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文学

前卫文学 (2017年06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军事
原价:¥10.00   促销价:¥4.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阅读
  • 二维码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蝶 变
蝶变,重生也。 蚕多辛劳,应时而生。历经寂寞蛰伏,尝遍挣扎苦痛,最终破茧而出,成就姽婳愿景……很多昆虫,正如桑蚕这样,从丑陋的毛毛虫开始,不断抽丝作茧、蛰伏蛹化,经四重蜕变而后羽化成蝶,达至重生之变。 当强国复兴的时针指向新时代,我们这支大...
小说在线丨番 号
1 一场激烈的战役过后,晋察冀老一团只有三个人幸存下来。团长的警卫员小马、司号手老冯,另外一个是团里面的厨子老赶。剩下的老一团其他的人这次战斗中全部战死,他们被敌人包了“饺子”。 那天,当三个人站在残阳如血的山坡上,望着漫山的尸体和被鲜血染...
小说在线丨雕刻师
2012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架不住一个朋友的再三邀请,我到朋友家里为他制作的视频配了音,录完后,朋友夸我嗓音像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说配完音后的视频效果非常完美,我听后不禁飘飘然,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三篇新闻没有写而报社又催得紧的事。看来今晚又是一...
小说在线丨渔家的一天
凌晨4点30分 西边的天空挂着零碎的星星,东边的云朵却有些泛白,后院圈里的鸡鸣正呼唤黎明。光和鸡有着同样的脾气,一个劲儿地从云层往外挤,把黑夜挤得无处落脚,顺便把我也挤出了被窝。探亲休假在家这几天,总觉得与床难舍难分。我揉了揉眼睛,挣扎着,...
小说在线丨羞鱼城往事
一 惊蛰这天,羞鱼城上空聚起了黑云。都老三伸着个鹅脖在墙头望风,感到天地间满是燥气,一把火就能引爆似的。他爬上厢房顶,搐着鼻子,嗅到一股浓烈的烟味。他慌手慌脚地从梯子上滑下,声嘶力竭地吆喝:“鬼子来了!” 日本兵的大队人马在城里休整了两天,...
小说在线丨莫爷的春华秋实
1 “不要喊我胆小鬼,叫我莫爷吧。”莫爷总是不厌其烦地对着说他胆小的人这样建议。 其实,同学们也就是开开玩笑,就如取他外号一样,逗个乐子罢了,并不是一定要贬低他,或者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对于一个全是男孩扎堆的军校来说,不弄些趣事,单调的日子会...
艺术品鉴丨色彩的变脸
看了侯恕人新近在意大利的旅行写生,不由得不感慨,这个喜欢画画的孩子长大了。其中题为《日出》《日落》的两幅作品令人印象深刻。画作描绘的田园美景生机盎然,开阔的原野,寂寥的地平线,透明的空气,在 年轻的画家笔下,显得那样轻快与抒情,青春的萌动和...
艺术品鉴丨若闻虎啸画中来
我国的画虎传统悠久。在内蒙古阴山发现的新石器的岩画中就有先民以钝器刻凿在山顶石壁上的“虎豹追马图”,稚拙而形象生动。在商周的青铜器、战国时的漆器、秦汉的瓦当以及古代雕刻、陶艺中都有非常生动传神的虎图案或形象描绘。在民间艺术中虎的形象更是广泛...
兵心诗韵丨把爱写成一句简单的话
我爱你,归来的勇士! □ 午 声 多少次在守望中把你悄悄想起 多少次在睡梦里和你相偎相依 你在遥远的哨位持枪挺立 守护祖国壮美的海洋大地 我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你 给你心的支点爱的助力 你脱下军装光荣退役,我迎着晨风驱车百里 不要说辛苦和感谢,...
兵心诗韵丨当文学重回“现在时”
文学,是否曾脱离“现在时”? 当然。 文学,是否可以脱离“现在时”? 可以。 文学创作不是新闻报道,在想象的尽兴驰骋中,上可回溯千秋万代,下可直抵茫茫未来。从眼前的繁琐中抽离,也许能反观更真的真实;从往事或者寓言中借一星火,也许能燃成更绚烂...
心灵笔记丨柿子树的眼泪
今年济南的冬天不冷,已经过了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温度还在零上好几度。应好友之邀,在一个阳光灿烂、微风习习的周日,开车到济南城的南部山区爬山。 离开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闹市,沿着泛着白光的水泥路,汽车一会儿从山底爬到山顶,一会儿又从这个山顶爬...
心灵笔记丨雪域高原上的那个雨夜
1995年7月下旬,我所在的驻西藏某汽车分队奉命为亚东县某边防部队运送建筑物资。班长陈友军带着尚是新兵的我,驾驶28号车,随车队执行任务。长途运输,一路颠簸,班里的19号车抛锚在海拔5100米的嘎拉兵站。连长命令我们必须在“八一”建军节之前...
心灵笔记丨恬淡的“水簸箕”
“水簸箕”坐落于我们村子的西头。 小时候,我们村子有两处清清的湾,湾里的水绝对清澈见底,有莲叶漂在水面,有大大小小的鱼儿在翔游,湾边高大的杨柳树遮蔽着夏日太阳的温度,孩子们欢欢地在湾边钓鱼或脱得光溜溜儿的在湾里嬉水。有意思的是湾嘴那里,对了...
心灵笔记丨冬夜最美是品书
冬日的夜晚,一个人坐在书房,脚踏温暖的火炉,端茶在手,就着柔和的灯光,品味着脉脉书香,是件极美的事儿。 孩提时,我就爱上了读书。尤其是到了漫漫冬夜,为了打发那难捱的时光,写完作业后,我会借着煤油灯昏黄的烛光,摊开白天借来的小人书,津津有味地...
心灵笔记丨鹤望兰
迎着泉城济南的第一场雪,我抱着一盆鹤望兰急匆匆穿行在老城区悠长的青石长巷中,我要去看望刘老先生。准确地说,我要去赴与刘老先生的初雪之约。雪花轻舞,袅娜如婆娑之柳,飘曳如昨夜之梦。清冷的风时而缓缓吹来,时而匆匆吹来,把我与刘老先生相识的记忆吹...
心灵笔记丨时间深处的故事
无论是在南方还是北方,从腌制腊八蒜到写春联、煮汤圆、包饺子,家家都在准备迎接新年。从电视的广告里飞出一个甜美的声音,要过年了!这时,我翻看日历,才觉察还有几天就是春节。然而,无论生活有多忙碌,年越来越近。 不管大人小孩,都会在春节前理个干净...
心灵笔记丨第一次爱情
一双新鞋你要是不穿,终其一生也不知道合不合脚。 1987年1月,我新兵训练结束后,从四川广元来到眉山市,进入一支英雄的部队。和我一起分到班里的还有另外两名战友,其中一名姓曾。小曾很机灵,很热情,高高帅帅的。他是四川仁寿县人,家离部队驻地很近...
行吟大地丨诗词,精神的蜂房
小说的计量单位是章节。散文的计量单位是句子。诗歌的计量单位则苛刻,是字。要想真正领会一首诗,第一要素是小学的功夫,每一个字都要落实。所谓“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这是诗歌的艰辛,也是诗歌的乐趣。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我常说,要想真正理解语言,...
行吟大地丨大过年
推开腊月门儿,年味就脚跟脚地闯进院了。 这是北方民间村落的一个典型簸箕小院:堂屋坐北朝南一拉流五大间,中堂略宽敞些,日常里多用于来人去客会亲聚友、逢年过节供奉神灵祖宗。小脚奶奶住堂屋东头两间,公爹和婆母娘住西头。东西厢房各三间,西厢厨房占两...
行吟大地丨游赵州桥
10月1日,是伟大祖国母亲68岁生日。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我和爸爸妈妈决定去游览赵州桥,以这种方式庆祝祖国生日。 赵州桥又称“安济桥”,位于河北赵县,它建于隋开皇年间(公元595-605年),由著名匠师李春设计和建造,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
强军故事会丨奶奶 妈妈 媳妇
贺涛经常说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把自己嫁成了军嫂。 贺涛对奶奶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小脚,还有那长长的老土裹脚布。奶奶没文化,不识字,没有名。 一个荒年,奶奶跟着爹讨饭讨到了鲁中山区爷爷所在的村子。就此驻足,当年嫁给...
强军故事会丨背后打来的黑枪
天渐渐黑下来,阵地上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硫磺和火药气味,战场的四周死一般寂静。攻守双方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阵地随处可见士兵的尸体。 贝克看过手表,对斯捷潘说:“任务已经完成,咱俩马上撤退。” 两个人穿好敌方军服,巧妙通过敌哨卡。 避开敌方防守...
强军故事会丨两只军用牙缸
我现在一直使用和珍藏着两只绿色搪瓷牙缸,一只放在家里,一只放在值班室。它们虽然已经严重破损,但却见证和铭刻了我军旅生涯中的两次重要经历。 那年,春节的鞭炮声刚刚响过,官兵们还沉浸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我所在的济南军区某部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要...
强军故事会丨答案在风中飘荡
萨莎点着了还剩小半截的蜡烛,踮着脚放到工作台上;自己手脚并用地爬上工作台边的高脚凳,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已是深冬,呼啸的寒风卷起地上的雪沫,和着落叶飘向远方。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这样的天确实一个人也不会上街,萨莎想着,又紧了紧身上破旧的棉衣...
强军故事会丨第三刀
青山苍翠,陵园肃穆。 “世界这是怎么了?天地都在不停地翻滚旋转,到处是白花花焦灼的光,所有的事物好像都被打碎揉烂了,搅进一个巨大凶猛的漩涡中,混合着被翻起的污浊的泥沙,一起互相撞击碾压。” 老人像一片枯黄的落叶,昏倒在大门石阶前,那柄钢刀,...
强军故事会丨谁是迷糊蛋
队列训练中我是班里的老大难,为此我没少挨班长的尅,有时我恨不得用在家时和爷爷学的拳脚跟他单兵较量,可我还得忍着。他毕竟是班长,尽管年龄上还比我小两岁,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嘛。有一次我在训练时因和他对瞪了几眼,他就罚我围着操场旁的厕所跑了三圈...
强军故事会丨马连长的呼噜声
“指导员,指导员,前天和昨天夜里,你听见连长的呼噜声没有?”早起,住在马连长和王指导员宿舍中间的林排长,一见到王指导员就迫不及待地问。 早已被马连长的呼噜声震得耳膜都起茧子的王指导员反问道:“这两天夜里,你听见马连长的呼噜声了吗?” 当王指...
强军故事会丨他们仨
在一次对付日本鬼子的战斗中,我负伤了。我疼得昏了过去。原来我左大腿上部被鬼子的子弹打了一个眼,打穿了。不知过了多久,才感觉到了剧痛。一个老乡正给我治伤,他说:小兄弟,你喝了这碗水,这里边我放了点鸦片,能止些疼。 我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喝,那东...
强军故事会丨月光下的狗尾巴草地
那片狗尾巴草地,在遥远的青藏高原。 如果你真的去过那里,就会明白,为什么分层设色的地形图会用褐色来标注这么大一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最常见的只有三种颜色:黄褐色,是一望到天边的荒漠,或点缀着青褐色的石头或山峰。白色,是冰雪,也会是云。蓝色的...
智慧人生丨加班的滋味
又一个很平常的周末夜晚,我关了电脑,伸了个懒腰,给远在广州的爱人发了个信息问问孩子睡了没?没动静,估计娘俩都睡下了。起身端起水杯,到洗手间将泡了一晚上的茶叶倒掉,关灯、锁门,刷卡出办公楼。 我不常出门,周末也是,难怪连一同跻身在加班一线的朋...
智慧人生丨“宽容”谓大美
宽容是什么?假如我能够穿越时空的隧道,回到两千多年前跟孔子老先生进行一次促膝长谈,我首先会告诉他,我似乎对“宽容”二字有了些懵懂、肤浅的认识。 窃以为,“宽容”是文明和谐的因子,更是人生饱经岁月砥砺后所绽放的无形大美。今日之中国,宽恕、包容...
智慧人生丨平静淡然度冬心
近日读书时,一书中提及“冬心”一词,与外面的寒冬颇为相似,因此颇有感怀。冬心,顾名思义,指冬季的心,冬季又是寒冷冰冻之季,冬心便是寒冷冰冻的心了。心如四季,或热情如夏,或寒冷似冬,每个人都会有冬心,不可避免。 所谓冬心,便是人处于低谷之时、...
智慧人生丨又到红薯飘香时
又到冬天了,一人高的铁皮桶又开始走街串巷,一路飘荡着烤红薯的味道,香甜的生活氣息扑面而来。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更喜欢从小贩手里接过热腾腾的红薯时,心里浓重的快乐。 是的,每个冬天,烤红薯的铁皮桶暖暖的感觉,已经在我的记忆里烙下了金黄色的痕迹,...
红色传奇丨一座古城的青铜之梦
车走巴拿马 公元1915年。 那时,美国的旧金山在汉语的译文里还叫作三藩市。 那时,潍县古城的雉堞齿啮早已经残破,但依然还有着白浪东边旧时月、夜深犹过女墙来的景象。十月霜降,肃杀的秋霜铺上砖石砌就的市井街头,渺茫的远月如水,烛光点点的街巷曲...
文艺争鸣丨莫言与军艺学员对话录
莫言 :刚才(2015年6月24日上午,莫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与全军中青年文学创作骨干培训班学员座谈),文学系徐贵祥主任、陈存松政委率领着我一起见到了彭院长和正在我们学校访问的比利时王国玛蒂尔德王后。由于时间非常仓促,今天来到学校,来到...
编读互动丨我与《前卫文学》
寒冬已至,凝露为霜。《前卫文学》,我们相依相伴走过了又一个四季轮回。我是枕着你的墨香入眠的,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夜夜相逢。你是灯塔,在茫茫大海上引领航程;你是旗帜,在漫漫长路上指引方向。与你同行的日子,一程程风景,一程程...
往期杂志 更多
订阅全年
前卫文学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9.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前卫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前卫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