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穿心而过的河

河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故乡

夜色,又胖了一圈。故乡消瘦了不少。

为了拉近与城市的距离,这个小山村全身

做过麻醉手术。

深入骨髓的麻醉剂也没能使她失去所有的

知觉。

股骨咯吱咯吱地响,她感觉整个身体像散

架的建筑物。她害怕失去全部意识。

害怕睡过去再也醒不来,害怕在蛇形山路

上呕吐出的物质和反物质覆盖森林面积。(剩余258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