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头顶的米,眼里的灯


打开文本图片集

在我年轻的时候,与一个不再年轻的人,在一节车厢里有过一番对话。

我落第一滴泪的时候,他嘲讽,他的笑意之下,我是个傻孩子;落第二滴泪的时候,他沉默,嘴角仍有轻蔑之意,但已浅淡;落第三滴泪的时候,他嫉妒地说:“年轻真好,眼泪可以如此肆意横行。”那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说眼泪。的确是肆意横行的!不然,怎么就轻易落下了。(剩余137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