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溘逝

1

接到马健康的电话时,我刚在宛城的一家宾馆里安顿下来。那天,报社派我到宛城采访一名企业家。负责接待的那家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及早安排吃了饭,又在梅溪路上的一家宾馆客客气气地为我开了房间。这时虽是傍晚六点多钟,但空气中依然裹挟着一股股热浪,热浪扑面而来,没有消退的迹象。人们都说,今年有很多极端天气,就连太阳也变得粗暴了,气势汹汹地在高空闹起了革命,使得大地开启了这种高温模式。(剩余1217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