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名校硕士回县城

——985毕业、花100万留学为什么还要回县城?

名校毕业生就业,正从北上广“卷”向县城?

“有人问我花了100万在海外深造,回县城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

“即使我已经选择回到县城,他们仍在不断地提醒我,有机会一定要离开这里。”

“不管你信不信,我到这里工作,最大的驱动力就是实现人生价值。”

回到县城是这些年轻人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还是追求人生理想的主动选择?县城的工作生活,是否如想象一般,抑或是有着巨大的落差?又是一年毕业季,《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几位出身名校,进入县城工作的职场新人,分享他们的就业故事。

95后港中文硕士:花百万留学回乡创业,赔本买卖还是致富经?

“本科的时候,我就打算回县城了。”1998年出生的陈奕澄,高中毕业后就前往泰国留学。在国外度过了4年本科时光后,她又成功申请到香港中文大学旅游管理方面的硕士,并将于今年11月毕业。由于疫情的缘故,2月份她回到家,一边上着网课,一边着手实施自己从本科就想要实现的创业计划,而创业的地点,就在她的家乡——江西省靖安县。

靖安县隶属于江西省宜春市,常住人口约为12万人,2021年GDP为76.8亿元,在江西61个县城中GDP排名倒数第四。与陈奕澄曾经待过的城市相比,靖安显得相对落后。在将自己的计划告诉身边的同学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表示了反对。

“有人问我花了100万在外面读书,回县城要多少年才能赚回来。”一些同学给她算了笔经济账,认定陈奕澄的计划将是一笔亏本买卖。但她却不这么想,“父母花钱的初衷也是希望我生活幸福快乐。这不一定只能在大城市实现”。陈奕澄告诉记者,她要的幸福,一方面来自亲人陪伴的家庭生活,一方面来自自由打拼的成就感。而她也坚信,靖安,是可以帮助她实现幸福的目的地。

陈奕澄是个“行动派”,一开始她曾把自己的创业目标锚定近年来大火的奶茶店,还在隔离期间,就开始打电话与奶茶品牌方沟通。但出师不利,一周不到的时间,自己联系的两家品牌方就直接拒绝了她。“电话里对方一听是某某县就拒绝了。”

这条路走不通,陈奕澄立马转变了思路。由于她的男朋友去年在老家村子里开了个加工厂,本身有一定基础,外加近年来当地大力推行乡村振兴,她觉得农产品加工和销售或许是一条可行的路子。在与男朋友沟通之后,陈奕澄越发觉得“这事可以做”,于是开始往农产品电商方面准备。今年4月份他们注册了一家电商公司,打算借助互联网红利推广当地农产品。

“江西特产本来就没有知名度,加上我们这里又是更小的地方,靠本地或者在外地的务工人员很难做大。”在前期的创业过程中,陈奕澄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主要的困难点就在于如何把特产推广出去,互聯网平台成为她重要的工具。除了产品本身的介绍内容,陈奕澄会拍摄一些记录真实工作和创业经历的vlog分享在各个平台上。她告诉记者,相比单纯的广告宣传,分享个人经历的内容更符合当下年轻用户的喜好。“很多网友关注我最开始都是因为创业的帖子”。这种“真实感”拉近了作为商家的她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同时,陈奕澄也通过互联网反馈,不断调研大众口味与接受度。“这半年一直在投入,到现在投了差不多70万,淘宝店有了一定销量,也算逐渐走上了正轨。”

在创业的过程中,她也在积极响应当地产业脱贫的政策。“我们找的合作对象很多都是一些普通农民、脱贫户和残疾人。大批量的收购减少了农户的其他各项成本,他们也乐意和我们合作。”陈奕澄告诉记者。

“店里的产品最远发往了西藏的守边部队。”陈奕澄说,那一刻她真正领会到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意义,“家乡的东西真正走出去了。”

“家乡山好水好风景好,今年还是重点发展的旅游小城,本硕都是旅游管理的我,这不正是回报家乡的光辉时刻嘛!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她说。

县城里的名校老师:感觉像是被流放,有机会想转行

刚进入而立之年的李桓宇,2021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大学,去年夏天他来到浙江一个陌生的县城担任初中老师。

刚毕业的时候,考虑到生活成本和工作压力,李桓宇并没有选择去北上广,而是将目光放在了经济发展相对均衡的江浙地区。因此,在面对浙江县城的工作机会时,李桓宇也并没有多少犹豫,就选择了签约。

这座县城属于全国“百强县”,发展水平在浙江的各区县处于中间位置。“经济上与大城市的差别其实并不会很大。”李桓宇说。他所学的专业是基础数学,本科时期属于师范类,研究生阶段学习的内容应用性并不强,所以毕业之后还是进入了教育行业。

本以为县城的日子是安稳的,自由的。但刚从北京来到县城,李桓宇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这种落差不是来自经济方面,而是县城的生活方式与工作状况。

“我和我不受控制的人生就这样无奈地被迫向前,想要回头绝无可能。在这个遥远的小城,画地为牢的流放地,在这寂静的深夜里,耳边只有一句坚定温柔的叹息,一句话,一个字,去……”3月份的一天深夜里,李桓宇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县城生活方式略显单调,而且人际关系也更为复杂一点。”李桓宇说。记者与一些到县城工作的年轻人交谈后发现,许多人都对县城所呈现的人情社会不适应。原本以为小县城的生活更加单纯,但没想到的是,正由于县域地域狭小,人员流动频率低,人情关系网络在这里显得极为重要,这让一些刚走出校园的年轻人们措手不及。

靖安县的风景
陈奕澄的办公地点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