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矿工记(组诗)

第一天下井

幸好,八百米还不算太深

幸好,这深凿的地下黑洞

还有岩层和钢梁扶着

幸好,几根钢丝吊绳已做过精确计量

早上,母亲与神有过一次神秘谈话

幸好,神只是缄默

母亲只是局促不安

不幸的是,我还未出门

就在她的心里埋下

一卷隐形炸药

不幸的是,她还没做好准备

就开始了提心吊胆的生活

工作狂想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根足够长的杠杆

和一个支点

我就能撬动地球

而我,只想要一把足够大的锤子

和一身洪荒之力

把地球,像敲一颗核桃那样

敲破

让你们在阳光下

找找看

八百米深处的

那几粒黑果仁儿

哪位是你们的

丈夫,儿子,父亲

响 铃

我相信,地球是宇宙中

唯一中空,会响的星球

不信,你可以将耳朵贴在地上

听听里面的声音

但千万别拿起来摇

里面,都是在黑暗中

为人们凿壁取火的矿工

升降机

升降机在急速下坠中

停止了,接着

来回弹跳了几下

就那一瞬,我绷断了好几根神经

直到平稳降落,才缓缓接上

蹦到嗓子眼的心脏

是喝了口水

才咽回去的

澡堂子

澡堂子的水

有时候冷得要命,有时候烫得要死

我们只好离蓬头远点儿

一边蹦跶,一边往身上撩水

草草擦洗一番

大部分人回去还得再洗一次

狗蛋子就不

第二天,还会把那点儿黑

带回来

萤火虫

光是多么稀有

在井下,煤要找自己的出路

还要有古人囊萤读书的恒心

头顶矿灯的我们

就像一群被漆黑兜着的萤火虫

煤走到哪里

就把我们悬挂在哪里

只是煤,不知道萤火虫的艰辛

为了它的飞黄腾达

有的折了翅膀,有的耗尽了一生

老矿工

下了一辈子小煤窑

离矿,像倒插门的老汉离婚

——多少有点儿寒心

六十岁了,只有阳光

这座温暖的大银行

允许他,把自己放在里面

随意存取

佝偻的身子晒太阳

就像在阳光下存下一笔巨款

又像生活账单上

仅有的

一点儿余额

班中闲聊

一群人围坐煤堆

乌黑的手,将干粮塞进嘴里

腮帮子鼓动

就着几句闲篇

我们都沉默太久了

偶尔,也需要将一些硬邦邦的话题

掰碎,分享

少不了谈子女的学习,父母的疾病

少不了暴露自己隐秘的伤口

说:还要扛着

说生活也需要细嚼慢咽

说到痛处

语言也被咬的吱吱作响

碎屑般,落进煤堆

炸 药

从炸药库到工作面

大概有四五里地

每天,我都会背着五十斤炸药

徒步前往

如果你问我,重不重

我会答,很重

如果你问我,路好不好走

我会告诉你,一座山

有多倾斜,多陡

井下的路就有多难走

如果你问,怕不怕

我只能告诉你

——不知道

遲 顿:本名李瑞林,山西平遥人。(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阳光 2022年05期

    阳光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