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心脏移植

我一直忘不了丹尼·史密斯……

丹尼是个英俊的孩子,平时举止得当,言谈温和,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他都是个好孩子。他才二十四岁。六个月前,他雇我帮他找到生父。你知道,他是被人收养的,他的养父母都是好人,但他就是想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我總觉得丹尼看上去眼熟,我想我以前应该在哪里见过他。我后来才明白我为什么会那样想,因为他的爸爸是波士顿黑社会的头目山姆·伦巴多。(剩余47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419
    译林 2013年06期

    译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