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手心上的蝴蝶

他看着逝者的脸。两只圆睁的眼在脸上突出、呆滞和泛白,像不再滚动的两个雪球。还有张开着的嘴,乌黑、僵硬、干燥,像一口干涸的水井。从脸面上看,逝者不超过五十岁,正是男人的壮年。这个年纪早逝,必然是不甘瞑目和闭嘴。逝者显然有想望的人要见,有心里的话要说,却不得見不得说便走了。这可谓是抱憾终身。而最抱憾的莫过于家属,逝者的不瞑目和张嘴,令他们百般愧悔和惶恐。(剩余619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