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小白狗


打开文本图片集

每当冰雪的日子,我经过长巷,看着两侧人家帘帷深垂的窗子,总会想起那只小白狗,总觉得它会突然从某一个窗帘下钻出头来……

初到纽约的那年,我是不开车的,住在法拉盛区,每次为了到远在牙买加区的学校上课,总是走一段路去搭巴士。刚开学那段金风红叶的秋天,这些路不但不苦,还是种享受,但是当头上的枫红,转为脚下沙沙的叹息,再淋上暮秋的冷雨、寒霜,那肃杀的感觉,加上浓浓的乡愁,就有些惨惨戚戚了。(剩余225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