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过犹不及的愧疚

可是我没有,在他回头的刹那我没有把他叫住。高铁站人流滚滚的出站口,我欲言又止,犹豫的片刻他被出站的人们裹挟着已经远去,瞬间淹没在人海中。为此,整个五月成了我懊恼的漏斗,那遗憾的汁液黏稠晦涩,滴落在偶尔记起的每一个当口。

有时我下意识地往人潮涌动的十字路口,或者空无一人的虚空看去,如果能认出他来,我不会有丝毫犹豫,把想说的话说给他听。(剩余543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