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活”在“Z世代”

“街灯的光穿窗而入,屋子里显出微明,我大略一看,熟识的墙壁,壁端的棱线,熟识的书堆,堆边的未订的画集,外面的进行着的夜,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我存在着,我在生活,我将生活下去,我开始觉得自己更切实了,我有动作的欲望——但不久我又坠入了睡眠。”

1936年8月23日,鲁迅先生在病重略有起色时,写下了《“这也是生活”……》,不到两个月后,他就病逝了。这样的生活,描绘的全是些日常琐碎和凡俗。但细读下来,我们却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他对世界的无限观照、对生命的深刻反思,以及对未完成事业的无限憧憬。彼时,他计划着编写中国文学史和艺术史专著,还准备再出一本散文集,但一切都来不及完成了。

今年9月25日,是鲁迅先生诞辰141周年纪念日;今年10月19日,则是他离开我们86周年的日子。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我们却看到了一个越来越“被需要”的鲁迅。如果说鲁迅的事业是未完成的,那么一代代人对他的观照、解读与“再造”也是“未完成”的状态。

在“Z世代”(也称“互联网世代”)那里,鲁迅被赋予了更多含义,形象更加多元、饱满、潮酷了。从《觉醒年代》热播时鲁迅“不干了”的形象迅速出圈,到“鲁迅:这不是我说的”网络热梗,鲁迅先生的文字和精神力量已经穿越百年时空,深刻参与到互联网语境下各类议题的讨论中。

《环球人物》记者就与这样一群年轻人进行了交流,他们利用各自所长,从各个角度诠释着鲁迅。哔哩哔哩视频博主(以下简称B站up主)“智能路障”制作系列视频解读鲁迅生平和作品,每一条视频都是满屏弹幕,收获近4000万播放量;说唱歌手吴一凡将富有哲思的《野草》集改编成歌曲,嘻哈文化“链接”上了鲁迅;漫画作者溪刘将《故事新编》改编,鲁迅笔下人物变身“二次元”……

记者有种强烈的感受:这群“Z世代”的故事,也是鲁迅的故事;鲁迅被他们玩“活”了,也在他们中间更火了。这正映照了鲁迅的话:“我存在着,我在生活,我将生活下去,我开始觉得自己更切实了……”

触手可及的“觉醒年代”

设计师李天啸,重塑着鲁迅的血肉与坚毅。

2021年初,《觉醒年代》成为一部现象级电视剧。有条剧评获得的点赞很高:“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这是网友摘自鲁迅《呐喊》自序中的话。2021年10月,在鲁迅诞辰140周年之际,李天啸在微博分享了他制作鲁迅人偶摆件的视频,配乐正是《觉醒年代》片头曲,磅礴的配乐风格与鲁迅人偶的气势相得益彰。

李天啸团队设计的鲁迅人偶。
王星晨在绘本《故乡》里,表现了鲁迅与闰土久别重逢后丰富的心理活动。

其实,李天啸团队是在2020年底开始创作人偶的,与《觉醒年代》片头曲的完美融合,完全是一种不谋而合。最初,团队的年轻人出于对鲁迅的敬意,想不计成本和回报地设计出一款人偶。于是他们阅读大量文献,走访鲁迅故居。无论是鲁迅的人偶形象,还是配套的书桌、鱼缸、毛笔、烟灰缸、书籍等摆件,都追求最大限度地还原。

很快,他们发现难以定位人偶风格。鲁迅是一个多面且复杂的人,在一些文章里,他展现出极强的斗争意识,但在很多时刻,他也是有趣的、和善的,这些性格之间有极强的反差。怎么才能表现这样复杂的鲁迅呢?讨论了无数个回合,最终回到那句经典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创作的过程,就是尽最大努力还原这句诗所凝炼的鲁迅气质。

首先是头发,李天啸选用最硬材质,“这是鲁迅最具标志性的特征,我们借此表现他的风骨”。紧接着,与大多数照片中的皱眉形象不同,鲁迅人偶的眉毛舒展开来,李天啸团队的头雕师李娲说:“这是在表现他的亲和力,他不可能24小时皱眉头的。”另一处关键细节是胡子,李天啸说,他们尝试了好几版,发现“如果胡子盖过上嘴唇,会很凶,也有些邋遢。而露出上嘴唇,会比较精神、和蔼、清爽”。最后,整个面部轮廓、棱角和皱纹依然刻画分明,让鲁迅人偶呈现出硬朗中有明朗、风骨中见风趣的形象。

在李天啸看来,正是这些集于一身的复杂气质,让鲁迅先生得以成为“觉醒年代”的一座丰碑。“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人们对那个‘觉醒年代’触手可及。”李天啸相信,一定有很多年轻人读懂了这个人偶鲁迅。

绘声绘色的“故乡”

漫画作者王星晨,重温着鲁迅的童心与乡愁。

“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句写在《故乡》结尾的名言,影响了一代代中国人。王星晨在绘本《故乡》里,是这样用画面表现的:皎洁的月光,在西瓜地中照亮了一条银闪闪的路,童年鲁迅与闰土张开双臂,在路的两端朝着彼此奔跑。西瓜地中,躺着一本1921年5月的《新青年》杂志,《故乡》首发于此。

这样的画面,很像是王星晨在为鲁迅的原文着色。

2015年,在日本攻读硕士的王星晨完成了毕业动画片《阿长与〈山海经〉》。她以《朝花夕拾》中的同名散文为底本,将《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名篇的经典内容也穿插进去,演绎了鲁迅的童年片段。毕业后,她又创作了《故乡》《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阿长与〈山海经〉》3个漫画绘本,继续描绘鲁迅的童年和童趣。

王星晨与鲁迅作品的结缘,也是从她的童年开始的。由于母亲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工作,她很小就认识了一个多样的鲁迅。在北京电影學院求学时,她就产生用动画表现鲁迅的想法,所以到硕士毕业作品做出来时,足足长达13分钟,比大多数同学的毕业作品长了一倍多。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