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除夕夜,二奶奶在守岁

依辈分她是我的远房伯母,因为她的男人排行老二,乡亲们都管她叫二奶奶,所以从小也这么跟着叫惯了。

晚年时二奶奶一人过。逢年过节她总是在饭桌对面放上板凳和碗筷,边吃边叨叨:“乖乖,快吃呀,快吃。”乡下人过年守岁,二奶奶也不例外。每逢除夕,她一定会独自面朝大门静静地端坐屋中央,哪怕刮风下雪滴水成冰也不让儿孙关门。(剩余120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