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的长河


打开文本图片集

父亲丢失记忆大约是从七十一岁开始的。如果说一个实锤的时间点,应该是他的寿日那天。

那天刚好是周尾日子,到了下午,公司里忙乱的气息散去一些。我抽个闲儿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做好出门预备,过一会儿我去接他。父亲问:“让我出门?出门干什么?”我说:“去海鲜馆给你过生日呀,昨天不是跟你说好的吗?”父亲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没弄错吧?”我奇怪一下,以为是电话嘈音打扰了对话,就大声提示说:“不说了不说了,你收拾好自己等着吧。(剩余1193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祖国
    长江文艺 2022年01期

    长江文艺

  • 飞鸟
    长江文艺 2022年01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