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上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7年1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民间故事选刊》是中国唯一的精选古今中外故事佳作的月刊。艺术性强、知识面广、趣味性浓、文图并茂、装帧精美、雅俗共赏、老少皆宜。
原价:¥4.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精彩首页丨承诺
19岁那年,阿发经历了一场人生浩劫。家里孩子多,父亲又因病失去了劳动能力,家里愈发揭不开锅了。阿发是长子,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一个刚离开校门的孩子能干什么?没办法,他只好去附近的个体矿厂挖煤。然而,矿上的安全设施并不完善,危险...
拍案惊奇丨三掷金
1.船票 风流坊是听戏的园子,掷金楼是赌马的场子。 玉楼春和董袖尘是风流坊的两大台柱子,日军围城,戏班要搬去南京,今天是她们在天津唱的最后一台戏。 那五爷正躲在风流坊的屋檐下听戏,冷不丁二楼顶上开了一扇窗,一盆凉水“唰”地倒了下来,淋得那五...
拍案惊奇丨陆秋蓉勇斗巨盗
明朝万历年间,江南书生谭瑛考中进士后,被朝廷征进翰林院就读。在京期间,谭瑛娶了大将军陆浩的女儿陆秋蓉为妻。这秋蓉小姐年方十九,容貌俏丽,性格温柔,小两口新婚燕尔,恩爱非常。 不觉过了数月,谭瑛学业结束,被朝廷授职为南京府属下丹徒县令,不日将...
拍案惊奇丨洗玉
大帅的心病 话说清末民初时候,军阀割据,局势动荡不安。军阀齐孜飞攻占了山东老城即墨,就在满城百姓人心惶惶的时候,齐孜飞做的第一件事,却是派兵把城北的几座古墓大肆盗掘一番。 这是为何呢?原来这个齐孜飞是富家子弟,他的父亲齐财主是一个古玩行家,...
拍案惊奇丨彩虹桥
六月天,赣闽粤边界的田畴山坑里稻谷黄灿灿的,煞是喜人。过些日子,就要开镰了,就可以尝新米了。 午后,太阳还是热辣辣的。汀江七里滩西山嶂一带起了重重雾气,发散向上。有经验的老农低声嘀咕了几句,突然蹦跳起来,大呼大叫:“赶紧将洗晒的衣物与山货收...
拍案惊奇丨东陵风云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我还能喝。”岳老三喝得东倒西歪的,说话嘴皮子直打哆嗦。朱孝国扶着他,嘴里胡乱答应着:“好好好,你没醉,先回去歇会儿再喝。”刚到岳老三屋门口,旁边钻出一个人来,是村里的傻妞。 傻妞看见岳老三的样子,嘿嘿笑道:“三叔喝醉...
惊悚故事丨真假毒枭
“紧急任务!”晚上下班时,缉毒大队大队长程野突然向队员宣布:“根据内线发来的消息,女毒枭凤姐将携带大量毒品到清潭贩卖,这个女毒枭很狡猾,知道公安机关已经盯上了她,这次改乘动车前来贩毒。嫌疑人身上带有枪支,还可能藏有炸弹,为了乘客的生命财产安...
惊悚故事丨玉镯惊魂
1 故事发生在20世纪三十年代,地点在中原地区的一个叫成庄的乡村。 一个秋日的清晨,一个年轻的村民像往常一样,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一根扁担两端的钩钩上挂上了水桶,然后就挑着扁担走出了家门,到村中一棵大槐树下的水井旁汲水。 当睡眼惺忪的村...
惊悚故事丨拼死抓警察
警校学员丁大柱放假回乡探亲,在三道岭沟口下了汽车,眼前是一条迂回曲折的山路,他还要走十几里山路才能到家,他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大巴车。 丁大柱整了整随身物品,提起脚来正要赶路,突然,“嘀—嘀—”,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响,迎面一辆大客车驶了过来。...
惊悚故事丨鬼楼
张山是市报奇闻逸事栏目的记者,专门搜罗奇事怪事。这天,他浏览本地新闻网,看到一则信息,说市郊一处烂尾楼被称为鬼楼,半夜有鬼出没,他因此来了兴致,决定去看看。 白天张山围着烂尾楼转了一圈,这儿空荡荡的,荒草疯长,阴森森的很吓人。走着走着,他迎...
世说新语丨乡村两脚夫
豹子头是二龙山当家的,平日里领着众喽专干拦路抢劫打家劫舍的活儿,由于他胆大心细讲义气,而且抢的都是些贪赃枉法、为富不仁之辈,穷苦百姓们個个暗中叫好,这么着威望日隆,渐渐坐地成虎,成了最大的一座山头。 这天手下押上一个老头儿来,只见老头儿一脸...
世说新语丨帮你养了一群羊
大洪山顶上有一个伏虎观,年久失修,掌门道长让众位弟子下山化缘,筹钱重修道观。 有个叫妙机的小道士,独自到武圣宫一带化缘,不幸感染风寒,病倒在一户人家门口。这家主人名叫武正保,是个孤儿,发现倒在门前的妙机,急忙把他扶进屋里。武正保用手一摸妙机...
世说新语丨请白食
民国时候的一天,新城县大十字街上响起一阵鞭炮之声,引得很多人来看热闹。待得硝烟散尽,人们这才看清门面上的匾额,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杨记包子铺。 杨记包子铺的老板名叫杨德才,是个墩实汉子,站在门口,冲大家伙含笑作揖,恳请赏光。当地人啥没吃...
世说新语丨赌大的
明朝嘉靖年间。泾县杨柳村里有一位木匠叫何近山,他有一位要好的同行叫高家柱。高家柱也住在杨柳村,他性格豪爽,但却非常喜欢赌博。 这年三月,何近山与高家柱来到两百多里外的清流镇为镇上的陆大户做木匠活。陆大户是远近闻名的富户,给的工钱不低,因此,...
开心岛丨谁来背黑锅
一场生产事故惊动了上级,也把大发玩具厂抛上了风口浪尖。厂长王大发急得焦头烂额,此事一旦处理不当,厂子就要面临停产整顿,于是他到处找关系、托人情,想来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后,一个在职权部门工作的亲戚悄悄告诉他,想要平息此事,必须做到四点:...
开心岛丨高手在民间
我嫂还不是我嫂时,是一家公司负责楼层卫生的保洁员,但我哥却爱上了她,并鼓足勇气到集体宿舍找了她。 “梆梆”敲了门,我嫂可能是从我哥平时一见她就油绿绿的目光中敏锐地看到了问题的实质,所以不开门不说,还一声不吭。 我哥站在门口尴尬地想:既然来了...
开心岛丨口技高手
四喜和二妮是一对恋人,但二妮爹嫌四喜不够聪明,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两人只好和二妮爹玩起了“潜伏”。四喜有项绝活是口技,于是,两人约好接头暗号是蛙鸣。 这天,二妮在屋里听到窗外惟妙惟肖的蛙鸣,不由心头一喜,刚要出门,就听爹厉声喝道:“不许出去...
悬疑志丨消失的罪证
1. 夜半惊魂 “救命啊……”夜里近12点,天府别墅区16号别墅里,突然传出惊心动魄的呼救声。别墅里,男主人古一凡倒在客厅沙发上,胸口上有个血洞,已经死了。 市刑侦队长刘岩接到报警后,很快带着队员和法医张虹赶来了。现场很清楚,别墅有扇窗玻璃...
悬疑志丨美丽猎杀
我是个修手机的,工作地点就在市中心最大的商场百脑汇三楼。虽然薪水不算太高,可是我却乐此不疲。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比金钱更能吸引人,那就是人的隐私! 手机中的很多信息都是删除不了的,市面上那些被吹得天花乱坠的杀毒软件其实都只能删...
灵异夜话丨“疤面张”异遇
一、死牢探监 小城青安,县衙死牢。 这日傍晚,簟匠疤面张正蜷缩在阴暗的墙角发呆,一个狱卒出现在监房门外,粗声喊道:“疤面张,好福气,有人给你送饭来了!” 疤面张大名张德顺,自幼父母双亡,是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长大的,并学得一手编织篾席的好...
灵异夜话丨穿红袍的婆婆
夹着教案走进教室,我又看到了教室中央空着的那个座位。印象中,刘晓晓除了成绩差点儿,还算得上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可不知怎么了,最近他已经连续旷课三天了。作为班主任,我拨通了他妈妈的电话。 彩铃响了很久,终于通了,没想到接电话的正是刘晓晓。我说:...
古今异事丨烟熏鱼
福州府官柴景舟最近心神不宁,不为公事,乃是私事一桩。夫人闵氏十月怀胎,竟又生下一胎死婴,柴景舟无奈地捏着颔下一撮胡须,摇了摇头,叫来侍从柴三,命他把死婴埋进松林里。 诸事不顺,在这节骨眼上,福州坊间又发生了一件荒唐事。 一日大清早,福州的街...
古今异事丨白鹿
杨四和王安,在草原上寻找白鹿已经一个多月了。他们带着麻醉枪,住在一间人家废弃的孤零零的小土屋里,开着一辆破车到处跑,一心要活捉白鹿,运回城里去发大财。 然而,传说中的白鹿,像神一样的白鹿,他们却连个影子也没有看到。 这些年因为政府禁猎,草原...
侠客传丨剑侠遗愿
归州城外甜水村是一代剑侠吴知风归隐的地方。十年前,吴知风卖剑买牛,在甜水村购置了几十亩水田,还收养了一个六七岁的男孩,从此闭门谢客,潜心农桑,爷俩儿过着不闻江湖世事的逍遥日子。 这年春耕时节,吴知风正在家操劳农事,一名书生模样的青年人前来拜...
侠客传丨等你来送死
晌午,翠竹山庄,这里曾是威震两湖两广的“扁担门”所在地,只是现在已是人去庄空。 孔放远身背包袱、手持扁担走进了山庄。山庄路旁的野花一簇簇开得鲜艳,他随手摘了一朵花,嗅了嗅,很香,插在了脑后的发髻上。身为男人,他却像个女人一样喜欢鲜花。门主多...
故事段子丨加油站广告
杰克和朋友们从纽约开车去迈阿密,一路上他们看到加油站的广告五花八门。杰克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每经过一个加油站,油价就会降低1美分。汽油表上的数字不断变小,朋友们劝杰克加点油,但杰克总是期待下一站更便宜:“再等等,下一站肯定更便宜。” 快...
故事段子丨画中迷雾
山墙上有一幅画。画面不是别的风景,只是一扇门。 据說,这“门”是我祖太爷亲笔所画。爹听我太爷说,祖太爷得的是中风,很急。他临咽气前,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指着山墙,支支吾吾。 爷爷觉得懂了太爷的意思,在家族里立下了对画礼拜的规定,每逢初一十五都...
故事段子丨门口的小摊
华子大学毕业不久,租住在公司附近的老小区里。最近,小区楼下出现了一个餐饮摊子,每次华子骑着电瓶车经过时,不是被熏得睁不开眼,就是被呛得张不开嘴。因此,华子从心里很抵制这个摊子。 这天,华子加班到了半夜。刚到小区门口,摊主居然一锅洗菜水袭来,...
故事段子丨女汉子
一个劫匪持枪抢劫银行得了手,仓皇逃命时,被闻讯赶来的警察逼到了街角。情急之下,劫匪劫持了一个男孩。 见此情形,警察忙安抚劫匪,劝他不要冲动,一切好商量。劫匪用枪抵住男孩的头部,扯着嗓子大叫:“绐我一辆车,不然我就杀了他。” 警察答应说:“我...
故事段子丨积口德
马尚飞为人尖酸刻薄,口无遮拦,经常出口伤人。 这天晚上,马尚飞急匆匆地往家跑。忽然,一个身影和他撞了个正着。 马尚飞仔细一看,对方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顿时恶语相向:“活腻歪了你,想碰瓷吗?” “小伙子,说话不要这么恶毒,要积口德,否则会遭报...
八戒笑坛丨应该清楚
回到家,儿子和老婆都还没睡着。儿子:“老爸过来!”我刚要过去,老婆也说:“老公过来!” 我对儿子说:“你妈也在叫我,她是我老婆,你是我儿子,我到底该去哪边?” 儿子沉思片刻,一臉严肃地说:“你应该清楚自己姓什么!” (陈新) 选自《民间故事...
八戒笑坛丨为啥身体好
今天,我们主编让我去采访一对夫妇,他们年逾九旬,依然身强力壮,恩爱非常,正好我负责老年生活这个版块,因此赶紧去了。 见到这对夫妇,确实和主编说的一样,特别是老先生,非常的健康,我立刻询问老先生健康的秘诀,老先生说:“我今天这样健康,要特别感...
八戒笑坛丨哪样更累
我爸年纪大了,干农活有些吃力了。 我爸教我耕田,他坐在田边指点我。 学了一个早上,回到家我妈就问我爸:“咱们儿子学得怎么样了。” 我爸抬頭叹气说:“哎,别说了,还不如我自己耕呢,骂他比自己耕累多了。”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
八戒笑坛丨吵架
大哥跟嫂子吵架,双方都找来人,看阵势要干仗。 開打前,我哥发话:“别动我老婆,其他人使劲打。” 随后嫂子也发话了:“别打我老公,其他人随便打。” 其他人顿时无语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八戒笑坛丨不会抽
一大爷,咳嗽得厉害,让大夫给看看。大夫说:回去少抽点烟吧!大爷回去一个多月又来找大夫了,咳嗽得更厲害了。大夫就问:让你少抽点烟,你抽多少啊?大爷说:一天不到半盒啊!大夫又问:那你以前抽多少啊?大爷说:以前我不会抽啊…… 选自《微型小说月报》...
八戒笑坛丨打牌
岳父大人偷偷拿家里的錢打麻将输了,他怕丈母娘知道,前来向我求救。我一听数目还不小,不禁面露难色,道:“爸,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女儿也不是好惹的!我怕……” 岳父不屑地说:“怕什么?你年纪轻轻的,总比我这把老骨头能扛揍吧!” 选自《今古传奇故...
八戒笑坛丨店主
以前,有个韩国人,大家都叫他朴先生,他在纽约开了一家小商店,已经有45年的时间。每天,他干16个小时的活,从来没给自己放过假。 有一天,朴先生的女儿来到店里,发现他躺在地板上。他的心脏病犯了。她马上拨打911,将他送到了医院。 幸运的是,他...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民间故事选刊·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2.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民间故事选刊·上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民间故事选刊·上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