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与光同尘

整整一生,我们都需要那些光

蓝颜色、白颜色的光

在我们心里,或者和雪一起到来

它们曾经出现在稻谷上,一颗年老的苞谷

垂下沉甸甸的头。我们总是爬山过坎

去看望他们,他们在光里渐渐衰老

在屋檐下,在一只鸡散步的竹林边

后来再也没有相同的版本,他们迅速收缩

急剧下降,我看见他们招待客人的茶具

和喝下湯药的土碗,他们在光里迅速微笑

用衣襟遮挡了一部分,用另一部分善待子孙

他们比光迟了一步,比我们早了一生

后来我才知道与光同尘,要恰到好处

冉小江,土家族,1982年生于贵州遵义。(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左手
    北京文学 2024年04期

    北京文学

  • 笔录
    北京文学 2024年04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