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虚拟人“虚火旺”

元宇宙未至,原住民虚拟人先火了。据测算,全球平均每天都有一个虚拟人“出生”,它们直播带货、演出、代言、去大厂当“打工人”,逐渐“内卷”;《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诱惑着传统产业以及新兴业态。

国内与虚拟人相关的企业新增20万家,互联网大厂、创业公司纷纷入局。自2021年以来,国内虚拟人相关融资近50起,红杉资本、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国内知名投资机构纷纷下场。

虚拟人赛道的火热,用顺为资本副总裁冯铮的话来说:“早进入比晚进入好,重金进入比轻描淡写进入好”。

创壹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网红虚拟人“柳夜熙”操盘手梁子康观察到市场似乎有所变化,“赛道确实热,但2022年以来似乎没有一个出圈的虚拟人”。北京兰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张江红则直言,“火是虚火,热是假热,因为目前的虚拟人还无法解决工作、生活、产业中的刚需”。

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则表示,尽管借助元宇宙的东风,虚拟人目前存在“企业端热闹,用户端好奇”的情况,同时也存在标杆性的应用场景,但由于技术还在爬坡、场景开发不够、满足高频需求成本高、产业链节点相对割裂等因素,虚拟人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尤其是在离‘连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入口’的理想上,还有很长的距离”,其产业联动效应的发挥有赖于自身技术演进节奏和外部生态体系的支撑。

“人”潮汹涌

清华虚拟女学霸华智冰、会捉妖的美妆达人柳夜熙、万科总部优秀新人崔筱盼、一秒能阅读上百份商业报告的红杉中国虚拟员工“Hóng”……越来越多的虚拟人正纷至沓来。

“去年初,我们刚进入元宇宙赛道打造柳夜熙时,全球范围内虚拟数字人大概是3万个,现在已经数不清了。我看到的一个数据是,现在国内与虚拟人相关的企业新增约20万家”,创壹科技梁子康称。

除了试图打造元宇宙平台的互联网大厂斥重金布局外,像数字王国等内容制作类公司,建模、渲染、动捕相关的工具类公司,以及IP策划、运营类企业、AI类厂商等,产业链上不同环节的玩家也悉数入场,即便不相关的企业,也不妨碍推出虚拟人作为自己的形象代言人,谁都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新风口。

投资市场也不例外。据南都·湾财社记者不完全统计,2022年开年以来,“虚拟人”领域共计发生24起相关投融资事件,就融资金额来看,虚拟人技术提供者的世优科技和致力于“打造虚拟世界基础设施”的魔珐科技均于今年完成了过亿元的融资。9月底,柳夜熙所属的创壹科技获得达晨财智投资;10月,高瓴和顺为资本联手投资了虚拟生命AI驱动技术服务商慧夜科技,金额达数千万元。

从市场的反馈来看,随着虚拟人在金融、文旅、娱乐、办公、零售等领域的应用层出不穷,用户接受度提升明显。同时,虚拟人也成了各大品牌的宠儿。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上半年,有近30起虚拟人品牌商业合作,如柳夜熙牵手娇韵诗、阿喜与兰蔻合作、A-Soul担任Keep产品大使等。

虚拟人真的了火吗?对此,在梁子康看来,“今年虚拟人很多,但即使有厂商入局、资本加码、政策扶持,没能产生一个真正意义上破圈的虛拟人IP或头部虚拟人”。

至于市场热与不热,梁子康认为核心在于参与者对市场的理解程度,“如果按照Web2.0时代的打法,再多的虚拟人出现,依然可能不足以支撑市场的需求”。同时,他表示,站在元宇宙的角度,虚拟人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不足以用火热来形容,“因为未来每一个人都可能拥有自己的数字分身,虚拟人的数量有可能变成千万级甚至跟真人数量相同。”

而在投出了多家成功的创新型企业的投资人张江红眼里,理想中的虚拟人产品包含软硬件,结合人工智能,比如,2015年,兰溪投资曾通过美元基金投资硅谷的智能硬件公司Turing Sense,通过传感器和人工智能进行动作捕捉,从而实现对运动、锻炼、康复的辅助矫正功能。而国内虚拟人产品更多的应用在娱乐、营销、游戏等功能,用于解决实体需求的功能做的基本还不到位,虚火旺。“无法真正解决工业、生产、生活场景的刚需,满足市场的需求后由此带来持续的营业收入、持续的利润,比如能完成一整套的照顾失能老人吃饭或者起居的动作”,张江红解释称,“场景这个词我觉得比较时髦,说白了就是没能满足一个真正的广泛需求,还没能真正的从云端走下来。当然,目前一些虚拟人的确在品牌营销中比较火热,但这是最表层的,包括数字孪生的虚拟人,虽然已经在游戏、社交等场景落地,但没有智能穿戴等硬件,没有自动化功能的物理形态,没有强大算力的支撑,其使用价值和商业价值有限”。

针对当前的融资热以及虚拟人2VC(面向风险投资者)的现状,张江红称,创业公司如果为了便于融资而构建一个概念,只是“赶时髦”,为VC量身定做一套商业模式而不考虑可持续经营,“2VC是个伪命题,因为不会有下一个人买单”。

每个人理解的虚拟人都不同

实际上,在讨论虚拟人是否冒虚火、值不值得撒钱前,首先要搞清楚虚拟人是什么,是一个永不会塌房、不会衰老的明星,一个可以持续开发的IP,一个“永动机”打工人,还是未来元宇宙中人人都掌握的数字身份?

目前,由于虚拟人正处于行业发展早期,业内对于其定义并没有达成共识,但有多种分类方式。其中,依照技术分类,可将虚拟人分为算法驱动型(AI实时或捏脸等)和真人驱动型(动作捕捉);按照视觉维度分类,则分为二次元型和超写实型;依照商业模式分类,又可分包括KOL型、歌舞型、品牌型、娱乐公司推出的偶像型、明星分身型等在内的为IP类虚拟人,以及功能型、学术型和身份型的非IP类虚拟人。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要刊
    南都周刊 2012年11期

    南都周刊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2年14期

    南都周刊

monitor