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烟火邻居


打开文本图片集

自从小院平房搬到住宅小区楼上,与邻居之间唯一的沟通就是楼梯里问一声仓促的“你好”,面容还没看清楚,人已消失在门的后面。甚至更多时候只是礼貌性地微笑一下,点头示意便各自离开。

周末晚上,我正在书房闭门写作,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况且,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这是谁呢?听那怯怯的声音,我猜测,是个客人。(剩余208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荒城
    海外文摘 2024年02期

    海外文摘

  • 离婚
    海外文摘 2024年03期

    海外文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