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最后的舞会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举办盛大的谷仓舞会。我们刚把酒喝光,骑警就来了,把舞会弄得一团糟。这些人和往常一样气焰嚣张、大摇大摆地闯进来,自以为是真正的硬汉,实际上不过是一群酒色之徒。外婆恨透了他们,她不想让任何一个身着制服的人喝她酿造的酒,也不想任何人打断小提琴曲,尤其是这些骑警。原因很简单:他们一来就四处找酒,抢走地窖里的肉罐头和蔬菜,搅乱马群,还放火把木柴都点着。(剩余595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