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割裂的,统一的

彭士禄的稿件和我有很深的缘分。彭院士去世后,我辗转联系上一位初中同学的表哥,他在核动力所工作,本来想做采访,却因为各种事情错过。两个月后,当时没做的采访就像未竟的约定,在我回四川期间一一兑现。

因为这个采访,见了很多90岁上下的老人。他们都是当时和彭士禄共同工作过的“核动力人”。有一位在郫县的养老院里,一个人住一间房,据说生活方便,楼下就是医院。(剩余124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逝者
    南方人物周刊 2009年32期

    南方人物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