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山 刚刚好的邂逅

灵秀多姿,林木葱郁,清幽宁静。这里是佘山。

都说沪上繁华似锦,在佘山,感受到的却是别样的风情。

此次佘山之行来得刚刚好,暑去凉来,登高望远,刚好可以嗅到湿润的竹林香,刚好可以在上海这座高速运转的城市里经历一次难得的『慢行』,邂逅悠悠千年的故事。

不来佘山,就不算真正认识上海。

初到佘山,感受到的是不同于市区的清净味道,人少,车少,满眼的绿带着植被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的神经不再紧绷,从而看到更多繁华背后的风景。佘山人骄傲地说:我们这里『老适宜』!这里看不到赶路的匆忙和踟蹰的表情、听不到车水马龙的声声喧嚣。而作为『上海之根』,如影随形的闲适只是佘山的表面,历史上,它曾在5500年前迎来风华初露,又用4000年的不动声色,筑造起独特的文化根基。以千年计算的时光,与时代的风云无缝对接,同时更多了一份从容气度。

到了佘山,当地人总会诚恳地建议:一定要到广富林遗址去看看。因为你踏出的每一步,踩的可能都是将近6000年前先人生活过的土地。

1959年,广富林村发现了一片原始社会的古文化遗址,1961年起,经过5次考古发掘,探明遗址面积约15万平方米,先后发掘出一批古墓葬、灰坑、水井等先人生活的遗迹,出土石器、陶器等遗物,还发现了上海地区首批北方移民的遗迹。

6000多年前,上海市域内只有西部的青浦、松江、金山三地基本成陆,这些陆域都属于古太湖淤浅后形成的湖沼(特别是青浦、松江一带)与湖滨平原。根据现有的考古成果,上海最早的文明是距今6000年的马家浜文化,而广富林遗址跨越5500年历史,包含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广富林文化及周代至宋元等各個时期的遗迹,其中,广富林文化是距今4000年左右的一个新发现的文化时期,填补了长江三角洲史前文化谱系的空白。“先有松江府,后有上海滩。”“先有广富林,后有松江史。”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上海之根”,经过漫长的光阴,向人们展示着灿烂的古文明,以及上海特有的丰富的文化底蕴,源远流长,一身风华。

为更好地保护和展示这一文化遗迹,广富林遗址景区诞生了。当我踏上这片有数千年历史的土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波之上美轮美奂的建筑群,仿佛“漂”在湖上的古文化展示馆、瓦罐形状的博物馆,以及磁窑展示馆等建筑设计,它们将时空转变,让人瞬间穿越到4000年前。古文化展示馆讲述了“上海之根”的前世今生,进入馆内,首先看到的是对当年发掘现场的重现,参观者有机会循着时间的轨迹,一步步去探寻先人的足迹,想象他们曾经如何在这片土地上耕作、渔猎、繁衍生息。

史前时期,广富林地区还是一片汪洋,海洋生命的生存遗迹印证了这一点;良渚黑陶的出土,让今人惊讶于5000多年前人类的智慧;距今4000年左右的广富林文化,是区别于良渚文化的新的原始社会文化类型,这一时期出土的陶片、陶器,带有河南王油坊文化的特征,属于北方龙山文化的类型,说明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上海的先民就已经同来自中原的移民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展馆中还可以看到考古发掘中出土的广富林文化时期的墓葬、房屋及稻米等农作物。工作人员介绍说,当时人们已经开始人工种植水稻,生活区中发现的鹿角、猪骨,也说明当时人们已经通过狩猎来增加食物的来源,使生活得到改善。我不禁在想:悠悠岁月,多少变迁,人类对于更好生活的追求却一直未变。

我们循着历史的脉络继续前行,周代的石井和青铜器等遗存,为上海的城市历史找到了新的源头;遗址中还发现了汉代大型建筑的材料,工艺水平高超,对研究广富林乃至松江地区的城镇形成具有重大意义。

“秦汉三国晋,南北朝并立,隋唐五代又十国,宋元明清帝王休。”“上海之根”在历史的长河中蜿蜒发展,沧海桑田,几经变迁,终于,华灯起,车声响,上海成为一个歌舞升平的繁华大都市,经济高速发展,电车、火车、通信、近代工业……标志着一个崭新时代的来临。海派文化融合近现代工业文明,结合吴越文化的古典雅致,包容、多元、随和、理性,自成一体。作为奠定海派文化的基石,广富林涵养了上海的城市底蕴,带着古老而美丽的文化表情,同时也不乏鲜活的时代风采。

小确幸与大欢喜

上海是长江三角洲冲击平原的一部分,平均海拔4米左右,佘山九峰十二山是上海境内唯一的山林地带,最高峰99.8米。身在城市深处,快节奏总会带来或多或少的焦虑,想抬头看一看天,看到的却是高耸的楼宇;而佘山就在不远处,抬头可见晴空万里,俯身脚下有竹深林密,清新的竹林香沁入心脾,这种感觉大概就属于当下备受钟爱的『小确幸』吧,人们在此可以拥抱一种简单而确实的美。

佘山郊游曾是一代上海人的儿时记忆,如今佘山已成为一个丰富多彩的旅游度假胜地,人们在这里除了享受自然的愉悦,还可以走进植物园、欢乐谷、赛车场、乡村俱乐部……用你喜欢的方式欢度假期。

见自然,也见奇幻

佘山国家森林公园成立于1993年。佘山系浙江天目山余脉,自西南向东北依次排列着小昆山、横山、小机山、天马山、钟贾山、西佘山、东佘山、薛山、凤凰山、北竿山等十二座大小不等的山丘,绵延数里,史称“九峰十二山”。山体不高,却胜在钟灵毓秀、物产丰富,带着上海特有的精致。

明代书画家董其昌以“九朵芙蓉堕淼茫”生动描绘了佘山的美,它如同一个美丽淡雅的女子,从容大方,却不张扬。“以竹为景,以竹为胜”是佘山景观的一大特色,“佘山拾翠”也入选“上海新八景”。每到春暖花开时,当地挖笋、品笋的活动都会如火如荼地展开。据史料记载,当年康熙皇帝南巡时途经佘山,曾为它御笔亲书“兰笋山”,从此佘山的“兰花笋”闻名遐迩。可惜我到佘山时是夏末秋初,没能体会这一自然野趣。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