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祝你幸福

江一城是凌晨回来的。

张珊睡了,迷迷糊糊中听见门响,想睁眼,可困倦犹如石头,坠在眼皮上,一下午三台手术,两台子宫摘除,一台宫外孕,注意力高度集中耗光了她的精气神,腿也站僵了,实在累,就闭着眼喊:回来了?

客厅静默。

夜色从客厅窗户涌进来,整个家静寂寂的,恍如抽了真空,让人莫名紧张,张珊的睡意消退不少,虽然天眼治下国泰民安,可万一还是不得不防的。(剩余3633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无边
    广州文艺 2020年04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