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李景俭的饮酒使性及其元白情谊

——“交游与经典”之二

盛唐的纵饮狂歌过去了,“何时一杯酒,重与细论文”(《春日忆李白》),“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赠李白》),杜甫笔下的诗仙因酒过三巡益增几倍纵放之逸气、遥思之奇气。“安史之乱”以后,缙绅阶层中放诞之士日渐少有,即便有之也会狂欢而后叹息不已。毕竟时代变了,“一览众山小”的愿望会在诗句中规规矩矩地呈现出来。(剩余462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