是互联网的未来,也可能不是,但大量的资金已经投入了平台里,一旦破灭就会有人被套牢,这些人也许一开始只是被一个好故事套住了。奥尔森认为,这些故事瞄准的对象也许是脆弱的中产阶级,那些感觉自己正被系统挤压,偿付能力逐渐失控的人。平台向他们推销说这是一个机会,你只需要在正确的时间押注正确的风口,就能套现离场。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要刊
    南都周刊 2012年11期

    南都周刊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2年14期

    南都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