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乌鸦的炸酱面

他们抵达郊区的高铁西站,时间是十二点零五。大会工作组的司机师傅从后备厢取出行李,对他俩道声再见,从此永别。

据说这座车站启用不足一年。火车站广场常见的三大流派,打车、住店、景点,这里一概没有。广场比标准足球场还大,人流量还没一支上场的足球队多。烈日当空,云彩和清风不知跑去哪儿吃午饭了。热倒不热,就是刺眼,水泥地被晒得像片雪地。(剩余1351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