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是职业伴娘

“伴娘最多当3回,超过3回就很难出嫁了。”

这个坊间传闻,“00后”女孩谢宇科可不信。

她的3回伴娘额度,早为家里人用完了,但她还是继续当。不到两年时间里,她已经当了不下40回。

这40多位新娘来自天南地北,在和她們见面之前,谢宇科一个都不认识,可她偏又近距离地见证了她们的幸福和热闹。

当伴娘是谢宇科大学期间的一份兼职,也是婚庆市场上的一份新工作,人们习惯称她们为“租来的伴娘”。

靠着当伴娘,谢宇科把全中国省份走了个遍,她见过豪门盛宴、坐过劳斯莱斯、住过五星级酒店,也亲历过乡村小县城的锣鼓喧天、花轿巡游、碎红满地、流水宴席。

很少有人像她一样,穿越不同地区和阶层,参加如此多风俗各异的婚礼,瞥见一对对新人从相遇到结合的过往,感悟婚姻的真谛。

但谢宇科还年轻、离结婚尚早,在步入婚姻之前,她先把“租来的伴娘”变成了自己的事业。

6月,她刚从一所本科院校毕业,就在4个月前,她注册了公司,组建了团队,开始创业,成了握有5万伴郎伴娘资源、为近千对新人找婚伴的“谢总”。

此时此刻,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忙碌。

成为“租来的伴娘”

一切要从2020年的一份兼职开始。

当时,谢宇科还是个大三学生,一天她在网上找兼职,偶然间发现有个杭州的准新娘在找伴娘。

当伴娘,谢宇科轻车熟路了,她联系了对方,最终被选中了,因为她和准新郎同姓,还都是浙江老乡。

谢宇科如约在婚礼前一天奔赴现场,这对新人带着她和其他伴娘试装、做指甲、喝奶茶、吃家人见面晚宴,他们友善的礼遇,让她觉得自己和准新娘“真的像姐妹”。

她穿上了昂贵的伴娘服,衣服还直接送给了她。伴手礼也很可观,里面有大牌口红、护手霜和巧克力,“光伴手礼就值500块”。

婚礼当天,接亲仪式从中午开始,场面盛大,新郎新娘的家相隔不到2公里,但光是接亲的车队就有十余辆,还是奔驰这类名牌车。

她作为伴娘的任务,是做接亲游戏,给新郎和伴郎设置障碍和考验,4到5轮游戏过后,新人在新郎家拜堂,她帮着新娘端“改口茶”。

新人带着她和其他伴娘试装、做指甲、喝奶茶、吃家人见面晚宴,他们友善的礼遇,让她觉得自己和准新娘“真的像姐妹”。

婚礼晚宴不在酒店,在一个大食堂,改头换面专门布置成婚礼场景,当晚的酒席上茅台中华烟是标配。婚典上,谢宇科负责给新人递戒指。

2天时间,除了提前约定的1600元报酬,谢宇科还在接亲游戏环节,收到额外1000元的红包。

有了第一次的丰硕收获和美好体验,谢宇科开始有意识地寻找更多伴娘兼职。

相比其他工作,这份兼职活儿少钱多,她还有机会旅游、认识新朋友、见证幸福,可谓是理想工作,即便有时辛苦些,要凌晨两三点起床、步行几公里,也不在话下。

一般婚俗中,人们通常邀请适婚年龄的未婚闺蜜、朋友同学、姐妹当自己的伴娘,但现实中,谢宇科渐渐发现,很多原因会让新人们选择租借陌生人完成这个任务,这才给了她机会。

有的是新人不想欠人情。

“如果你给我做了伴娘,我结了婚之后,没办法给你做伴娘(同等回报),当伴娘很累的,有的可能早上三四点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才结束,这份人情用钱是还不清的。”谢宇科告诉南风窗。

用钱解决—租一个,省去了很多人情掰扯。

要是新娘远嫁、亲友在外省工作,找熟人当伴娘伴郎的时间、人情、金钱成本都很高,不如在当地租一个陌生人当伴郎伴娘来得划算。

晚婚也是原因之一。20周岁是女性法定结婚年龄的起点,谢宇科接触的新娘里,27到28岁的就不少,也有35岁结婚的新娘,对她们来说,从交友圈里找到能当伴娘的未婚女性朋友并不容易,只能租。

新人对伴娘还有一些特殊要求。

身高只有1.55米的新娘,不希望伴娘比自己高,或者太好看,进而抢了自己的风头,身边找不到合适的,只能向外租。

有些则要求属相不能和新人相冲,甚至指定属相。谢宇科告诉南风窗,对伴娘伴郎有属相要求的新人,主要集中在云南、河南、河北。在她统计到的需求里,属鸡和属羊的相对不受待见一些。

不止伴娘,对伴郎也有需求。

新人对伴郎的要求一般比对伴娘低,但伴郎非常难找,她说,最近一周托她找伴郎的突然占到了订单的一半。

自从成了职业伴娘,谢宇科在天南海北的婚礼现场,看见了新人的需求和讲究,感受着社会细微但切实的变迁。

但不止这些,近距离旁观的她,看见的还有新人和两个家庭之间的故事。

行礼如仪

结婚是人生大事,婚礼是最受重视的仪式。

无论阶层贫富,每个家庭都尽自己所能地突显这份“重视”。

在谢宇科眼里,富贵之家对婚礼的重视,尤其直观和强烈。

谢宇科在试伴娘服
“如果你给我做了伴娘,我结了婚之后,没办法给你做伴娘(同等回报),这份人情用钱是还不清的。”

今年3月,谢宇科赴海口一五星级酒店参加了一场豪华盛宴。

新娘的凤冠是纯金打造、嵌着红宝石,茶杯是紫砂杯,现场还有定制高级糕点、满是进口水果,鲜花布置,亲朋好友齐哄哄从东北南飞来观礼。加上谢宇科,伴郎伴娘一共租了12个,在机场还有专车接送。

这也是谢宇科经历的仪式最繁琐的一场婚礼。不同于普通人家摆上三书六礼、拜堂、给公婆岳父母敬改口茶,这场中式婚礼有更多细节和更高标准。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风云
    南风窗 2012年07期

    南风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