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细雨淋湿我们的头发

空地上站着个拳击手,

为了生存他奋力搏击,

身上早已经伤痕累累。

他愤怒而耻辱地高喊:

我要离去,我要离去!

最终他却留在了那里。

——西蒙和加芬克尔《拳击手》

雨不知是从什么时候下起来的,是那种绵密的毛毛细雨,下得悄无声息。

黑明对春雨情有独钟,每年早春刚过,便期待烟雨笼罩,四野迷离惝恍。当万物被冲刷一新,不失朦胧之美,气清且淡,别有一番情致。(剩余1529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伤口
    当代小说 2013年12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