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手握剪刀与丝线 (创作谈)

回家的时候看到同小区的一个母亲接女儿放学,女孩的头发从电动车挡风里露出来一截,可能在躲严查的交警,可能是小孩觉得新奇好玩放着后座不坐,非要站在前面。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场景,我记住了并且毫不客气地拿过来用,现在这个母亲叫周茹,小孩则是黄惊喜。

写作的时候我很难从生活中出走太远,人物和故事大都来源于看见的、经历的、记住的,它们把我捆得很结实,这好像一种残疾。(剩余78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夜色
    长江文艺 2015年01期

    长江文艺

  • 石匠
    长江文艺 2015年01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