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个人的邮政代办点

每当和媒体记者或纯粹的朋友叙旧,他们对我当年蜗居乡下10年写作的生活形态多有兴趣,其中和外部世界的沟通方式是一个常被问到的话题,我便如实相告,主要依赖一条邮路,无论写信说事或投寄刚刚写成的小说稿,都是到一个邮政代办点去办理。这是一个仅有一人撑持业务的“邮局”,却铸成我永久的记忆。

每有或长或短的小说或散文写成,或者要投寄一封信,我便骑自行车赶到4千米远的邮政代办点。(剩余271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