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沫儿的诗

这个秋天

凭栏远眺。不管天山厌不厌

目光,一再从它肩膀滑落

雪山阻隔。而死亡的消息

一路跋山涉水

跌倒在我的耳畔

当生命的秋天和季节的秋天

相遇,一些发生

无法回避

雪水呀,我宁愿你如夏日

那般浑浊

照不见一张憔悴的脸

雨水多起来

太阳已经出来很久了,花瓣上的泪痕

还没有干

秋风穿过我

带不走一缕哀思

祖国

在离开她的日子里

她赋予的各种印迹

容貌、语言、思维,乃至

走路的姿势

都像暗房里刚刚洗出来的照片

新鲜,突出

若被人问起从哪里来

就不可逃避地

要提到她的名字

就不可逃避地

一张嘴,就暴露了她

有时,把她盛在酒杯里,把她藏在泪水中

她是一生的行囊

永远不能卸下

她是古老的诗章,从来不拒绝

年轻的诗句

不断加入,不断书写

同一种修辞

临行前一夜

今晚,我们用脚步

跟她说再见

我们要去一个很近的地方

但特意走了一条很远的路

在时而熟悉时而陌生的夜色中穿行

我们像长着翅膀的精灵,贪婪地吸食

夜的光影,与声音

目的地

终会到来,而我们更在意

一路的风景

霜降

霜,早于霜降降临

在人间,是常有的事情

一句平常的话,父亲要听两遍

才能听清

霜雪,堵住了他的耳朵

全背了才好呢。(剩余101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