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07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我们沈家,无偿捐了成千上万的茅盾先生的珍贵手稿,我们要的是尊严,不希望看到恶意炒作。 ——著名作家茅盾(沈德鸿)一份9000字的手稿以1207.5万元的天价拍出,打破中国文学作品手稿拍卖的价格纪录,同时也引发了一场持久的官司。茅盾孙媳第一次...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之(139)丨影子的意义
拜读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的故事《影子》是近几日的事。我的丹麦语翻译梅特霍尔姆女士向我推荐,并说她确信我将会发觉它的有趣之处。若非读了这个故事,安徒生竟然写过这样一个故事的事我便无从得知。读完《影子》的日文译本,其中的...
头题·特别推荐丨耍脸
爸有好多张脸。七岁儿子张宏嘴边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老高。这孩子人小鬼大,竟一眼看穿了我。 我刚起身送走小徐,屁股才坐回沙发上。小徐是我手下,平常愛串个门,每回来他都不空手,老拎些瓜果什么的。 在单位,小徐要靠我,我也要...
专栏·四人行丨金钱花
古城湘潭雨湖边的这条巷子,叫什锦巷。巷子长而曲,住着二十几户人家,一家一个或大或小的庭院。院里的空坪谁也不会让它闲着,植树、种草、栽花,总有几个品类,让春光秋色怡目养心。 可简家的小院里,就栽一种花:金钱花。先长苗于土,再移栽于盆,一盆盆的...
专栏·四人行丨会治病的疯嫂
女儿得了一种怪病,任谁都治不好,永井武清两口子急得直哭。他们来满洲已经五年,大女儿死于天花,现在就这么一个宝贝了,又得了吉田都治不好的病,他们死的心都有了。 吉田是开拓团医生,见女儿高烧40度,口吐白沫,急得没法儿,加量给女儿注射退烧药,却...
专栏·四人行丨抬头看看天
曾经在想,这片天真的可以是属于我吗? 我是一个生性纠结的人。 往往,我站在一个分叉路口,犹豫着,往左还是往右。往左吗?不对不对,还是往右吧。往右吗?不对不对,还是往左吧。 我的工作也是如此。 毕业后,父亲说,你去镇上的企业,好好上一个班吧。...
专栏·四人行丨变味的鱼
一大早,八里湾的老莫,就拎着个蛇皮袋子,来到县政府大门前,刚要进去,从门卫室里跑出个保安,拦住他,瞪着眼睛问:干啥? 这人的保安服,与警察制服很相似,老莫闹不清他的身份,赶紧赔着小心说,找人。 找谁?那保安严肃地问。 老莫是来找县长的,但他...
官场丨孙道荣小小说二题
手机的功能 黄局长忽然对手机感起兴趣了。 黄局长是单位最潮的人,总是引领时尚。他喜欢上钓鱼,局里很多人买了渔竿;他爱上打球,很多人上班都穿着运动服,随时陪黄局长热热身。 黄局长用的手机,也一直是单位里最好的。他就喜欢苹果手机,从iPhone...
官场丨零零散散
桃花园记 三月中旬,我出外游玩,沿一小溪行走,忘记路之远近。正走着,忽然看到一片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我感觉非常惊奇,又接着往前走,想到这片桃花林的尽头看看。 又走了很久,始终走不到这片桃花林的尽头,却看到了在小溪的右边,有一个大大...
官场丨套路
子睛透过酒店客房落地玻璃百无聊赖地看着夜色下的城,胡思乱想着:如果小丫此刻也在的话,两人必定一块儿去不远处的女人街、儒林路,逛他个天昏地暗的。 可小丫不在,小丫怎么可能会在呢? 子睛是跟小哥来省厅办公事的,小丫只是子睛的闺密,不可能一同前来...
官场丨廉政局长
潘局被评为年度廉政局长。潘局捧着获奖证书走出会议中心,很多领导都向他祝贺,问他要不要坐车,顺带稍一程,潘局脸上似笑非笑地挥手说,我走走,环保,还锻炼身体。潘局没有私家车,局里的车也让几个副局长用,他上下班要么挤公交,要么步行。走走,环保,还...
生存丨传奇
张三天天放羊。 张三把羊群赶到山脚下,就靠着一棵树打了盹。 张三很快做起了梦。梦里,一只狼正在逼近羊群,张三一跃而起,一箭正中狼头。 这个梦让张三兴奋了一整天。张三从小就瘦弱,小伙伴们都叫他猴子,把他当猴耍,张三只能忍气吞声。长大后的张三仍...
生存丨滥觞
任耒是荻丘村的村长,在村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近年来,他的权力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这威胁不是来自村民,而是来自自然。 早先,横亘村子有两条河,一条叫长河,一条叫煌江。河水东流,浩浩荡荡。老一些的人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一网下去,大小尽收,晾在...
生存丨最好的证书
凯达集团要聘用一名保安,因为上市公司工作条件好,工资待遇高,虽然只有一个职位,前去应聘的却有100多人。 经人力资源部出题考试淘汰。最后只有小李、小蒋和我进入了任经理亲自主持的面试环节。 最先进行面试的是小李。任经理问他:“你是什么学校毕业...
生存丨赠品
他去面馆吃面的时间,总是比别的同学晚二十分钟。 面馆开在学校附近,夫妻店,很小的店面,很简单的清水煮面。面有两种,一种卧一个荷包蛋,五毛钱;一种仅仅是清水煮面,三毛钱。 他只要三毛钱的。 父母都是农民。三毛钱的清水煮面对他来说,已是奢侈。 ...
生存丨扶自行车的人
扶自行车早不是新颖的题材,我可以虚构卖自行车的人,骑自行车的人,看自行车的人,为什么偏偏写扶自行车的人?因为,我就是一个真实的扶自行车的人。 真实的故事当然远比虚构的故事逊色,不然,小说家就不用戳破脑壳虚构故事了。 我的故事不是缘起刮风倒了...
生存丨机灵应对
工商管理所有个所长叫冷雪仁。这天他下班后被朋友拉去喝了点酒,晃悠回家,刚刚进了厕所要方便一下,家里的电话响了。他想去接,已经被老婆抢了先,就听老婆跟对方说了几句,便撂下了,老冷脑子嗡的一声,酒给吓醒了一半,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与吴新楠幽会的日...
生存丨置气
刚子打来电话,说国庆节不回来了,留着假期等过年一起休。老耿试探着问,过年还是一个人回来?听到儿子“嗯”了一声,老耿放下电话,嗓子眼里像卡着一块鹅卵石,堵得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是那道疤,至于找不到媳妇?只要一想起儿子英俊的脸上留了一道长长的...
生存丨到乡下去找虫痴
七月,小青到乡下去找虫痴,再过一天就是虫痴的生日,她要和虫痴一起放飞999只萤火虫,那是虫痴半年前就许诺过的。昨天,虫痴知道她要来,说要亲自到小镇的汽车站接她,担心她走错路。 小青从大巴车上下来后,踏在这块虫痴生活的土地上,一种亲切感油然涌...
生存丨直立行走的莎莎姑娘
夏夜,雾霾弥漫小城,灰狗莎莎迈出了直立行走的第一步,这是它狗生生涯斜刺横长的一株异草。 它接受强壮后肢的训练已四周了。 之前,狗姑娘莎莎没想过直立行走。为了悬着的一根肉骨头,它前肢收起,后腿直立,腾地一跃。莎莎的腾跃迅疾、轻盈。 只是,主人...
生存丨魏明的职称梦
同学会回来,魏明就病了,是心病:吃不香,睡不沉,上班没精神。 魏明的病与职称有关。 那天,同学们从五湖四海汇集在一起,握手、拥抱、拍照。酒桌上,大家纷纷敬魏明酒,魏明春风得意,喜笑颜开。大教育家,你应该是正高级吧?魏明在大学就经常发表论文,...
旧味丨海半仙与柳小叶
海半仙這天晚饭时多喝了两口,有点小醉,就在门口躺椅上打了个瞌睡。醒来后睁开眼,月光像一张鹅黄色的纱帐罩在他身上脸上,酒馆门口的柳树在鹅黄色的月光下起舞,这让他恍惚记起一个遥远的袅娜的身影。 翠屏托着菜盘笑盈盈地过来,说五香牛肉已烤好,众酒客...
旧味丨贡礼
辽圣宗皇帝隆绪在都城五京举行50岁生日庆典。五京城车水马龙,云集了各路前来祝寿的人流。 隆绪在大殿上接受封强大吏的朝拜。 云州节度使完颜和是最后一个上殿的。他两手空空步入大殿,身后也没有跟着抬拿贡礼的随从,群臣面面相觑,不知他献上的是何贡礼...
旧味丨点戏
吴家新掌柜相中了小银子,点名要大辽河戏班唱戏。 点戏这事儿有门道。戏班子来到屯子里,百姓如果熟悉艺人,点艺人拿手的戏码,唱者和听者互动,容易产生融合共鸣。如果是陌生的戏班子,拿单的艺人拿着戏单,请听众点戏单上曲目,这样的状况也顺理成章。偏偏...
旧味丨关照陆积钧
马江赋闲两年后,终于谋得了舒州府知府的差事。 到了舒州府,马江风尘不洗就来到舒州府捕房捕快陆积钧家——赴任前,马江在京城专门拜访了曾任舒州知府、如今为朝中一品大员的戴秉同,戴大人特别提到陆积钧这个人。路上,马江也派人了解了陆积钧:此人身怀武...
旧味丨炸掉一座老水塔
我一定要把这座水塔给炸掉! 这是四十年前,范东红跟我说的。 当时,范东红瘦得像根豆芽菜。我嘲笑他说,你妈不管你饭吃啊?范东红用课桌顶着肚子,一脸难受地说,全家就我妈一人的口粮,哪能填饱四个人的肚子?我瞧着可怜,三天两头从家里偷来一些干粮给他...
旧味丨茶神
登基,是一个帝王一生最荣耀的事。然而,唐德宗李适从继位的第一天起,就一直高兴不起来。后宫按惯例张罗着在全国为他选秀,被他冷冷地拒之一旁。不仅如此,他还下令统计后宫里被闲置的宫娥婢女,将她们全部遣散,放归原籍。 他孤寂、落寞,不知道还有什么能...
旧味丨狙杀良心
突然,荒野传来啪的一声枪响,撕破了无边的寂静。指挥官一头栽下马来,带着一身长长的惨叫声,把黄昏震得一漾一漾,夜色就如水一样扩展开来。 荒原上,传来一声瘆人的猫头鹰的叫声。 一群正在荒原的暮色里寻找狙击手的士兵群中,枪声再次响起,一个黑影倒下...
醒俗丨回眸
都说雁子长得漂亮,那双风采流溢的眼睛美得让你忍不住地想看,又总是被她的冷艳目光击溃得四处躲避。有人说,雁子是朵刺玫,远远地看着就幸福了,靠得太近反而被伤着。于是,雁子在二十八岁时还是一个人在青春的道路上翩翩起舞。 直到遇到了他,一个魁梧睿智...
醒俗丨甲方乙方
自从当上甲方,他就恨上了乙方。不是一般的恨,是与日倶增的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恨得咬牙切齿。甚至,他萌生了杀死对方的念头。 乙方是个叫韩水生的男人。男人有个体面的工作,一份殷实的收入,一个原本和谐的家庭。可是,自从男人成为乙方,男人一生一世...
醒俗丨李果
下了203路公交车,沿着窄巷走,果然看见路就成了岔道,李果问路边一卖菜男八仙宫在哪里。卖菜男的热情与小巷的嘈杂倒是很相宜:向左走,到马路对面,走到前面有灯笼的地方,就能看见八仙宫的大门。 再有两个月,李果就来西安一年了,这个下午李果体会到的...
醒俗丨莫愁村里你莫愁
回莫愁村,纯粹是林晓慧无意识的一个举动,如同人垂死之前的那种挣扎,神经系统引起的自然反射。只不过,林晓慧的反射,带着某种质疑。 莫愁村里,真的能让人莫愁?当央视《美丽中国乡村行》——“莫愁村里你莫愁”这个题目出现在林晓慧眼前时,林晓慧才想起...
醒俗丨自杀于自杀未遂
星期一,下午,四点。 男人站在窗户边,眯起眼睛,抬头看了看天。 多云。 男人对着拥挤的云吐出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 然后,关窗户,拉窗帘,反锁房门,走进厨房,拧开煤气。 煤气灶有些年头了,阀门不太好扭,男人来回扭了好几次,才听到...
醒俗丨迁坟
刘成急忙拄着拐杖,来到了地里。 在土地承包那年,刘成本抓到了好地,可愣是拿好地换了这块坟地。 多年过去了,没有人关注那座坟,也没有人知道坟里埋的是谁。 开发商来了,要占那块儿地,那座坟必须迁走。 “不迁!”刘成态度坚决。 谈判不成,开发商要...
醒俗丨老肥钓鱼
老肥是一个企业主,和我是生意伙伴,这天应老肥的邀请,我和他一起去钓鱼。 “今天咱们不去渔场钓鱼了,我发现一个野外渔场,咱们去体验体验野外风情。” 我坐著老肥的车,来到老肥说的野外渔场。这里是一处野泡子,并没有什么野外风情,倒是毒辣的太阳、遍...
醒俗丨英雄进祠
祠堂里,老族长宗爷眉头拧着个疙瘩,背着手来回踱着步子。大伙的眼睛像要冒火:老族长!你就让小六子进来吧! 昔日的建桥工地上,包公头小六子贼眉鼠眼地大声吆喝着:轻点,轻点,这他妈的是上等材料,摔破了,損失了,你他妈的能赔得起吗?各样材料都运进了...
醒俗丨女子三题
红豆 他已经醒了好久,却懒得起床。 她还在对镜梳妆,先是盘发,接着是拍水、涂乳、敷粉、施朱……最后,是描眉。她描得很慢很慢,好像在描什么山高水长。 儿子都大学毕业了,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啊!他一阵恶心。再怎么描,眉心的那颗血痣也挡在那里呢。 他...
醒俗丨真相小子
从前,有个沙漠国王,要定制一套加冕礼服,两位制衣大师揭榜进宫,太监总管悄悄叮咛,咱们国王是个露阴癖,你们该如何如何,两人吓得魂飞魄散。太监总管便告诫道,你们已知晓国王私密,不想干,现在就人头落地。 数月后,京城举行加冕大典,随后国王盛装游行...
醒俗丨城里的月光
夏笛最看不惯她家保姆秀秀和保安许大军秀恩爱了。 这不,许大军手里拿着一个烤红薯,掰成两半,把大多半给了秀秀,给自己留了一小块,秀秀满脸喜气,像吃了山珍海味般高兴。 秀秀转身碰见了夏笛,夏笛用鄙夷的眼神,瞥了一眼秀秀说:“就这种铁公鸡,一看就...
醒俗丨多事
当老人的两个儿子赶到医院扯住他问罪的时候,林辉才意识到又多事了。活该!为啥就屡教不改呢?昨晚老婆还扯着他耳朵训斥:少在外面多事,少充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想想这回真不能怪他多事。下班路上见一老人跌倒在路旁,满脸是血。你能见死不救?他就...
醒俗丨孩子
孩子回家时候,妈正在烧饭。切好的火腿摆进盘子,盛开如一朵花。孩子嘴急,顺手抓一片,妈虚张声势,筷子敲过去,孩子往旁边一闪,火腿塞进嘴巴,笑着跑出去。小院阳光灿烂,残雪堆在墙角,柔软并且刺眼。孩子打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妈在厨房里喊,别跑那么快...
醒俗丨落选的抱怨
整个晚上,他发现儿子都有些不对劲,情绪低落,做事显得无精打采。晚饭时,妻子做了满桌子丰盛的饭菜,儿子也只是偶尔动一下筷子,显得心不在焉。 他想儿子可能遇见什么心事了。儿子今年上小学六年级,马上就要参加升学考试,很重要的时刻,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传奇丨空月刃
姜玲玲收到那封放妻书的时候,刚好初春,她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 记忆中,那天的草长莺飞和自己的怒火焚心是格格不入的。 和姜玲玲相反,姜禹城在看见信后,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愤慨,甚至于连些懊恼都没挂在脸上。 不是爹一贯的作风呀! 盛怒之下姜玲...
传奇丨武魂
吴镇方圆百里,功夫数得着的要属刘振武。刘振武是刘庄人,其父刘德山师出嵩山少林。他从小得父亲真传加上刻苦勤奋,二十岁上已将一把大刀舞得水泼不进,人送美称“大刀刘”。 刘振武一次去吴镇赶集,恰逢吴姓和郑姓的人打架。他上前对两姓的头人说,我今天碰...
传奇丨以假乱真
江湖中自从出了一个名叫乐惊天的流寇,王爷便一直在犯难。 乐惊天不比别的流寇,别的流寇尚存一分道义,对受害人并不赶尽杀绝,以防人家在绝望中奋起反击。可是乐惊天不同,他以杀人为乐,没有任何理由,他只要想杀人,便要杀人。更为可怕的是,他不仅武功之...
隐秘丨知道
付云是我的朋友,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可能彼此对眼,我们一见如故。这以后我们联系很多,每次都是付云打我电话,问我:“在忙什么呢?” 我说:“上班。” 付云说:“我过来玩。” 我说:“来呀。” 付云就来了,我们其实没说很多话,通常她在边上默默...
隐秘丨人间笔记
狐狸总要露出尾巴的 赵三,大学毕业,进厂实习,半年之后,面临分配。父亲托人,上下求索,总算是实习车间的主任贵手高抬,答应留下。 父亲欣喜之余,恳请车间主任赏脸去酒楼小聚。 竟意外撞见常务副厂长也在酒楼吃喝。 最最意外的是,此常务副厂长竟是父...
隐秘丨金黄的烙饼
秋娘经营着她的烙饼摊。她的饼,是用黄豆加细米磨成浆之后,做成黄豆皮,然后烙成的黄豆饼。人们喜欢吃,都排队来买她的黄豆饼。顾客无论年龄大小,都叫她“秋娘”。她总是笑眯眯的,像不会老去的样子。 “林主任,我家的娟子表现还好吧?”秋娘和我在说话。...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小说月刊2017年07期

杂志价格 ¥2.0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