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2023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1960年《北京文学》因发表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而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新时期之后,《北京文学》更是佳作迭出:张洁的...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佳作力推丨哦,紫苏
宋小词 梅琳跪在台阶上,看着母亲的遗体被推进火化间,火化间黑漆漆的,母亲像是一下掉进了深渊。两扇铁门墓碑似的,在机械操控下缓缓闭合,轮轴滚动发出沉重的响声。母亲将要化为灰烬了。梅琳突然起身,哭喊着“妈,妈”,向前冲刺。铁门“嘭”一声合住,她...
佳作力推丨愿我有你的勇气
中华地大物博,来北京求学之前,我一东北土妞,从没见过紫苏。雅好烹饪的荆州籍友人说,做鱼时要放紫苏,提味。于是我特意买来一株紫苏,前几天收货到手,栽在露台上,等待炖鱼时一试身手。小说家宋小词居湖北,天长日久地做鱼、吃鱼,紫苏想来是她家常日用的...
名家开篇丨智慧中的《三国演义》
孔庆东我今天想跟大家谈谈《三国演义》的智慧问题,也可以叫《三国演义》中的智慧,或者倒一下,智慧中的《三国演义》。既然说《三国演义》中有智慧,我想可能有一部分朋友已经想到,社会上流传着一句俗话,叫“老不读三国,少不读西游”。这俗语其实跟老与少...
新北京作家群丨忍住Ⅲ
大概七八年前,我还很喜欢回家过年。其实我既不喜欢回家也不喜欢过年,但我喜欢回家过年。不喜欢回家,是因为家里条件太差,洗个澡都没热水,也没有暖气。在我们冬天的家,几乎所有人都在抖腿、跺脚、晃膀子,还有人三不五时就得搓搓手。为了搞点热量在身上,...
新北京作家群丨“街上已全没有我们”
遵从我一向的德行,进入正题以前先扯点起兴的闲篇。顶好还能是讲个故事。那就讲个故事吧——反正郑在欢的小说也向来是东拉西扯撂下些故事,但又似乎并不离题。郑在欢在这篇《忍住III》里写到了一个发小聊天群。从形式结构上讲,《忍住III》这个混合着怀...
好看小说丨他和他的万家灯火
一张道祥是个业余诗人,在机关是一名副处长。他坐到副处长的位置,对没有正规大学文凭的人来讲,在官场上已经很不容易了。张道祥是个地道的山里人,还是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在一次泥石流中丧生, 蹊跷的是全村人只有张道祥的父亲在泥石流中死了,连尸首都没有...
好看小说丨渔光曲
一阿香婆在提锚撑杆之时,乔松已经熟练地拉响了船上如手扶拖拉机一样的柴油发动机。木船活了起来,全身颤动着,像一条遇水即游的鱼。乔松得意地笑了笑,阿香婆连忙对孙子乔松说:“莫急哉,莫急。”说着干净利索地抬腿跨上了船。身后岸边台阶上那群在用棒槌捣...
好看小说丨挂在树上的船
后来,小燃反复跟我说,他一直在冲我招手,不许进,不许进,路上还拉着警戒线,挡着防撞桶,你就那么一下子闯了进来。我说,你招手那么起劲,我以为是路边饭店招揽生意的伙计。那天,在那条空无一人的砾石路上,小燃追了我约有五里地,四野的寂寥与迫到路中央...
好看小说丨郑武文小小说三题
览胜公元1077年的大年初一,北风呼啸,天空零星飘着几片雪花。青州城里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男男女女兴高采烈奔走在大街小巷,互相请安问好,恭贺新年。城里老字号的悦来客栈却走出一位陌生的高个汉子,峨冠博带,衣袂飘飘,踉踉跄跄奔进这西风里。青州城的...
好看小说丨晏瑜小小说二题
最近有点晕车傍晚,小钰下班时忽然想吃麻辣鱼了。县城的麻辣鱼府一共有四家,但是小钰印象最深,心向往之的还是梨园大道的“乐有鱼府”的麻辣鱼。于是小钰就给新交往的男朋友李海打电话。小钰打完电话,就直接往“乐有鱼府”赶去。这里她下班正好顺路。十来分...
新人自荐丨新人自白
初三那年,我开过一个“洗衣店”。休息时间,给住校的同学清洗衣物。薄的五毛,厚的一块。洗洗刷刷,匆匆一周下来,总也有五块十块。周末,往返一块钱的公交,跑去城里的报亭,买《读者》《青年文摘》,买《知音》和《意林》。黑白印刷的折页,三块一本,总能...
新人自荐丨月亮街
1部队又来山沟里战斗射击。一辆辆军绿色的大卡车,从盛夏壮烈的白杨中驶出,厉害的炮兵娃子,一个班一个班都拉来。每次实战训练,总是百发千发那样打,山沟里上上下下,迷彩兵在跃进,步战车在迅驰,炮火连天,烟尘四起。就像一颗一颗碎花银,撒落在贫瘠的土...
新人自荐丨隔着银河的爱情
作为一名至今在部队供职,并且从事军旅文学创作的作者,我一直对军旅文学新人新作品充满着很强的好奇心。军旅文学是一片坚硬的土地,生长于斯,耕种于斯,既希望看到这里长出钢筋铁骨的大树,也希望看到惊艳娇美的花朵。每每闻到鸟语花香,便心生无限的欣喜。...
天下中文丨山中芝兰
每一次听闻她要来我们家,母亲总是很不喜欢。可母亲又不敢说,不要她来。我却是很喜欢她来,她的嘴里装着另一个世界,那些神秘的已知的和未知的故事,从她的舌头上悄悄滑落下来,落在我的手掌心和奶奶眼眉梢那颗黑痣上。昨晚吃饭时,才听说她要来,母亲的两条...
天下中文丨最后的优雅
人们说张爱玲可怜,多是因为她的死。另有说张爱玲可怜者,是广场舞大妈思维,看谁都惨。 ——题记著名雕塑家陈云岗先生作有一尊张爱玲的雕塑,有点神似,标题为《最后的优雅》。我在主编《火花》杂志下半月刊时,曾以整版的篇幅把它刊登于2018年第8期的...
天下中文丨青藏高原上空弥漫着醅糕的气息
我的老家特色小吃、传统食品很多,但我却只对醅糕情有独钟。这种感觉,在远离老家的西藏工作期间愈发强烈。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公寓的窗前,看着圆圆的太阳像油煎过一样黄澄澄地冒着热气,就会忍不住想起老家的醅糕来。刚到西藏时,由于要适应高原气候,...
天下中文丨前往梦幻山林
一在长白山,我想去看望一片森林,代替童年的自己。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将大地上翻滚的麦浪、玉米、高粱,想象成原始的森林。大风吹过古老的村庄,无数的庄稼发出亲密的碰撞、私语。我穿过金黄的麦浪,去寻找劳作中的母亲。热浪将我重重裹挟,变成一株...
天下中文丨难忘的老厂
世上有些事,总是让人涌起怀旧的心情来,止也止不住。上个月,位于市区南通路上的和兴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突然关停了。拆迁公司进入厂区拆迁,连熟悉的门卫都换了生脸。但每当路过这里时我还是想再拍一拍老厂的照片,譬如一进大门的南北小楼、彩虹门东侧的化验室...
天下中文丨三种鸟
红腹锦鸡金黄色的头冠,红色的羽毛,长尾黑色,如此鲜艳的颜色组合在一起,可谓最漂亮。这是红腹锦鸡。并非所有锦鸡都有如此艳丽的外表,被人们赞口不绝的红腹锦鸡,仅指锦鸡中的雄鸡,它是野鸡类中的美男子。雌鸡并无此殊荣,身上乌黑的羽毛看上去没有惊艳之...
汉诗维度丨舞者之诗(组诗)
文字是我长久跳舞以来唯一的压力 闸口,从弹吉他到写歌词到写公众号,最 后回到现代诗。也许我不是专业的文学 从业者,但我热爱文字等同于舞蹈,甚至 更多。下面是我粗糙又简陋的几首诗。 泸沽湖 那个地方 在二月铺满了十月 马丁靴踏在绿黄的浪上 吱...
汉诗维度丨舞蹈家的自然之舌和象征之眼
我知晓魏伸洲其人,大概是两三年前看了湖南卫视极火的综艺《舞蹈风暴》。他在节目里一众国内顶尖的舞者中,色艺双绝得抓人眼球。之后我在剧场里看过他的代表作《梦打令》,一个朝鲜族扇舞。有北舞的朋友跟我说朝鲜舞是民族民间舞里最难的一种,而魏伸洲跳得比...
汉诗维度丨在异乡(组诗)
南关新村 所谓南关新村,就是我租住的地方 我在异乡的歇息站。它位于城南,坐落碑林 来这里的人,很难找对路。转来转去,像童话里的迷宫 这里的砖房,大多四五层。很多房门 面面朝北,一年四季,难见阳光 我刚刚搬过来的时候,美女和台吧小姐 时常在这...
汉诗维度丨父亲(组诗)
一 八岁那年的年三十儿 我和常胜去给值夜班的父亲送饺子 天真冷啊,伴着北风吹 父亲欠开门缝 收下饭盒 说你们赶紧回家 我说爸,让我们进去暖和一会儿吧 我爸说,粮店是国家重地 你们跑着回家 比一比谁跑得快 回来的路上我哭了 常胜问你爸是党员吗...
汉诗维度丨白露(组诗)
风起 叶落 露生 起寒凉 远在家乡的母亲嘱我添衣 盛夏里诸般的热烈渐次归隐 今年的第一只大雁蹒跚飞来 我腾出一只肩膀唤它栖息 这种叫蒹葭的芦苇已经很难找见 连长江里的流水都已满脸皱纹 五千年前,大禹就在这个日子 走出家门,呼喊着扛出了耒耜 ...
汉诗维度丨寓言集:日常动物
蟑螂 它早已落入到一个阴影: 突兀、古怪,出现在能够想到的地方 犹如一片乌云,突然出现的暴雨 某些梦境中插入的片段 这狰狞之名词,有着玲珑的姿态 它仿佛纵横于战场 铠甲,战袍,亮相时的惊呼 让人战栗的事物,不是出于喜爱 而是生理上一次次加速...
汉诗维度丨流年倥偬(组诗)
苦荞麦 她们是写实的高手。 苦荞麦从瘦金体开始, 临摹自身的每一寸—— 分蘖是一帖, 淡淡地消解陈旧的段落。 扬花一帖,独自经历的一阙, 被心灵之气揉碎了。 一帖抽穗,丰满如祭, 隔着不可一世的神思和光芒, 将把流年倥偬,重新爱一遍。 与槐...
汉诗维度丨醒来
你走了好几年了 我终于不会常想起你 直到昨晚 你扛着锄头从我梦里经过 我拽了拽你的衣襟 拽了拽你那一丝不苟的人生 然而,每一片树叶 都逃脱不了秋风的凛冽 看着你掌中布满的 纵深的苦难 我从梦中哭着醒来 就在伸手抹泪之时 我盯着自己的手心 再...
汉诗维度丨词语
幻想一个词语可以形容万物 它被写在清浅的河流上 随着蝉翼的波动,暴胀成新鲜的森林 它代表棱纹丝袜、粉色肩带 在皮肤上勒出的细细痕迹 我们用它比喻一期一会的物候 以及无法言说的巧合 它是星期六深夜的怅然若失 与此生遗憾的总和 在词语的末端我们...
汉诗维度丨父亲和他的田亩(外一首)
1 黄昏 父亲顶着月亮 匆匆回家 他的脚下 香草群里滚满露 鞋子湿了 路还远 2 瓜田 用露水洗澡的孩子们 圆乎乎的脸 长满了绿油油的笑纹 瓜儿熟了 父亲的心 和它们一样甜 3 黄牛耕田 父亲掌犁 热爱粮食的人家 粮食满仓 晴空 天蓝着 开...
汉诗维度丨赶时间的人(外一首)
我们的车行驶在小巷子里 它慢悠悠地走 一边走,一边等人 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妇人 从丁字路口的 另一个巷子里飞奔而来 口罩之下 我们看不见她的表情 然而我永远也不能忘掉 那一抹悲伤的眼神 落座的那一瞬间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 有数不清的泪水 那些...
汉诗维度丨伞
接着,迎风鼓起,拉开, 像在枪林弹雨下拉栓, 伞柄脆如幼年的芦苇秆 被雨的叹气折断;与此同时, 就连末端箍紧的手也感到, 那中间聚拢伞骨的力量崩散了。 我们像逃离编制的士兵, 脚冻得发青,回到最开始的 生活的速度似乎变得更慢, 但也不敢抱怨...
汉诗维度丨笑
妻子已经入睡,抱着我的儿子 我们共同的儿子,睡在安静的被窝里 如果有人在白天的时候要赞美他 他就会冲人家笑,他的笑声富有磁性 轻盈且婉转,好像一只从森林里 睡醒的鸟儿,舞蹈般地告诉我们—— 生命的欢乐曲是多么简单 喏,就像现在—— 笑 黄清...
汉诗维度丨午后的煮茶声是多么安静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 从阳台斜进来,雕刻出 茶几上的玻璃茶壶 壶里棕红的茶水,像是 被煮化的一块夕阳 我盯着身体已经融化 而仍在呼吸的水泡 丝毫听不见窗外的喧嚣 眼前,气泡从壶底升起 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 清晰、纯真,出类拔萃 像误入尘世的仙乐...
汉诗维度丨三个名字
石子轰然倒下的瞬间 河流仍在保持亲吻 马鞭在空中飞起来 草原在河边站着 月光明晃晃地 宣告这一仪式的进行 请选择轻喊它们的名字 马鞭、草原、月光 古老的歌谣在它们身上流转着 喊一声,就是一句不同的颜色 那时,我们在山峰之下 一一摆放它们,那...
汉诗维度丨我的心里也下过一场春雪
天亮了,谁也没有看出来 像鱼划过水面的那些心事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除了我心里发生的那些。” 我曾迷恋过所有不成气候的美 寒风里摇摇欲坠的火柴, 云中掩映的半个月亮, 玫瑰的灰烬、冬天的落日、萧瑟的你 像一棵疲惫的北方的树 不发一语,却阐...
汉诗维度丨如果
如果今天我十八岁 我会说说,阳光是热的 去街上走走 找到那个捡垃圾的人 和他成为朋友 如果我今天十八岁 就不再喜欢黑色 只用天上的云朵做裙衬 赤足穿过蛮石 如果今天十八岁 我要爬到那棵最高的树上 看,废墟 几只白色蝴蝶 稚气的矛盾生长在脚底...
汉诗维度丨红裙子
我枕着他手臂上的肌肉 仿佛羊水里寻得一张躺椅 今天 睁开的第一眼是向日葵黄的 芝士蛋糕 阿莫多瓦的玫瑰、爬上岸透口气的珊瑚 ——这足以令我哭泣 在此之前,我的舌头 是与世隔绝的隐者 之后,你 住在我的耳洞里 日日夜夜弹唱着小红莓 你说,我让...
汉诗维度丨梦中满袖星辰闪耀着淡淡忧伤
轻轻滑落篱笆下的绿光 流萤似蝴蝶儿飞过我窗 晚风拂过云朵和麦田 也吹在脸庞,些许忧伤 徐徐清波柳树下小溪唱 倒映在你的心中不容商量 轻轻迈动脚步在徜徉 来去总不忘,芬芳时光 我站在回忆的门前久久眺望 晚风吟唱着思念 梦里拨动着 夜色中的满袖...
汉诗维度丨我们要爱家乡(外一首)
我们要爱家乡 就算若干年后,这里 不再有我们爱的人 我们还可以爱 家乡的街道、食物、语言 就算被拆得面目全非 新建的道路上走着外乡人 我们也要爱家乡 如果没有具体的现实的爱 就爱记忆中的家乡 如果记忆也模糊 家乡的名字也被更改 如果我们实在...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北京文学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部分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8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北京文学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北京文学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