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不仅是对全球变暖问题治理的重创,也标志着全球合作与多边外交的一次失败。

去年的最后一天,潘基文卸任联合国秘书长。在评价他的10年任期时,尽管叙利亚危机、南苏丹暴乱、联合国维和部队性侵案件和由联合国派驻海地人员引发的霍乱疫情丑闻,但众媒体认为除了创立联合国妇女署、支持阿拉伯之春和提倡尊重同性恋权利以外,唯有全球气候变化协定《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下简称《巴黎协定》)是这位“中庸”的韩国人最拿得出手的政治遗产之一。

6月1日,一些环保人士在白宫外抗议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潘基文自己似乎也认同这一点。去年20国集团杭州峰会前夕,中美率先批准和接受《巴黎协定》。在杭州出席中美两国《巴黎协定》批准文书交存仪式时,潘基文还曾感慨地回忆道,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为达成气候变化协议,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经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满屋转改草案。那时,潘基文语气里都是自豪。

然而,就在6月1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布:“从今天开始,美国终止《巴黎协定》,同时也终止该协议要求美国履行的经济和财政义务。”

突然间,潘基文、联合国,乃至全球各国近10年共同努力的主要成果看上去就这样被一下子否定了。然而,人们在震惊之余,也会同时产生一个疑问:到底是世界变了,还是美国变了?

“对美国公平”

特朗普认为,2015年12月在巴黎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签订的《巴黎协定》对美国的环境保护并没有效果,并且有损美国利益。他表示此前几周对媒体追问的回避是为了给政府内部支持和反对协定的两派反复思考、讨论的时间。特朗普说他已经准备好进行新一轮的谈判“以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以缔结“新的协定”,但两种情况,所协商的条款都需要“对美国公平,对美国的企业、员工、人民和他们的贡献公平”。

当然,特朗普很可能自己也清楚,重启谈判几无可能。“谈判早在2015年底就结束了,并且,谈判所一致通过的条款在2016年11月已经开始正式实行了。”第20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曼努埃尔·普尔加·比达尔(Manuel Pulgar-Vidal)说道,“重启谈判简直是天方夜谭,显然特朗普根本没有为自己的这场演讲做什么认真准备。”曾经的法国谈判代表劳伦斯·图比娅娜(Laurence Tubiana)很失望。《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秘书处随即发布声明回应称:“《巴黎协定》是由194个国家签署、147个国家批准的历史性条约。因此不能基于单独一方的要求而重新谈判。”

特朗普6月1日下午的这场重要发言显然有备而来。他首先抨击了《巴黎协定》对发达国家每年筹资1000亿美元支援发展中国家的要求,表示协定通过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將财富转移到了其他国家,是重新分配财富的巨大阴谋。

随后特朗普抨击了中国和印度,他说在《巴黎协定》的条约之下,中国可以在未来多年内以惊人的数字增加碳排放。印度的参与,则取决于发达国家数十亿美元接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援助。“《巴黎协定》拖累了我们的经济,让我们的员工失业,削弱我们的主权,增加我们面临的司法风险,让我们国家面对世界其他国家时处于长期弱势。”特朗普表示按照《巴黎协定》相关条款及其对能源消费的苛刻限制,到2025年,美国将损失27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包括44万个制造业岗位。

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决定后,美国国内炸开了锅。一直致力于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迪士尼CEO艾格(Bob Iger)相继宣布辞去特朗普顾问委员会的职位。此外集合谷歌、苹果、脸书、微软、英特尔在内的25家高新科技公司也联名致信请求特朗普让美国留在《巴黎协定》内。而加州州长杰瑞·布朗(Jerry Brown)则表示将按照本州法律独立实行减排环保政策。

当选总统后,特朗普任命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为美国环保署署长,普鲁伊特此前致力于起诉奥巴马的能源与气候法案,而里克·佩里(Rick Perry)则成为能源部部长,他一直坚称全球变暖并没有被证实。今年3月,特朗普撤回了奥巴马的一系列能源气候法案,推翻了这些奥巴马为履行《巴黎协定》承诺而留下的政治遗产。特朗普也曾一度游移,透露对《巴黎协定》持开放心态,但又指责中国付出太少。在近日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特朗普没有参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并最终在6月1日宣布了退出协定的决定。

《巴黎协定》的未来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周中继续发酵,甚至进一步影响针对气候问题的国际外交关系。“在经历了20多年的谈判之后,各国代表都清楚,这样的外交事故迟早会出现。”曼努埃尔·普尔加·比达尔不无遗憾地表示。他不仅作为秘鲁环境部长成为第20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如今还工作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是整个气候变化谈判的亲历者。他还记得,当年美国政府就《京都议定书》展开的谈判过程极其艰难。而在后来的20年里,美国两度退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气候协议。

尽管1992年各国就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但那份公约不具备任何约束力,只要求各签署国自愿制定的温室气体减排指标。而当美国时任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1998年在《京都议定书》上签字时,人们以为看到了世界历史的拐点。2001年3月,小布什政府却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和“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承担减排和限排温室气体的义务”为由,宣布拒绝批准《京都议定书》。随后,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工业大国,也陆续跟随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